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叶光明的“咒诅和祝福”之论是来自异教的鬼话

作者:小草

图片来自网络:1970年代,到1980年代,灵恩派里搞出来的“牧养运动”的五个头目,叶光明(前右一)是其中的一位。叶光明和大卫鲍森一样,都是台湾灵恩派巴柝声引进到华人里来的。


叶光明(Derek Prince)的代表作是《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之所以说这是他的代表作,因为连他自己也声称,“咒诅和祝福的实质是一个很庞大的主题。直到我卷入进去,我才意识到它有多么地庞大!我也可以说,我从中学到的功课对人们所带来的影响力也超过任何其它神给我的信息。它是一个改变生命的启示。” (叶光明《赎罪》第七章)也就是说,他的“咒诅和祝福”是他信息最重要的一大部,超过了他别的信息。那么,就来看看他的“咒诅和祝福”信息是怎么回事。 美国主任牧师 Bob DeWaay 在2008年就发表了一篇文章《False Spiritual Warfare Teachings: How the Church Becomes Pagan》(虚假的属灵争战教导:教会是如何成为异教)在 Bob DeWaay 牧师的这篇文章里,有一大段是在指证叶光明(Derek Prince)的“咒诅和祝福”之论是来自异教的。Bob DeWaay 牧师说,叶光明在他的《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里声称,基督徒在咒诅之下,必需去发现和解释这些咒诅。看叶光明书里的这段话: 我们前四代的任何一代人犯了这些罪,可能会成为我们今代受咒诅的原因。每个人皆有双亲,四位祖父母,八位曾祖父母及十六位曾曾祖父母,合共卅人,任何一位可能成为我们生命咒诅的原因。有多少人可以保证,自己卅位直属祖先中,没有一位曾经陷入任何拜偶像或邪术的形式之中呢?(引自叶光明的《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第六章) 那么请问,我们怎么可能去了解和证实我们这卅位直属祖先中犯了什么样的拜偶像或邪术的罪呢?根本就不可能!但谁敢肯定自己的祖先没有犯叶光明所说的这类会给后代带来咒诅的罪呢?按叶光明的这种说法,不管是不是基督徒,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咒诅之下了。Bob DeWaay 牧师说,叶光明的这种谬论,就把异教搬进了教会。因为,为了去了解祖先的罪,就给那些声称能知道这些事的巫师开了门路。那些想得知祖先犯了什么罪,是不是造成了自己在什么咒诅之下的人,就只好去找巫师来告诉他们这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了,而这就就让人陷入到异教的邪术里去。 叶光明还说,从人身上的一些病症或遭遇,就能判断是不是落在咒诅之下。在他的《赎罪》一书第七章里说: 现在我要给你七个显明咒诅的迹象,这是申命记二十八以外的,纯粹属于我在事奉中对众多之人的观察所得。如果你只有其中某一个问题,那也许是,也许不是咒诅。如果你有其中好几个问题,你就几乎肯定是在咒诅之下了:   1.精神或感情上崩溃。   2.周期性或慢性病,特别如果是遗传,那正是咒诅的实质。   3.妇科病(不育、流产、痉挛性痛经、等等)。    在我对病人作属灵辅导时,如果一个妇人有其中一类的问题,我一般单纯把它认为咒诅,很少情况下是我错了。我有许多妇人的见证,证明在她们生命中的咒诅被取消之后,她们完全摆脱了这些症状。   4.婚姻解体,亲人疏远:    有些家庭就是不能团聚在一起。夫妻离异、再婚,儿女也与自己的父母疏远。   5.经济上不足:    我们大部分人都经历过经济上的缺乏,我也不例外。但如果你总是挣扎,总是不够,那就可能是咒诅了。   6.易出事故:    如果你总遇到事故,你走下人行道也会扭伤脚踝骨;你坐在车里,别人也会来撞你,那么你就可能是在咒诅之下了。一句典型的话就是:“为什么总发生在我身上?” 就拿上面的第5点来说吧,叶光明认为经济上总是缺乏就可能是咒诅。请问,有任何圣经根据吗?根本就没有!那个死后在亚伯拉罕怀里、生前讨饭的拉撒路,难道是在咒诅下?圣经完全没这么说,反而说他死后就被接到亚伯拉罕的怀里了。再看第3点,难道撒拉的不生育是因为在咒诅之下?根本不是,而是神定意要在她到了年纪老迈,生育已经断绝才赐给她儿子,借此启示出“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 (创18:14)所以,叶光明的这些所谓的“咒诅的迹象”,是违背圣经的启示,是一些异教和迷信的说法。 叶光明还进一步说,“证明咒诅可以是人得医治的障碍。。。另一方面,我的例子证明,一个想不到的咒诅一直阻止我得着神要我得着的富足。若咒诅可以成为得医治或得富足等祝福的障碍,那么很多其他种种的祝福不是也完全可能因此被扣留吗?”(引自《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第二章) 叶光明还举了他的听众对他说的事情为例: 我与丈夫已结婚十二年,一直都没有孩子。医学测试显示我们的身体没有问题。一九八五年七月七日,我们参加在亚姆斯特丹举行的一个聚会,由你主讲,教导有关医治,及人不能得医治的原因。当你讲及家庭的咒诅时,主向我的心说这是我家的问题。当你带领大家作一个从咒诅中得释放的祷告时,我有一种从捆绑下得释放的明确感受。   当我来到台前,你叫我也请丈夫来一同祈祷。然后作为我们的祷告,宣布临到我生命的咒诅已被切断;路得按手在我的子宫部位,她说我不再会不育。吁请全体会众起立,并参予为我们祷告。聚会后,我与丈夫都强烈感受主已垂听我们的祈祷。 两年半后,在英国的一个公开聚会中,这对夫妇前来,向我们展示他们美丽的男婴,他是祝福的显示,已取代临到他们生命中不育的咒诅。   至于月经问题与咒诅间的连系则从另一封信中可以看出,此信写于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廿二日,笔者为一位三十多岁的姐妹,在东南亚服侍主:   一九八五年,我借了一套在新加坡录制的录音带,当中有一盒是叶光明讲及祝福及咒诅的讯息。一晚我在房中,听完这讯息,纵然我察觉不到有任何特别的事,还是站在黑暗中念了录音结尾部分的祷告。我只想,若有任何咒诅,我要从它之下得自由。   我没有立即察觉有任何的转变,虽然某些事情的确发生了,但其中的意义对我并没有留下印像,直至后来,听录音后不久,主促使我在日记中记录月经的日期。这是我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因为从十三岁开始第一次有月经以来,我从未有过规律的经期。一直是廖廖数次。有时过了六个月,八个月甚或十个月,可以完全没有一次月经。   廿几岁时,我一直为此向医生求诊并接受药物治疗,同时也常得到很多不明智及不合理的建议。   我曾为自己的情况祈祷,但并不太迫切,可能因为我是单身之故。有人告知,由于荷尔蒙不平衡,我会经历某种程度的不适及不规律的新陈代谢,直至这情况得以改善为止。   记录经期数月后,当我再听此带,叶光明的一句话给我当头一棒,那句话就是:“若不是所有,就是几乎所有的月经失常,都是咒诅的结果。”我翻开日记,检视记录的经期,我知道自一九八五年八月作了祈祷以来,我的月经一直都是完全正常(廿八日周期)。知道自己已得医治,并且是主一直催逼我记下经期,使我惊讶不已。   我反省自己的一生,疑问咒诅从何侵入,因为没有咒诅能无缘无故地临到的,我便记起在整个高中时期(十三至十七岁),我及同辈通常把月经说成是“咒诅”。这无疑证实“生死在舌头的权下”(箴 18:21)。   自八五年八月起,我一直定期记录,发现经期保持在廿七日至廿九日。以前变动的体重现在也已保持稳定了。”   重要的是留意这位姐妹,如前文提到的秘书米利暗一样,她们没有为身体的医治祈祷。只是从咒诅之下释放自己,结果痊愈便随之而至。(引自叶光明的《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第五章》)


要是叶光明所说的这些事情是真实的,或者这一两个例子就能证明叶光明所说的咒诅导致不育和月经不调等等妇科病症,只要做个从咒诅中得释放的祷告,这些病就统统好了的话,那么,叶光明岂不该到医院里的妇产科去工作?在那里他岂不是能便捷地、快速地医治无数的病人吗?这么能大大帮助众多女人去除病痛的事,他干嘛不去干?!只能说,连他自己都不是真的信他自己说的这套鬼话!


把月经说成是咒诅,就会导致一直月经不调,简直就是笑话!叶光明还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有个叫杰克的丈夫对妻子玛莉说,“你做的饭使我倒胃。”从那时起杰克就出现慢性消化不良,医生不能找到病因或疗法。正如玛莉不能烹饪一样,杰克的消化不良症终身随着他。(见《你可以选择祝福或咒诅第十一章


叶光明说咒诅会成为人们得医治,得祝福的障碍,如果不去除这些咒诅,那么连神的祝福都会被扣留下来。按叶光明这种说法,神祝福和医治的能力还不如死了的祖先的影响力大,以致连神的恩典和能力都会被死人曾经所犯的罪导致的咒诅所阻碍,还得等着人来做个从咒诅中得释放的祷告才能消除咒诅。这么说来,叶光明的这种所谓从咒诅中得释放的祷告的威力比神的能力还大了。可见,叶光明的这些谬论是赤裸裸的鬼话,是鬼魔欺骗和辖制那些信从了叶光明这类咒诅谬论之人的伎俩!

约伯还咒诅自己的生日(伯3:1),约伯说,“愿那夜没有生育”;“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求死胜于求隐藏的珍宝”(见伯3)要是按叶光明的这种咒诅论,约伯岂不要因这样的咒诅自己的生日招来终身严重的种种问题吗?但是,约伯并没有做任何的什么从咒诅中得释放的祷告,反而是神的时候到了,神就从旋风中回答约伯。紧接着,“约伯回答耶和华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约42:1-6)看清楚,约伯说,神万事都能作,神的旨意不能拦阻。而不是说,神的旨意被我祖先的罪或我自己的咒诅所阻碍。神也没有叫约伯做什么释放祷告,而是叫约伯为他的朋友祷告,因为神的怒气向约伯的朋友发作(约42:7)。然后,神就加倍地赐福给约伯。 经上说,“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加3:13)所以,在基督里的人已不在任何咒诅之下,因为基督已代神的选民受了咒诅。所以,像叶光明这样声称基督徒还在咒诅之下的,是在赤裸裸地否定基督为神的选民受了咒诅,否定基督所成就的救赎之工,否定基督徒已脱离了咒诅!

16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