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张伯笠的敢说:敢撒谎、敢欺骗、敢假冒先知

已更新:5月 7

作者:小草


现在张伯笠在美国的Youtube上开了个直播节目,下面这个短视频是截取他2020.10.02 的直播。张伯笠自夸他敢说话,别的牧师不敢说、不愿说的,他敢说。是,我也觉得他很敢说,他特别敢公然撒谎造假,敢胡言乱语,甚至敢假冒先知。听听他在这个视频里说了什么?


在这里张伯笠说,“很多牧师不想说,不敢说,不愿说,那我就说嘛,。。。我说的也不见得都对,你不要觉得我说的都对 ,但我就敢说,。。。当然,我觉得我做的每件是讨上帝喜悦, 我说的就是上帝让我说的。。。祂就喜欢我这傻样。。。


如果,张伯笠做的每件事都是讨上帝喜悦的话,那他就完全圣洁无罪了。但这显然是谎言!

如果,张伯笠说的就是上帝让他说的,那他的话都成了上帝的圣言了,所有的基督徒都当听从了。他这显然是在假冒神的先知,是在冒神的名撒谎!


虽然他也说,他说的不见得都对,既然如此,说不对的又怎么会是上帝让他说的?难道上帝说的也不见得都对?!


张伯笠还自以为神喜欢他,何等的自以为是!我才不信神会喜欢他这种敢胡言乱语、不诚诚实实说话的骗子!


张伯笠从一进华人教会就开始以编造的、虚谎的“个人传奇见证”来欺骗教会,详见《满嘴谎言的张伯笠:肝癌,肾癌,肾衰,住院6年,通通是谎言》。可悲的是,华人教会还把这位满口谎言的骗子追捧成了“名牧”!


附文一. 满嘴谎言的张伯笠:谎编数种不同的离婚故事


作者:小草


至今,我已发现张伯笠(张老四)对他自己与原来在国内的妻子离婚事件的陈述,有几种不同的说法。这几种不同的说法相互矛盾,相互否定。无论真实情况如何,在他这几种不同的说法里,绝大多数是捏造出来的谎言。 1。到美后才被离婚,孩子在他父母处 1991年6月张老四逃到了美国,1992年5月张老四在台北的《联合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母親》。文章里看不到一丁点他有基督教信仰的痕迹,虽然他在多年后对基督教界说,他是在逃亡的路上就信主了。但无论如何,张老四的这篇《母亲》是写于他出现在华人教会之前。当时他说他是到了美国后,才从他母亲的来信里知道他妻子要和他离婚的,他的女儿在他父母那。下面是他原文里的那段话和原文截图: 後來,母親給我回信了,她把我的這首詩改了一個字,「慈母妻兒斷腸淚」變成了「慈母嬌兒斷腸淚」。她告訴我,我的妻子早在一年前就開始和我辦理離婚手續,現在已登報離婚:「我們不怪她,你的家產我一件不要,但我要我的孫女,看見小雪,我就會想到你小時候的模樣……」

据张老四在1992年5月的这种说法,在他离开中国前,根本就还没有他妻子要离婚这档事,而是他到了美国之后,才被离婚的。 2。离开中国前还收到他妻子的信,当时并没有离婚 1998年张老四出版了《逃离中国》一书,是在他进基督教界前写的。在这本书里,他说,在他临离开中国前,他对他妻儿的情况完全不清楚,那时他还相信他们会再相聚。他说,“我暗自责怪自己的胡思乱想,李雁不会的,她那样爱我,那样爱雪儿,我们一定会重新聚首,苦尽甘来。他说后来,在别人的帮助下,在他临离开中国前,也就是1991年4月,他还得到了他妻子的一封信。张老四还把这封信放在书里,就假设这封信真是他妻子写的吧,那么,从这封信可见,张老四离开中国前,根本就还没有离婚,他的妻子也没有把他女儿送农民。书里的这封信截图如下:

3。在中国的深山里看到离婚广告,孩子送人 多年后,张老四进了基督教界,开始传讲他个人的传奇故事。在他的《出死入生的平安夜》里(约是写于1998年),他说,他还躲在中国的深山里时,就看到他妻子登报要与他离婚,他的女儿送给别人了。原文如下:

有时我会打些鱼和野兽,冒险拿到镇上卖。换了钱,就买日常必需的盐巴和火柴,多余的钱存起来,准备寄给我的妻子。有一天,我买了两根油条。在大陆油条都是用报纸包的,我在一张「中国法制日报」离婚广告栏里,竟看到一则和我相关的消息:「张伯笠,你的妻子李雁提出离婚诉讼,限你三个月之内到法庭,否则缺席宣判,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然而,最残酷的是,当我决定逃离中国,朋友告诉我,我的妻子为了再嫁,把孩子送人了。我为我的孩子哭泣,哭她有这样忍心离她而去的父亲和母亲,她是多么可怜。


4。被离婚两年后才知道,孩子下落不明


2001年张伯笠到台北讲他的传奇故事,文字记录可见《张伯笠:生命见证》。此次,他说,他被离婚,连孩子的下落都不知道,且是被离婚两年后才知道的。原话文字如下:

那两年,我经历了妻离子散。后来,我的太太跟我离婚,她跟我离婚的时候,我连签字的权力都没有。她只在报纸上登了个广告,就和我分手了。孩子被她送给一个农民,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已是两年以后。


5。临离开中国前到农民家看孩子


在张老四对教会讲的传奇故事里,曾经讲到他临离开中国前,还冒险到一农家去看已被送给农民的他的女儿,这段故事讲得很悲戚。这段故事在《中国基督教见证网》里的《生命见證 — 张伯笠》里有(在亚洲宣教神学院的网站上也有:《张伯笠:生命见证》)。下面截图是截自《中国基督教见证网》:

如果张老四是到了美国后,1992年才从他母亲那得知他妻子要离婚的话,那么,他后来在教会里说,他在中国的深山里正好看到他妻子登报离婚,以及他的女儿因着他妻子的离婚而被送给一个农民,他在离开中国前,还执意冒着风险去一农家看他女儿,与他女儿悲凄的会面和对话,就统统是他编造出来的谎言。

结语

华人教会这几年来,被张老四这些传奇的经历所吸引,一再地请他四处去讲,一再地为他传播,而事实上,张老四的这些经历充满了他自己编造的谎言!但华人教会却把他这一堆的谎言当成是很好的见证,把他这样一位以谎言混迹于基督教界的骗子,捧成华人基督教界的名牧。可见,华人教会的普遍喜好,和分辨力都大有问题,真是可悲极了!!



附文二 . 张伯笠欠百万美元赖债的见证是在抹黑上帝、抹黑基督教


作者:小草


张伯笠(张老四)自述曾因刚到美国不久,得了晚期肝癌住院治疗,由于没有医疗保险,以致欠了百万美元的医疗账单,最后又是一个传奇的被免掉这百万债务的故事。就在2014年初,张老四还在美国北加州的《天路事工联会》所办的《《鄉音鄉情》新春音樂晚會(2/8-9)》上,以他的这个“欠一百万耍赖不还”的故事来“见证上帝的恩典”。


张老四在刚进基督教界的前几年,一直说他曾得过晚期肝癌,但在2011年底被人家指出他得肝癌是个谎言之后,他就改口说他得的是肾癌,肾脏病,这样变来变去的说法也显明了其言之不可信(详见《满嘴谎言的张伯笠:肝癌,肾癌,肾衰,住院6年,通通是谎言 》)。


张老四在他所谓得肝癌的“见证”上,还进一步发挥出因医治肝癌而欠下的百万美元的债是如何还掉的“见证”。不论这个欠百万美元之事的真伪,他所讲述的这种赖债不还的故事,纯属就是一个违背神的教导的缺德的作为,不仅不该被基督徒所妨效,而是应当被唾弃。张老四这种赖债的行为不是在见证上帝的恩典,而是在抹黑上帝、抹黑基督教。


本文将先指出张老四这个欠债和赖债故事的不真实性,最后以圣经的教导来指出基督徒是不可以赖债的。下面引自张老四于2012年底在美国米城中華基督教會讲述他这个欠债和赖债故事的文字稿《不為明天憂慮1 (二)》:


來到美國,。。一病病了這麼多年。。。一得病了,醫生說你活不了多久了,三年了,也就不憂慮了。。。沒有保險的,我沒有醫療保險。。。結果沒想到,我沒死。憂慮來了,醫院給你算總帳了。寄賬單了,我告訴你啊,我在神學院幾年,一看到賬單我就頭疼。他寄,我就搬家。。。我告訴你我最大一份賬單,我一打開一看三十幾萬美金,然後十幾萬美金,二十幾萬美金,最小一個都八萬美金,那底下多少項目沒有一個我能讀得懂的,我也不知道什麼東西,反正就這麼多。房費你住了這麼多,一天一千,三百多天,你要多少錢?。。。


我那時候真的沒錢,我讀神學院哪有什麼錢啊!。。。醫院也有辦法,不還錢就找人給你打電話讓你還錢,我只有耍賴“I don’t speak English!”聽不懂。本來英文就不好,一說賬單更聽不懂了。要是好事,給我Scholarship就听懂了。遠志明要讀神學院的時候英文也不好,就听那邊說,他老婆說你問他有沒有獎學金,他就說”Scholarship, Scholarship”那邊說:“ok!”你看他聽懂了,所以就去了。如果是賬單我用這個耳朵聽,這個耳朵聽不見。


結果有一天一個中國人打電話給我,“張先生嗎,我是醫院。”我一聽香港人,“你怎麼還你的錢你要有一個還款計劃,例如工資多的時候多給點,工資少的時候少給點,到你走那天拉倒。”這要捆綁一生多難啊。你還有credit,你還能貸款嗎,你還能買房子,買汽車嗎?統統不可能了。所以上帝把這些路都堵死了,只有服事主去。感謝主,這是上帝給我的極大恩典。結果有一天,我在讀《聖經》,真的覺得信心大增,真的覺得信心來了,上帝他揀選我了,他讓我做傳道人,他能讓我背著賬單做傳道人嗎?


結果那一個姐妹有一天打電話給我,她一說是她,我就知道了,我說:“你以後不要再找了。”她說:“找誰去?”我說:“你找我阿爸去!”“阿爸發財了?”因為香港人、廣東人都管爸爸叫阿爸,都加個阿字。 “阿爸發財了?做官的?”我說:“我爸早就退休了。不,不,我說我爸在天上。”“你爸死了?”“你爸才死了呢!我說我天上的那個爸叫GOD,知道嗎?千山牛,萬山羊,都是我主我神的,以後不要找我,找他去!他負我一切的責任。”她說:“那也是我阿爸啊。阿爸給不給錢,我怎麼知道?”我說:“你這個姐妹,奇怪了,你們牧師沒教導你要了解阿爸的心意就是要禱告嗎?”她說:“奇怪了,為什麼你欠錢,怎麼我禱告啊?哪有這種事情?”我說:“好好好,正好我在讀《聖經》,我領你讀一段,《馬太福音》第十八章十九節: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哪兩個人啊?”“就你和我.”我告訴你,四年沒給我打電話,從此太喜樂了,因為她一打電話我就開禱告會,感謝主,真的不要worry。


我畢業那年,2000年,上帝把這賬單給我付掉了,這個姐妹打電話給我,就我畢業的前一個禮拜。。。我來讀神學院,你來付我其他的責任。我把自己擺上,上帝真就負責任。我畢業的時候,上帝給我兩件禮物,一件就是這個賬單,那個姐妹打電話給我“張弟兄”這回兒改叫弟兄了,她說“阿爸給錢了!”我還問她“給多少啊?”她說:“你不是說他付全部責任嗎?”我說:“真都給了,誰給的?”她說:“我都不知道誰給的,醫院通知我通知你,不知道誰給的,阿爸給的唄!”我說:“那,我怎麼辦?”她說:“你就感恩吧!我給你傳真個賬單,你填好名傳回來,你就OK了!”啊呀,感謝主,那天我填好單子,籤上名,我想到兩個字叫“恩典”,什麼叫恩典,你欠債該還,欠債不還了,這就叫恩典。


张老四来美国后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社作访问学者,按美国政府的规定,高校里的所有学生和访问学者都必需购买医疗保险,这是强制性的。要是没有医保的话,学校就不让学生注册,也不能让访问学者在校进行工作。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是个正规的名校,在医保上绝对是不敢不服从政府的规定。当时和张老四一起在普林斯顿的苏晓康,他一家在1993年出严重的车祸,一家三口都到医院抢救,特别是他太太经过很长时间的抢救和治疗。苏晓康在2009年的一次访谈里,还特别说到,正是因为医疗方便,其实也就是因为有医疗保险,才在普林斯顿大学多呆了几年。下面是苏晓康的原话:


蘇曉康:車禍後,傅莉癱瘓,我雖早復原,五年中處於昏沉沉的狀態,好像看到了黑洞。太太那種狀況,讓我一年後才哭得出來。醫院當時已判定傅莉是植物人,但沒有告訴我,怕我受不了、垮掉。我醒來後,曾走到高速公路想自殺,一個信念戰勝了我:要盡一切可能救她、治好她。真要感謝余英時先生的慈悲心腸,讓我在普大多待了幾年,為太太的醫療方便。經過各種各樣的治療,傅莉終於恢復了大部分生活能力。

— 引自《告別中國二十年 ——專訪作家蘇曉康先生 二○○九年五月廿二日(紐約/德拉瓦州連線) ◎ 金 鐘


所以,张老四当时和苏晓康一样作为普林斯顿大学的访问学者,都是同样有医疗保险的。要是没有的话,苏小康要背的医疗债才真的是会还不起。


据张老四自己说,他是到美国后不到3个月就进医院了,那就是1991年的8、9月。但他在这里说,医院是在他读神学院时才来给他追债,而他是1997年才进的证道神学院。那么,医院会等6年后才向病人追债吗?绝对不可能的事!在美国,差不多所有的账单都是每个月来一次,再长也不会长过2-3个月,更不可能长过一年。医疗费用在美国属于预算的免税费用,但这个必须是一年一年的来预算。美国的报税是每一年报一次。所以,与税务有关的医疗账单再怎么拖也不能拖过一年。


张老四说是医院的人来给他追债,但实际上,在美国,医院并不会直接去追债,而是把拖欠的债务直接让专门的追债代理机构(collections agencies)去办理。在这里,张老四还说是一个女的香港人在替医院向他追债,但2010年10月,张老四在纽约布道时,却讲是一个男的香港人(張老四紐約佈道信息「更美的家鄉」》来向他追债,如下:


身體痊愈後,張牧師的苦頭還沒有結束,原來他住院時還沒有保險,住的又是最貴的病房,他4年一直在欠費的情况下接受治療的,結果債務越滾越大,到最後他欠下一身債。


有一天,當張牧師在家收到醫院寄來的一百萬美金的賬單時,面如死灰、雙手不住的顫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爲了躲避債務,他四處搬家,但美國有強有力的討債體系,無論他跑到哪,賬單都會跟著過來。不僅如此,催債電話整天不停的響,前幾次討債的都是美國人,他裝作聽不懂英文掛了電話。


後來,醫院請了一個香港背景的男子打電話和他談。在電話中,張牧師無奈的表示自己根本沒有能力還債,但那香港人建議他安排還款計劃,每月定期還錢,那麽死之前有望還清債務。張牧師一聽心情就感到絕望,「一想到我一生要過還債的生活,就覺得生命太凄慘。」


那香港人是抱著不達目的死不罷休的精神經常向張牧師討債。有一天,張牧師從禱告會回到家後又接到討債電話,當時他心裏充滿了感動,對電話那頭的香港人說,「請你以後不要找我了,要找就直接去找我爸好了。」


张老四为什么有时说追债人是女的?有时又说是男的?而且在今年初,他说追债人是个广东人。要是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话,不至于连性别和哪里人都会这么变幻不定吧!


张老四说,在和这个追债人作了那么一段对话后,接下来的四年都不再来追债了。这可能吗?就算那个香港人不好意思或不想再来找张老四追债,但这个人又不是债主,他/她只是替债主工作,他/她的工作做不好的话,怎么向债主交代?债主难道会因雇用的追债人不愿做就放弃追债?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只能说,张老四这个故事不仅是在瞎编,且是编得太过离谱和谎谬了。


最后我要指出的是,张老四在这个故事里所表达出来的处理欠债的方式是很缺德的,完全就不是一个基督徒该有的行为,可以说,是比不信的人还没品性。真要是欠债,当然是要还的,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圣经也教导,“凡事都不可亏欠人”(罗13:8)。如果基督徒欠债都叫债主去找上帝要的话,那么基督徒岂不也可以不还房贷,信用卡的账单也可以不付,就让银行和信用卡公司去找上帝要好了?这样的基督徒岂非无赖?岂非毫无德性和信誉?


基督徒欠债的话,再怎么也不能耍赖,不能逃债,而是要负起责任去还。基督徒应当作遵纪守法的公民,还债是天经地义的, 该怎么还,就怎么还,该多做几份工赚钱去还,就得去做,该借钱就得去借,总得求靠神加给自己恩典和能力,把欠人的债还清,而不能让别人因自己受亏损。上帝对基督徒的恩典并不能消解基督徒当负的责任,上帝也从没应许基督徒可以赖债坐等祂来还,而是教导我们要把欠的钱还清,因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太5:26)


所以,张老四这个欠债赖债的故事,一点都不是在荣耀上帝,而是在抹黑上帝,让人们以为上帝喜欢基督徒赖债不还,以为这是基督徒对神信心的表现,还以为上帝乐于成全基督徒的赖债。这种把耍赖当成是对神的信心的见证,不是真正基督徒的见证,而是无赖自暴丑陋面目的见证而已。而华人教会竟然还一再请张老四讲述和传播这么一个虚谎和耍赖的见证,竟然还把这当成是见证上帝的恩典,有些基督徒还以此为美和得鼓励,真是太荒谬和让人痛心!

1010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