搜尋
  • 小草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成都秋雨教会里的张国庆强奸案

已更新:2020年8月9日

作者:小草


经上说,“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路12:2)曾几何时,成都秋雨教会被树为华人家庭教会的一面旗帜,被好些海内外教会和牧者所赞扬和推荐。直到如今,还是有很多人是秋雨和王怡的粉丝。但是,秋雨真的是那么光献亮丽吗? 


2019年6月,在美国出版了一本有关成都秋雨教会的书:《Religious Entrepreneurism in China’s Urban House Churches: The Rise and Fall of Early Rain Reformed Presbyterian Church》 (秋雨改革宗长老教会的兴衰),作者是在美国的华人 Li Ma (马丽)。据马丽说,“写这本书是因为我在过去11年积累了大量教会档案和访谈材料。” (引自《四季书评 |马丽新书访谈:在当下我们如何做中国研究》)马丽的这本书,披露了秋雨内部所发生的鲜为人知的张国庆强奸案,以及杨建的性骚扰事件。


本文主要就是把我从这本英文书里所看到的,有关张国庆的强奸事件,翻译和整编成文。以便看不到这本书,或看不懂英文的人,能对此事件有所了解,也对秋雨是如何轻轻忽忽地处理张国庆的强奸罪有所知晓。


张国庆是秋雨里某团契负责人。许多以前秋雨的会员都知道张国庆是个性侵犯。有数位单身女性曾被张国庆性骚扰过,其中有两位与他有过短暂的约会关系,有一位被张国庆强奸了两次。


2012年, 一位35岁的大学女教师 Yuan,通过约会网站认识张国庆。张国庆声称是在秋雨的基督徒,所以Yuan同意跟他见面,Yuan 是在彭强的教会聚会。让Yuan感到奇怪的是,张国庆从来不透露他的工作地点。由于彭和张是朋友,Yuan就向彭寻问张的个性,但彭一直就没有回答Yuan。在Yuan和张两个月的约会时期,张习惯性地对Yuan动手动脚,最后,张在Yuan的住处强奸了她。


后来,当Yuan把所发生的事告诉彭的妻子王Ou时,王却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99%的基督徒有婚前性行为。” 王试图让Yuan安静下来,就对Yuan说,“张之所以对你这么做,是因为他想跟你结婚。” 这让Yuan对此事保持沉默,但她也终止了与张的约会。


在后来的两年里,张试图再跟Yuan联系,并声称已经对自己的罪做了忏悔,在教会里致力于服侍神。尽管张一直催促Yuan做他的女朋友,但由于之前的遭遇,Yuan消极地回应他。在2015年6月5日,张来到Yuan的住处。据Yuan回忆,“张说他需要安慰,因昨天的记念活动被警察拘留。” Yuan 要求张离开,但张还是踏进门里来。据Yuan回忆,“当是我站在客厅的中间,张坐到沙发上,请求我坐到他边上。我变得很紧张,要他出去。” 但是,张用力把Yuan控制住,再次强奸了她。Yuan记得被强奸时,她的狗的叫声,是张把她的狗凶暴地丢到阳台上。两个月之后,Yuan用电邮向她的牧师彭报告了这件事。


Yuan在电邮里说到:


你应该记得,我曾经和张谈过恋爱,但很快我就决定不再见他了。最近我接触了他,意识到他根本就没有悔改。但他却跟所有人说,我是他的女朋友。有几次,他强迫和我发生性关系。这次不是第一次。两年前他就这么做过。这次我见到他,他说已经悔改了,但显然的,他并没有悔改。现在我看清了,张是没有道德良知的。他在外表上看起来好像是在事奉神,但他却犯这种恶劣的罪让神的名蒙羞。我为此感到很难过和受伤害。秋雨怎么可以容忍这样的强奸犯在教会里服侍,并把他的罪给掩盖起来?。。。 我已决定,要把如此的隐恶曝光出来。”


五天之后,Yuan收到了彭的简单回复:“收到,为没及时回复道歉。能理解你的痛苦,愿神安慰你的心。”


Yuan很快就回复彭:


在多次的要求下,最终王怡牧师见了我。他对我表示同情,但要求我把这事放在一边,他要跟张谈。王说,秋雨很关心张的个人生活。但他没有提到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教会对张是否会有惩戒。我将等待秋雨对此事的处理。同时,我也要求彭牧作为 WCP (华西改革宗长老会区会)的主席,能对此事的处理过程给予监督。我也愿意与别的牧长就此事进行交谈。”

后来,王怡告诉Yuan,教会给张国庆的惩戒是,停止3个月的圣餐。但是,王怡的妻子蒋蓉却对周遭散布说,是Yuan发起的性关系,因为是发生在她的住处。


在对待性犯罪方面,秋雨使用两种法码。对待普通会员,教会带头人一旦知道有婚前同居或性骚扰,他们就会很快地以很公开的方式,在教会里惩戒这些普通会员。把这些人的名字和过犯公布在教会的简报上。根据许多秋雨前会员所回忆,如果是教会的同工犯同样的罪,教会的带头人通常只是以停他们的圣餐作为惩戒。


除了张国庆和杨建的例子外,还有一起众所周知的案例。2016年,一位离婚的男性同工,他是教会的招待员,与一位非信徒女性同居,这位女性也是离婚的。她怀孕两次,做了流产。当这位男同工承认他所犯的罪和流产的事,王怡停止他领圣餐,交代王华生随后对此进行辅导。

上面就是我从马丽的书里所看到的一些发生在秋雨教会里的事。记得多年前,我曾在王怡的一篇文章里看到他说,地方教会就是城中城,是照亮这个城市的光。言下之意,秋雨要成为照亮成都这个城市的光。为此我曾说过,“真要成为能发光的山上之城,那也得先把自己城里搞亮堂,总不能遮着掩着,自己里面都黑呼呼的,还怎么发光照亮城外呢?又怎么去照亮别人?” 


不首先在教会里行公义,哪还有资格要求社会或教外的人行公义?教会内部要是藏垢纳污,就没有能力对付罪恶,教会还怎么分别为圣?神所关切的是教会彰显神的公义和圣洁,而不是要教会去改变这个罪恶泛滥的世俗社会。实际上,这个堕落的世界是不可能改变好的,只会是越来越堕落,直到主耶稣再来。

89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