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疑点重重的唐崇怀:虚浮,按立孙宏广,自由派解经,异端同工

更新日期:2月 27

作者:小草


唐崇怀(唐崇荣的弟弟)1942年出生,1971年,也就是他29岁时,从印尼来美国留学,就读于加尔文大学,南加州大学。一直到他37岁(1979年)才结束学生生涯。走出美国校园后,唐崇怀并不是从事教会的事工,也不是在神学院教书。据他自己说,先是静观3个月,用6个月在市场上赚了一笔钱,接着先与人合作,做了大约7年的地产,结果以失败告终,欠了70万美元。为了还债,他又是做建筑公司,又是地产规划,这一做又是6.5年。这样说来,唐崇怀走出校门后,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14年多。等他离开生意场,已是大约52岁。可以说,唐崇怀最好的时光并不是在基督教界里渡过,不是在牧会,也不是在教神学,而是在生意场上耗掉的(可参见附图1,《唐崇怀自述个人简历》)。


唐崇怀等到约52岁,那就是大约1994年,才去美国络衫矶国际神学院( ITS,International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任职。他去的时候,这个神学院连注册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说,当时这个神学院都不是正规的神学院。2008-09年,唐崇怀66-67 岁从这所ITS退休。这么算来,他在ITS 神学院也就14-15年的时间,与他在生意场上的时间相差无几。虽然唐崇怀有博士学位,但并不是神学博士,而是南加大的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博士(见文后附图2)。基于这些事实,可以说,唐崇怀绝不是单纯的教会人士,更不是单纯的神学教授,而是有很强的生意人的背景。


2007年,唐崇怀写了一篇文章《教会妇女圣职的再思和商榷》,在这篇文章里,唐崇怀说,“筆者承膺聖職事主四十多年”。根据上面的分析和计算,唐崇怀哪来的有四十年的圣职呢?2007年,唐崇怀 65岁,扣除他14年的生意人生,和8年的美国学生日子,这就是22年了,如果他还有四十几年承担圣职,那他就得从婴儿时期就开始担任圣职了,够荒唐了吧!如此言过其实地吹嘘自己的属灵成就,这究竟是在欺哄人,还是欺哄神呢?

至今已有好几个人跟我说过,唐崇怀是孙宏广的恩师,且孙宏广是唐崇怀按立为牧师的。我不知道唐崇怀是以什么资格给别人按牧?他自己并不是牧师,也不在牧会,充其量只是神学院教师。在圣经里,对教会圣职的按立都是由使徒和教会的长老进行的,“不要忽视在你里面的恩赐;这恩赐是藉着预言,随着长老们的按手赐给你的。” (提前4:14)所以,唐崇怀的按牧资格是很可疑的。

孙宏广在他的《基督徒信仰问题解答》里评论到唐崇荣和唐崇怀,他说,“如果按照国际标准,华人世界目前堪称神学家者实在屈指可数,寥寥无几。。。在华人基督教界,赵中辉牧师、章力生牧师、唐崇怀牧师等可以说是典型的神学家一是他们都是以神学研究,教育和翻译为主业,其次是著作等身,再次是对任何神学议题几乎都有整全性的见解和阐述,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见文后附图3)


看到孙宏广把唐崇怀称为“典型的神学家”,让我禁不住哑然失笑。唐崇怀可不是以神学研究为主业,有14-15年的大好时光可是以研究生意为主业的。其次,唐崇怀连一本有点水平的神学专著都没有,他这算哪门子神学家?如果唐崇怀算得上是神学家的话,那么华人世界里的神学家就不是寥寥无几了,而是会相当多。因为,华人里有相当多的牧者,无论是在神学造诣和神学书籍出版上都比唐崇怀强多了。孙宏广和唐崇怀这对师生的浮夸作风竟是如此的相似。当然了,如果唐崇怀是“典型的神学家”,孙宏广就是“典型的神学家”的学生,何等荣耀的招牌,华人世界里寥寥无几。遗憾的是,这远非事实。

唐崇怀在神学议题上有什么独特见解呢?有,但却是自由派的见解,举个实例。在唐崇怀写的《教会妇女圣职的再思和商榷》一文里,他说到:

我们相信真理虽是恒常不变,但真理的解读竟是有极高度的相对性。这就是说在历史的进展中,圣经和真理的解读是有极高度的情境因由和适应过程。所以,在评鉴、反省和肯定现有教义和习俗时,我们应有所再思。

虽然,唐崇怀不是直白地说圣经真理是相对的,但他对真理的解读却持相对立场,这就为相对主义和自由主义打开了入口。要是对所有的圣经真理的解读都是相对的话,圣经的绝对性就被架空了。虽然人对圣经的所有解读并非全都是绝对的,但也不是全都是相对的。正统教会所共同接受和认信的核心和基要教义是绝对的,是不可以相对化的,也是不允许被习俗所改变的。一旦把基要教义相对化,背离基要教义,那就成了异端。

就以一实例看看唐崇怀是如何解读圣经的。在如何解读男人是女人的头这个问题上,他在《教会妇女圣职的再思和商榷》一文里说:

其实,教会向来并不轻视女人的才华和权柄。而对男人是女人的头的解读,也未必限于权柄的范筹。一般神学家也不再将“头”解读为权柄和管理;而是根据文脉将它解读为供应和顾惜。所以说保罗在此不是禁止女人做头带领一般男人,而是禁止女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

如何理解圣经里所说的男人是女人的头?保罗说,“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林前11:3)保罗也说,“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弗5:23 – 24)所以,按照以经解经的原则,头应当被解读为权柄和管理是再清楚不过了。在上面这段话里,唐崇怀还说,保罗所说的“不许女人讲道”(提前2:12)是“禁止女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保罗是不是也该说“不许男人讲道”来禁止男人教导异端教义等事”呢?不客气地说,唐崇怀是在强解和歪曲圣经来为自己的观点找支持,说严重点,那就是不尊重和忠于圣经。他的这种解经方式与自由派人士无别。

自由派人士的立场就是投机取巧,见风使舵。在家庭教会和三自的问题上,唐崇怀有些相当出格的言论。他说,“中国基督教协会是在政者的一种明智德政之范,是对教会的尊重和肯定。” 这话听起来怎那么像宗教局干部说的呢?唐崇怀甚至质疑家庭教会,“何权之有称三自为大淫妇。” (可参见《家庭教会 Vs 三自:唐崇荣答非所问,唐崇怀为三自背书 》)

最近这几年,唐崇怀甚至和完全不着谱的孙海英合作起来了,说孙海英是异端都不为过(详见《张伯笠请演员孙海英在教会里散布亵渎性的异端言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吕丽萍和孙海英在美国加州搞出了一间“真葡萄树基督徒教会”(True Vine Christian Church ,Pomona, CA)。用吕丽萍自己的话来说,是吕丽萍的弟弟吕剑飞和唐崇怀在牧养,孙海英担任长老(见附图4)。吕剑飞是几年前才从唐崇怀曾经任职的神学院ITS毕业的,之后就到吕丽萍和孙海英的这间教会任牧师。自家人办“教会”,自家人当老板,要给自家人封什么头衔就什么头衔,谁管得着?但是,唐崇怀竟然会认可孙海英这种人为长老,甚至与他为伍为同工,可见他有多么的堕落!

孙宏广作为唐崇怀这种疑点重重之人的学生,并被他按立为牧师,还不顾事实地胡吹乱捧唐崇怀,他的品学和牧衔被质疑也就是情有可原的,是迟早的事。


附图1:唐崇怀自述简历


附图2:唐崇怀学历及退休时间


附图3:孙宏广称唐崇怀为“典型的神学家”


附图4:唐崇怀与异端孙海英同工


44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