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教会里女性角色的争论:能否担任牧师、长老、执事?

更新日期:4月 15

作者:小草


对于女人到底能不能当牧长或站讲台讲道这个问题,一直是存在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因为有女人想当牧长,想站讲台。要是女人都不当牧长,也不讲道,那么,这个问题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其实那些想当女牧长的人,总会找出一堆的理由来说明为什么她们是可以当牧长可以讲道,而总也会有些人认为女人是可以当牧长,可以站讲台讲道。


那么,究竟女性能否担任牧长或教会领袖呢?本文旨在从圣经的教导、牧者的观点、教会的历史等方面,来探讨女性是否可以担任牧职或属灵领袖的问题。


1.  基于圣经的牧长资格


其实,圣经非常清楚地说了作为教会牧长和领袖所必须有的资格,其中有这么一节经文,“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提前3:2)监督在现代教会就是指牧师、长老的职分,可参见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里的选用圣职人员的标准)。


Alexander Strauch (1944 -)是美国一教会的长老,出版了数本有关教会领袖方面的书籍,其代表作为《Biblical Eldership》(符合圣经的长老)。下面这段话译自他这本书里有关 “一个妇人的丈夫” 的讲论:


“一个妇人的丈夫”是正面地表述忠心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可以说是,“忠诚于一个妇人”或“一个妇人的男人”。。。从负面来说,这个条件禁止所有对忠心的、一夫一妻的婚姻的偏离。因此,这个条件禁止长老多妻,纳妾,同性恋,和/或任何可疑的性关系。正面来说,圣经说,作长老的必须是“一个妇人的男人”,意思是,他与一个妇人的关系是排他性的。这样的男人在他的性生活和婚姻生活上是无可指责的。


作监督的必须是一个妇人的丈夫,这不只是要求作监督的要忠于一夫一妻的婚姻,也说明了监督是男性,而不是女性。


对于女人讲道的问题,圣经也是说得很清楚的,”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 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 (提前2:12-14)这几节经文是不赞同女性讲道的最主要根据。


2. 牧者基于圣经教导的观点


美国当代三位名牧 R C Sproul (史普罗),John Piper (约翰.派博),和 John MacArthur(约翰.麦克阿瑟) 都坚定地反对女人当牧师,或站讲台讲道。


史普罗(R C Sproul)在他的《Female Authority》(女性的权柄)一文里说到,“提前2:11-12 是要求妇女专心听道,不要干扰讲道,禁止她们担任长老的职务。保罗说妇女可以参与教会的各种事工,但是,管理和统治的权柄不应由妇女来掌管。”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在他的《Can women serve as pastors and elders in the church?》(在教会里女人能否担人牧师长老?)里说,“唯独男人被赋予了担当牧师和长老的职责。虽然圣经对此的教导是很清楚的,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个人,教会,和宗派选择违背神的旨意而允许女人充当牧师和教导的角色。”


约翰.麦克阿瑟在《Can Women Exercise Authority in the Church?》(在教会里女人是否可以应用权柄?)里说,女人有可能是很有天份的教师和领袖,但在教会里这些天份却不可以被使用,这是神律法的命令。任何人忽视或拒绝神的命令,不仅削落教会,也是不遵从神。


约翰.派博牧师(John Piper )在他的《Should Women Become Pastors?》(女人是否该当牧师?)讲道里说,“教会牧长的角色是赋予男人的,教导和领导男人的职位是专门给属灵和敬虔的男人。”


3. 错解经文为女人讲道辩护


赞同女性担任牧职的人常常以另一节经文为据,就是,“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 (林前11:5)他们说,这节经文里明明说到女人讲道,说明女人是可以讲道的,只是要蒙着头。比如,唐崇荣牧师在他的《女人可以讲道吗?》里就是这么认为的,他说,“在林前十一章5节提到:妇女若讲道或祷告必要蒙头(我现在不讲蒙头的问题),表示那时候有妇女讲道,也有妇女祷告,所以这不是绝对的问题了。”


但是,林前11:5 里的“讲道” 是中文翻译不准确,原文并不是“讲道”的意思。现来看林前11:5的几个经典的英文版本:


But every woman who prays or prophesies with her head uncovered dishonors her head (NIV) But every woman who has her head uncovered while praying or prophesying disgraces her head (NASB) But every woman that prayeth or prophesieth with her head uncovered dishonoureth her head (KJV ) But every woman that prayeth or prophesieth bareheaded, dishonoreth her head (GNV)


对照这4个经典的英文版,被中文译成“讲道”的英文是 prophesies,意思是“预言”,而非“讲道”的意思。现来对照提前2:12 的英文:


I do not permit a woman to teach  (NIV) But I do not allow a woman to teach (NASB) But I suffer not a woman to teach (KJV) I permit not a woman to teach (GNV)


在这4个英文版本里,这节不许女人讲道的经文,都是用的 teach (教导)这个词,而不是用林前11:5 里所用的 prophesies(预言)。所以,中文版本把两个不同的英文词,teach 和  prophesies 都翻译成 “讲道”,这是不准确的,也因此被华人误解和误用来作为女人可以讲道的根据。


所以,林前11:5 不是说女人可以讲道,而是说女人可以说预言,这与提前2:12的不许女人讲道是不相冲突的。并不存在着如何去调解这两节经文的问题。圣经说不许女人讲道,原因是神所造的次序和神所赋予的男女角色的不同,这是不因时代或文化的改变而改变。原因并不是有些人所认为的是因为智商或知识上的差别,也不是领受启示上的差别。


4. 解经相对化为女性任牧职辩护


还有一种为女性担任牧职辩护的方式,就是解经相对化。比如,唐崇怀他2007年所写的《教会妇女圣职的再思和商榷》一文里,他就以长篇大论为女人可担任牧职百般辩论。他辩论的思维和途径是把圣经的真理相对化,在文里他说到:


我们相信真理虽是恒常不变,但真理的解读竟是有极高度的相对性。这就是说在历史的进展中,圣经和真理的解读是有极高度的情境因由和适应过程。所以,在评鉴、反省和肯定现有教义和习俗时,我们应有所再思。


其实,教会向来并不轻视女人的才华和权柄。而对男人是女人的头的解读,也未必限于权柄的范筹。一般神学家也不再将“头”解读为权柄和管理;而是根据文脉将它解读为供应和顾惜。所以说保罗在此不是禁止女人做头带领一般男人,而是禁止女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


在解经上,唐崇怀虽然不是直白地说圣经真理是相对的,但他对真理的解读却持相对立场,这就为相对主义打开了入口。接着他就引进了模棱两可的所谓“一般神学家”的观点,以其说是“一般神学家”的观点,还不如说是他自己的观点。


实际上,按照以经解经的原则,头应当被解读为权柄和管理是再清楚不过的。唐崇怀说,保罗所说的“不许女人讲道”(提前2:12)是“禁止女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保罗是不是也该说“不许男人讲道”来禁止男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呢?不客气地说,唐崇怀是在强解和歪曲圣经来为自己的观点找支持,说严重点,那就是不尊重和忠于圣经,是在为女人担任牧师诡辩。


5. 以女先知底波拉为女人担任领袖辩护


以色列的士师时代,出了一位女士师底波拉。在论及女人能不能在教会担任牧者或讲道这个问题时,底波拉常常被作为允许女人讲道或当牧者的例证。说是在缺少合适的男人当头,或是男人很不争气时,有时神就会兴起女人来当头,就好比底波拉。


但我认为,神兴起底波拉,并非底波拉自己比当时的男人出色,并非当时的男人都很无能。要不是神的恩赐因着神对底波拉的拣选而临到她身上的话,她又能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呢?认为底波拉时代的男人无能的很可能是因为巴拉,他们认为巴拉是个胆小鬼,所以才会要求底波拉与他一起上战场。但是,我觉得把巴拉看成是个胆小鬼是错误的,因为巴拉的名字出现在希伯来书的信心伟人榜上,与旧约时代的信心伟人同列,不仅有信心,且是勇敢争战,打退了仇敌。


虽然底波拉是士师,但她也是女先知。底波拉作为士师为以色列人做判断。在与仇敌的将军西西拉争战时,底波拉并没有充当军长来率领以色列民,而是巴拉聚集以色列人并当军长,“众人都跟随巴拉”(士5:15),而不是跟随底波拉。底波拉作为女先知,是神话语的出口,她把神的吩咐告诉巴拉,并用神的应许来坚固巴拉,“底波拉对巴拉说、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么.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随他有一万人。” (士4:14)


从底波拉所做的来看,她所做的是为以色列民判断,领受神的启示,坚固巴拉,陪同巴拉上战场,与巴拉一起做诗歌。而女人在教会里讲道或当牧者,则是做教导和领头的作用,而这些都不是底波拉扮演的角色,她没有讲一篇的道,没有充当教师,也没有做首领带领百姓去争战。所以,以底波拉作为女人作为教会领袖或讲道的例证或依据是不成立的。


6. 中文圣经的“女执事” 可能是翻译不准确


除了牧师、长老之外,女性在教会里能否担任执事?有人说,圣经里有女执事,所以说明女性应该是可以担任女执事。但是,在查考了中文里出现女执事的经文后,我怀疑女执事的翻译可能并不准确。


在中文和合本圣经里出现了2次“女执事”,一次是在“我对你们举荐我们的姊妹非比,她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罗16:1)还有一次是在“女执事〔原文作女人〕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说谗言、有节制、凡事忠心。”(提前3:11)但这两处的“女执事”在英文版里并不是deaconess (女执事)。


对这两节经文,吕振中的译文就不是译成“女执事”,如下:


我对你们推荐我们的姊妹非比;她是在坚革哩教会中的仆役。(罗16:1) 他们的妻子(或译∶女执事)也要这样∶应当庄重,不说谗言,能戒酒(或译∶能节制),凡事可信靠。(提前3:11)

对上面括号里的(或译∶女执事),我认为这正是说明,既使译成“女执事”,其意思是指执事的妻子,而不是指“女的执事”。


对这两节经文,我查了几个比较权威的英文译本,绝大多书的版本,在提前3:11里用的是Wives或 Women(妻子,或女人);而在罗16:1 里用的则是Servant(仆人),如下:


罗16:1 I commend unto you Phebe our sister, which is a servant of the church which is at Cenchrea: (KJV) I commend to you our sister Phoebe, who is a servant of the church which is at Cenchrea; (NASB)


提前3:11 Even so must their wives be grave, not slanderers, sober, faithful in all things. (KJV) Women must likewise be dignified, not malicious gossips, but temperate, faithful in all things. (NASB)


鉴于这种情况,中文译本里的“女执事”可能是翻译的错误或不准确,原文里可能并没有女执事,换句话说,在圣经里可能就没有女人当执事这种先例。如要用“女执事”的称号,那也是指“执事的妻子”。


7. 教会历史出现女性牧者是20世纪女权运动之后


据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子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的《When clear Scriptural teaching is nullified to ordain women in ministry。。。》一文所说,


1994年,基督教世界中最古老的基督教教会之一的英格兰教会,首次任命妇女担任牧师。这意味着直到20世纪末,女人才被任命为英格兰教会的神职人员。也就是说,在近2000年的基督教历史里,每个教会都明白圣经将是把女人排除神职人员之外。但是随着20世纪中叶和晚期的女权主义革命,所有这些都开始改变。一个又一个的宗派,一个又一个的教会,最初是自由派,接着是别的宗派,也慢慢地接受了女权主义的观念,开始按立女性神职人员。


约翰.麦克阿瑟牧师在他的《The Role of Women》(女性的角色)一文里也说到女权运动给教会和女性角色所造成的混乱和困惑。麦克阿瑟牧师说,


传统上,虽然妇女在服侍教会上发挥了辅助性的作用,但她们最大的喜乐和成就感则是在于作为妻子和母亲。但女权运动成功地影响了许多妇女,使她们放弃了这些赋予她们的神圣角色。 不幸的是,女权运动甚至在教堂中也取得了进展,导致妇女在事工和家庭中的角色陷入混乱和困惑之中。 只有在圣经里,才能找到神为女性设计的角色。


在美国,Antoinette Brown 是美国第一位被按立为牧师的女性。Brown 女士生于1825年,于1921年离世,她一生绝大部份的时间都在从事女权运动。1853年9月Brown 在纽约州的第一公理会(the 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 in Butler and Savannah, New York)被按立为牧师,但是,不到一年,因为神学观点的分岐,1856年7月她就离开了按立她的这见教会。后来她就到自由派的神格一位论教会(Unitarian church)。到了晚年,她有助于当地一家神格一位论教会的建立,并于1908年在这教派中任牧师一直到1921年去世。所以,Brown 女士这位美国的首位女牧师并不是基督徒,而是神格一位的异端人士。(参考资料Antoinette Brown Blackwell


女性牧者或女性神职人员并不是出于圣经的教导,而是随着世俗女权运动或在此运动的影响下产生出来的结果。就如当今都出现了同性恋牧师,这纯属是在同性恋越来越被社会所接受,也被一些教会人士所接受的情形下产生出来的。虽然现在同性恋牧师还不普遍,但随着社会越来越堕落,随着越来越多的教会世俗化越来越严重,过几十年后,或许同性恋牧师就会跟当今的女性牧师而一样见怪不怪了,甚至于还以为是正常正确的。


8. 女性在教会中的角色


对于女性在教会中的角色,史普罗牧师在他的《Female Authority》(女性的权柄)一文里有下面这么一段话:


约翰·.麦克阿瑟博士说:“保罗禁止妇女担任牧师或教师的职务。 但他没有禁止他们在其他适当的条件和情况下教导。”(《麦克阿瑟圣经注释》,第1783页)。 我们所有的人都从母亲、女传教士,主日学老师,以及其他教导神的道的女性而蒙福,虽然她们并不是长老。 让我们为着在我们生活中有这么多敬虔的女性而感谢神。


除了在教会中不可担任牧长和负责人,不可以在公共敬拜时站讲台讲道之外,女性在教会里可以教主日学,可以给人传道,可以在团契里分享。在教会事工上,女性是帮助和辅助的作用,而不是领袖和带头的作用,女性没有管辖的权柄。这不是因为女性的尊严和价值比男性低下,也不是女性的智力或灵命不如男性,而是神赋予男性和女性的角色不同。


9. 华人比较著名的女牧者实例:邱清萍


邱清萍在美国中国信徒佈道会事奉了几十年,曾是数本基督教书籍的作者,也常到一些教会讲道。据报道,2012年4月她被按立为牧师,王永信牧师是按牧团成员之一。在按牧仪式上,王永信牧师以《向姐妹还债——王永信牧师在邱清萍传道按牧仪式上的的劝勉》发表讲话,视频截图如下:

王永信认为教会没有按立女牧师是因为受文化传统影响,这是对姐妹有不公,所以借着按立女牧师相当于是向姐妹们道歉。我觉得王永信作为华人比较有名望的牧师,竟然在这问题上是持这样的观点和逻辑,让我觉得相当不可思议。下面是王永信牧师的一些原话:


今天按牧聚会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就是我要代表(从某一个程度来说)华人教会向姐妹们“还债”。多少年来,华人教会对待姐妹的事奉,有诸多不公之处;我现今八十六岁,事奉主超过半个世纪,看到不少这种情况,现在该是时候向姐妹“还债”。


我要向妈妈们致敬,向姐妹们感谢。我觉得华人教会已到一个地步,该向姐妹们道歉。我现在就向在座的姐妹们道歉,(王牧师作一深鞠躬)。我特别赞同按立姐妹,我们要公开在神面前,在人面前肯定姐妹的价值与贡献。深盼华人教会在这方面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王永信还是特别赞同按立女性牧师,而邱清萍作为女性接受按立,当然也是赞同的。邱清萍为女性在教会中的事奉写了一系列的文章,成了推动女性担任牧职的宣传者、支持者、和榜样。她在《北美华人女教牧角色的再思》一文里说,“对姐妹(包括身边的妻女、教会的女同工)在事奉上的限制,也是一种有损神的形象和亏损神国度资源的行为,需要悔改与更新。”


在教会里,女性的角色,能否担任牧长?这些争论可能会一直存在,也会导致教会内部的分裂。反对女性任牧职的,呼吁那些让女人站讲台的教会和个人要悔改。而那些支持女性担任牧长的,比如王永信,邱清萍这样的,他们则反过来呼吁那些不允许女人当牧长的要悔改。可见,这是截然对立的两种观点和立场。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Alber Mohler 说,这个问题有时会成为信徒离开一个教会的原因。


210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