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在婴儿洗礼和浸礼上,王明道比改革宗更具真正的改革宗精神

更新日期:5月 9

作者:小草


前几年,随着改革宗神学进入到华人里,不少人对改革宗颇有热情和兴趣,于是兴起了一股学习改革宗神学的热潮。由于改革宗神学是比较系统,涵盖的神学问题面也比较深广。或许正是因为改革宗神学有这样优越的特点,吸引了很多想追求神学知识的人士。追求神学没有什么不好,但要是动机不对的话,神学知识就会被误用,就会造成负作用。


如果追求神学是为了显摆,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就难免产生种种负作用。比如,这种人一旦获得了一点知识后,就可能通过抨击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来炫耀自己。改革宗持加尔文主义的救恩论,且认为婴儿洗礼是应该的。但是,王明道那代人所接受的基本上是不给婴儿施洗的。婴儿洗礼的分歧在教会历史上已存在了好几百年了,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新鲜事,更不是华人特有的。有些刚刚学了一点改革宗的信条信经的人士,就急不可待地上窜下跳地出来否定和抨击传统的家庭教会,认为王明道他们又是阿民念主义,又是属不给婴儿洗礼的重洗派异端,甚至还说他们都不能算是教会。


王明道是著名的中国教会领袖、属灵伟人。王明道在14岁时就在伦敦会的礼拜堂受过撒水礼,据赵天恩牧师的《略述王明道先生对中国教会的贡献》,这个伦敦会的礼拜堂是公理会的。但在1920年底王明道(20岁)到长老会办的教会学校保定烈士田学校任教职时,有位同事常和他谈信仰。那位同事说到自己曾经是在某长老会受个洗,但后来又受了浸礼。王明道在他的《五十年来》一书写到: “这位同事以前曾在某处长老会受过洗,以后在北京信心会又受了浸。他同我谈到他的经历,引起了我极大的惊异。我从小就常随着母亲到礼拜堂聚会,以后又接连着约有十年之久在教会学校读书,再后又在教会学校教书一年多。在这极长的时期中,我只知道受洗是撒一点水在头上。我看见过许多人这样受洗。


我从来就未曾听说过在水里受浸这件事。因此我一听见这件事,便觉得十分惊奇。我问他为什么要在水里受侵。他告诉我说主耶稣和门徒都曾这样作了。我回到自己的宿舍用心查考圣经,便发现不但圣经里是这样记载着,而且我也曾多次读过这种记载。可是奇怪得很,那么许多年就从没有想到过「圣经里所记的受洗是在水里,为什么现今教会里受洗都是撒一点水在头上?」这一个问题。从有了这一番新的觉悟以后,便感觉到自己应当照圣经上的方式在水里受一次浸。

那时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照着所看见的真理毅然决定的去受浸。这样一作,立时就要遭遇三种困难:第一是当时就失业;第二是名誉受损失,我向来是顾脸面,爱名誉的,如今在一个学期的中间被人辞退,真是一件耻辱的事;第三是前途要遭遇毁坏。我已经得到母校校长的允诺由伦敦会资助我入大学,入神学。校长又对我说,如果他能作得到,还希望将来送我到英国去留学。但如果我受了浸,在伦敦会那方面看,我便成了一个叛徒,当然他们不会再资助我读书。以我家庭中的情形来说,如果自费读书,连一年也办不到,更不用说十年八年了。这三个困难一个比一个严重。我实在不敢再往下想我受了浸以后的前途是多么黑暗,多么可怕了! 『神所要的就是顺命。「听命胜於献祭,顺从胜於公羊的脂油。」如今我既知道受浸是圣经中的真理,却因为逃避困难不敢去作,便是悖逆神。一个悖逆神的人还谈什么读神学?还谈什么为神作工?这样一件摆在面前的本分,都因为逃避苦难不敢去作,如何能希望被神使用?』一想到这里心中又不安起来,觉得还是必须立时受浸,绝不可迟延。这两个意思在我心中交战,就如同两个人角力一般。最后我觉得仍是必须顺服神的命令,不能再计较自己的利害、损益、安危、荣辱。”

王明道深信受浸是圣经中的真理,最后他坚持受浸,就被学校给开除了教职。就在被开除后的第二天(1921年1月6日)王明道在冰天雪地的严冬里下到河里去受浸。他说,受浸完从水中一上来时,他的头发马上就变为冰棍。


从这一事件可见王明道对所信真理的认真和持守,哪怕是付上极大的代价他也不妥协和退却。后来王明道大大被神所重用,成为了中国教会的领袖,以他的一生为神作了美好的见证。


在受浸这件事上,王明道是自己认真查考了圣经之后,相信圣经所教导的是浸礼,就不顾一切地去按他所领受的去行。而相比现在的一些华人改革宗人士,他们连圣经都还没好好读,只会拿改革宗的信经信条作为婴儿洗礼的依据,甚至于把婴儿洗礼当作是绝对真理。这实际上是以宗派为权威,以信条信经取代了圣经的绝对权威。先不论该不该给婴儿洗礼,光是在寻找依据这方面,他们已败在了王明道的手下。他们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来攻击和否定王明道?


真要论辩,那就完全靠经文,不靠自己宗派的信经信条,不靠神学,看改革宗还怎么论证婴儿洗礼?至今,我就没看到有一个改革宗的人士,能完全用圣经来论证婴儿洗礼是当行的,而是总要用信经信条,或是用圣约神学来作为根据。就是连著名的改革宗神学家史普罗(R C Sproul)都坦诚,没办法只用圣经来证明婴儿洗礼(见《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华人里那些只学了点改革宗信经信条的人士,他们绝大多数人连圣约神学都不了解更是不懂,叫他们脱离脱离信经信条只以圣经来论证,那更是不要指望。


改革宗最重要的教义乃是唯独圣经,在婴儿洗礼和浸礼上,王明道只在圣经里寻找答案,这正是持守了唯独圣经的基要教义。而改革宗却违背了这条最基要的教义,不是完全只靠圣经来证明他们婴儿洗礼的观点。谁更像改革宗?至少在婴儿洗礼和浸礼上,王明道比改革宗更具真正的改革宗精神。那些以婴儿洗礼和一些次要的神学问题来否定和抨击王明道的人,才是应该好好地反省自己对改革宗的唯独圣经教义的偏离!


无论婴儿洗礼对否,我就是很敬重王明道这样的属灵前辈,他完全以圣经为根据,虽然对圣经的一些教导可能理解的不是完全正确,但是,又有谁敢说自己所理解的就一定是正确的?王明道对于自己所领受和明白的,就不顾一切地去顺服,这正是真信徒的生命品格。因着一些次要问题上的观点不同,就否定和攻击王明道这样的属灵前辈,完全就是华人里一些极端分子的狂妄之行。所以,我就是不认同那种只会拿自己宗派的信条信经来显摆和抨击别的宗派的华人“改革宗初学者”和极端分子,就算他们把自己的观点吹得再怎么正确,他们的姿态和行为却是很不正确的,完全就没有基督徒该有的生命品格。


王明道说,“一个悖逆神的人还谈什么读神学?还谈什么为神作工?” 看看那些“改革宗初学者”和极端分子的种种恶行,比如,撒谎,做假见证,毁谤,恶毒,狂妄,辱骂(具体的可见相关博文),这些都是明显地悖逆神的作为。圣经很清楚地说了,不可撒谎,不可做假见证,狂妄人不能站在神的眼前(诗5:5),辱骂人的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6:10)。对神所清楚教导的都不去遵守,反而以遵不遵守圣经没教导的,比如,婴儿洗礼,来判断是不是敬虔,是不是归正,这岂不是很讽刺吗?可见,这种人的神学只是用来装模做样的,是用来为他们自己的私欲服务的,他们是不是基督徒都是值得怀疑的,更谈何帮别人归正了。


相关博文:

符合圣经的洗礼方式是浸入水中(约翰.麦克阿瑟,小草译)

司考特.克拉克承认婴儿洗礼可能是错的,并表示对狄马可的赞同和欣赏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华人改革宗,不要再用谣言来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

孙宏广究竟是不是基督徒?为何一再地做假见证和毁谤?

正统改革宗牧者对浸信会牧者的肯定足证何奇伟是恶劣的撒谎者

33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