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王志勇的“天国战略”之谬:妥协拜偶像,转化地上的国

作者:小草

2019-12-19 王志勇在他的FB上发表了一短文,是选自他的《福音、国度与文化:三化异象与基督徒的天国战略》一书。王志勇的这本书,光是书名里的“天国战略”就很荒诞!经上说,“谁曾测度耶和华的心,或做他的谋士指教他呢?” (赛40:13)神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给祂出谋献策,也没有人有资格来指教神。王志勇的这种“天国战略” 显出他的狂妄和自命不凡。


本文就王志勇在他的这篇短文里所提出的一些“战略”,指出他是如何误解和误用圣经的。他的这篇短文提出基督徒应对逼迫的几个方式,其中有妥协,投降,转化。他说,目的是为了保存自己,发展自己,最终还是要归到转化上,也就是取代异教文化和政权。(全文截图如文后所附图片)


对于妥协,王志勇的依据是乃缦归信之后仍然陪伴主人进异教寺庙并在偶像前屈身,他认为这是乃缦的妥协。换言之,王志勇的意思是,基督徒在面临逼迫时,妥协是可以的,妥协到拜偶像也不违背基要信仰。如果连拜偶像都不违背基要信仰的话,那还有什么罪是违背基要信仰的呢?在圣经里,神一再地重申不可以拜偶像,拜偶像就是行邪淫,经上说,“竟随从叩拜别神,行了邪淫。”(师2:17)“因为你随从外邦人行邪淫,被他们的偶像玷污了。”(结23:30)“他们行淫、手中有杀人的血、又与偶像行淫。”(结23:37) 旧约时代,但以理和他两个朋友,要是不随众向尼布甲尼撒王的金像下拜,就会被扔进烈火的窑中。在这么严重的逼迫面前,要是按王志勇的方式,那就妥协吧,向尼布甲尼撒王的金像下拜。但是,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却没有这么做,他们拒绝向金像下拜。他们对王说,“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但3:18)结果,但以理和他的朋友被扔进烈火的窑中,但神却奇妙地保守了他们免受烈火之害。 要是妥协并不违背基要信仰的话,那么教会历史上无数的殉道士的血就白流、白死了。可见,王志勇的这种妥协之说是完全背离圣经的教导,是对神的不忠心,是在合理化妥协和拜偶像的罪恶。 那么,王志勇所引的乃缦在庙里屈身一事,是否可作为王志勇妥协方式的依据呢?不可以!王志勇误解和误用了经上所记的乃缦在庙里屈身一事,下面来看圣经对乃缦之事的记载。 在列王时代,以利沙为以色列先知时,亚兰王的元帅乃缦长了大麻风,蒙神奇妙的引导,乃缦就来到了先知以利沙这里,照着以利沙说的行,就得了洁净 ,“于是乃缦下去、照着神人的话.在约但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 ” (列下5:14)接着经上记载道: 列下5:15 -19 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 神.现在求你收点仆人的礼物。 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再三的求他、他却不受。 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 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 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 对于乃缦所说的,在临门庙屈身这事,不少人解读为这是拜偶像,以致认为这是他的软弱和妥协。这样的解读,再加上“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使得这整件事更让人困惑不解。难道连先知以利沙也纵容他拜偶像?有些人说,以利沙这是在体谅一位初信者的软弱;有的则认为,以利沙的话,并不是在允许乃缦拜偶像,只是句送别的话;有的则以此为榜样,说连以利沙对特殊处境下拜偶像的事都没有谴责,所以,对信徒在特殊情景下的妥协和犯罪,也当体谅对待。从这些说法里可见,一旦乃缦的在临门庙屈身被认为是拜偶像时,就会被作为对罪恶纵容和妥协的依据。 如何理解乃缦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呢?在数种对此不同的解读里,我个人更赞同加尔文对此的理解。在加尔文写的《On Shunning the Unlawful Rites of the Ungodly》(躲避不敬虔的违法仪式)一文里,他就一些人以乃缦的例子为天主教的偶像崇拜仪式辩护进行了反驳。在这篇文章里,加尔文指出,乃缦的在临门庙屈身并不是拜偶像,而是如他所说的,是为了搀他的主人,可能是主人站不稳,或者是为了防止主人跌倒,这是出于他作为亚兰王元帅的职务。 加尔文解释道,乃缦已清楚地表白,“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 在他这样的应许之下,他到临门庙里,在君王和百姓面前不再给亚兰人的神献任何的祭,等于向他的君王和百姓宣告他不再敬奉他们的神了。所以,乃缦所要求的并不是允许他拜亚兰人的神,否则怎么理解他前面才说的,“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 神。” 和“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 呢? 除非他口是心非,但圣经并没有对他下这样的论断,而是以他所说的话为实话。加尔文说,如果有人企图向乃缦学,那就请他不要只学在庙里屈身这件事,而是在屈身前就先公开宣告,“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 神。” 同时也宣告,必不向别神献祭,只献给耶和华,免得让人误以为屈身是在向偶像敬拜。 经上对乃缦的这段记载,是在见证神如何奇妙地引导他,让他的大麻风得了神奇的医治,他的信仰也随之彻底扭转。而不是说信从了神之后,还以为对偶像下拜,还可以对罪妥协。所以,王志勇以乃缦的例子为基督徒可以妥协的依据是错误的。 至于王志勇说的投降方式,并以耶利米劝百姓投降为据,这是完全错误的应用。首先,耶利米之所以劝百姓投降,这并不是如王志勇所说的是耶利米的主张,而是神叫先知耶利米传达给百姓的。“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将生命的路和死亡的路摆在你们面前。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围困你们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要以自己的命为掠物。” (耶21:9)是神要百姓归降迦勒底人,免得死在城里。

其次,犹大国遭受迦勒底人的攻打,并不是因他们忠于神而遭受信仰的逼迫,而是因为他们背道犯罪,得罪了神,以致遭受神的击打。神为了保住他们的生命,就让他们投降并被掳于异国。犹大国的投降,并不是信仰上的放弃或妥协,实际上他们早就背弃神的道了,对他们来说,已不存在信仰上妥协这个问题。他们的投降只是放弃与敌人在战场上的对峙,这与放弃信仰不是一回事。若把投降应用到基督徒的信仰上,在信仰上投降等于放弃对神的信仰。若以此来保命,所得的将不是平安,而是有祸了,因经上说,“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 (耶17:5) 王志勇提出的最后一个方式是转化,他说最重要的是取代异教文化和政权,这是极其错谬的。主耶稣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 (太6:33)基督徒首先要求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而不是求地上的国地上的义。 如果神的国是靠转化地上的国度而来的话,纵观两千年的教会史,教会曾否成功地转化过一个国家?既使罗马帝国算是曾经被成功转化过,但现在呢?现在世上可有一个基督教国家?一个都没有!有些人坚持说美国是基督教国家,但这是极其错误的,美国根本就不是基督教国家,因为基督教并不是美国的国教,美国也没有国教,美国是政教分离的体制。


如果天国的战略是把地上所有的国家,大约有两百多个国家,都一个一个地转化为基督教国家的话,依我看,天国是没希望实现的。基督徒对天国的盼望要是基于王志勇的这种“转化战略”,那将会是空盼望,结果就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经上说,“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希13:14)“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希11:16)信徒所向往的、那将来的、永存的城,并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天上。并不是从转化地上的国而来,乃是神所预备的,从天而降的。“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 (启21:2-3) 基督徒在世上没有改革文化或取代政权的使命。虽然神对信徒的带领不是划一的,但神的带领绝不会与神的真理和教导相背。不能因为神对信徒的带领不是绝对一样的,就把神的真理相对化。

附图:王志勇FB短文截图


15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