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约翰.卫斯理传福音和品格高尚是不容置疑的(司布真,莱尔,小草译)

作者:司布真,莱尔(J. C. Ryle) 译者:小草


译序:由于约翰.卫斯理是阿民念主义者,因此遭受了很多的否定和攻击。随着改革宗进入华人教会,他也遭受到了华人改革宗不少人的抨击,甚至有人把他当作异端,当作不得救的。虽然,约翰.卫斯理是阿民念主义者,但并不是所有的阿民念主义者都不得救。对于约翰.卫斯理这样的“福音派阿民念主义者”,作为加尔文主义者的司布真和莱尔,并没有把他当作异端而加以抨击,莱尔写了《约翰.卫斯理传》一书,对他有很高的评价。此译文是有关司布真和莱尔是如何评价卫斯理,这些都是华人改革宗需要反思的。对于阿民念主义者不能简单地就以多特信条把他们都打成异端。


司布真说:


没有一个活人比我更持守恩典的教义,如果有任何人问我,是否会因为被称为一个加尔文主义者而感到羞耻,我会回答说:我希望只被称为一个基督徒;但如果你问我,我是否持守约翰.加尔文所持守的教义观点,我的答复是,是的,我基本上是持守这些观点,且乐于承认这点。

但我决不认为,在锡安的城墙里只有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我决不认为,那些不持守我们的观点的人都不得救。现代阿民念主义者王子约翰.卫斯理的品格和属灵光景,遭受到最为恶劣的指控。对于他,我只能说,尽管我对他所传讲的许多教义感到厌恶,然而我对他的尊敬不亚于任何一位卫斯理会的信徒; 如果要在十二使徒中再加上两位,我想再也没有比乔治怀特腓和约翰卫斯理更适合的。

约翰卫斯理的自我牺牲,火热,圣洁,和与神交通的品格,是不可被诋毁的;他的生活比普通基督徒要高尚得多,他是一位"世界不配有的人"。我相信有很多的人不能看见这些真理,或至少不能以我们的方式看到这些真理,然而,他们已经接受基督为他们的救主,他们也是恩典的神所亲爱的。

--- 节译自《 Autobiography: Volume I, The Early Years》(司布真自传)原文见附图1


莱尔说:


如果我没注意到那些对他(约翰.卫斯理)无休止的反对,那我对他的介绍就不完全。在教义上,他是位阿民念主义这。我完全承认那些指控的严重性。我既不为那些指控做解释,也不为他的观点做辩护。我个人觉得无法解释,任何受过良好训练的基督徒会持完美主义和恩典缺陷的教义(Doctrines of Perfection and Defectibility of Grace ),或者否定像拣选和基督义的归算。


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不能因为人们在一些事上与我们有不同的看法,就强烈地谴责他们,或者因为他们与我们所讲的术语不同,就把他们赶出教会和咒诅他们。在圣经里写到,“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 我们应该思想,并且允许思想。我们应该学习区分福音的本质与完美的福音之间的不同。


我们可能认为,如果一个人教导不完美的福音,他否定拣选,认为称义只不过是赦免,并且在一次讲道中告诉信徒,他们在今生能达到完美,在另一次讲道中告诉信徒他们可能从恩典中完全堕落。但是,如果同一个人强烈和勇敢揭露并谴责罪恶,清楚且明确地高举基督,明显地和公开地邀请人们相信和悔改,我们敢说这人根本不是在传福音吗?我们敢说他所做的是无益的吗?我无论如何都不敢这么说。


如果有人问我,我是更喜欢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1714年-1770年)所传的福音,还是卫斯理所传的,我会立刻说,我更喜欢怀特菲尔德所传的,我是一个加尔文主义者,不是阿民念主义者。但是如果我被进一步要求说卫斯理根本不是传讲福音,所做的并没有实际的益处,我也会立刻回答,我不会这么做的。我毫无疑问,如果卫斯理抛掉阿民念主义的观点,他会做得更好。但是他传讲福音,荣耀基督,做了很多的善事,对此我是相信的,就如相信自己的存在一样


--- 节译自《A Short Biography of John WesleyBy J.C. Ryle (莱尔著:约翰.卫斯理传)原文见附图2


相关博文:

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史普罗,小草译)

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


附图1:截自《 Autobiography: Volume I, The Early Years》(司布真自传)


附图2:截自《A Short Biography of John WesleyBy J.C. Ryle (莱尔著:约翰.卫斯理传)


13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