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文化使命的同盟和危险:唐崇荣牧师&提姆.凯勒

作者:小草


2020年1月,唐崇荣牧师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主办“福音与文化大会”,提姆凯勒(Tim Keller, 也译为 提摩太.凯勒,蒂姆.凯勒,凯乐)被邀请作为主要讲员之一,见下图:

早在很多年前,西方的基督教界就有人严肃地质疑凯勒的信仰,因为他在一些基要的、重要的教义上已偏离了真理。但是,凯勒是基督教界的名人,虽然他的信仰有不少严重的问题,还是有不少的人认可他,以他为基督教的领袖,显然的,唐牧也是其中之一。


凯勒一直是社会福音,社会公义的积极倡导者和推手(参见《社会公义的根源和促进者:斯托得,赖特,凯勒(Gilley ) 》)而唐牧是当前在华人基督教界里继承和推动赵天恩牧师的“三化异象”的主要人物之一,本质上三化是在倡导文化使命。唐牧和凯勒同为文化使命的促进者,也可以说在文化使命上他们是同盟。所以,在“福音与文化大会”这种有关文化使命的大会上,他们走到一起,同工合作,也就颇为顺理成章。


约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牧师说,“在基督教的历史裡,那些把注意力放在社会及政治事件上的有形教会,都会在教义上妥协及快速地丧失影响力。举例说,早期的新神学派公开说社会服务及道德改革比教义的准确更重要,这个运动不久便把基督教的外壳都撇弃了。” (引自《福音与政治:基督教没有文化使命(麦克阿瑟) 》)


事实也已证明,凯勒确实在好些教义上做出了妥协。比如,凯勒已被公开称之为“福音派的进化论者”(Evangelical Evolutionists),他在创造论上的妥协早就是广为人所知的。2012年Christianity Today (CT,今日基督教)报道了Biologos 大会,N.T.赖特(保罗新观异端人士)和凯勒都是作为“福音派的进化论者”参加了大会,见下面CT报道截图:

在创造论和进化论的问题上,凯勒采取的是不否定进化论,而是类似于神导进化论。他说是为了调和创造论和进化论,以免那些把进化论当作是科学的人以为圣经说的创造论是反科学的。他甚至对创世记的第一章和第二章提出非正统的解读,他说,But in any case, you can’t read them both as straightforward accounts of historical events. 意思是:不能把这两章(创世记的第一和第二章)都当作历史事实来看。(引译自凯勒的文章《Creation, Evolution, and Christian Laypeople 》)


但是,凯勒企图去调和创造论和进化论是很荒唐的,虽然不信神的人相信进化论,把进化论当作科学。但是,进化论毕竟是远没被证明的科学假设,而且永远也证明不了。作为基督徒不能为了免于让不信神的人以为相信创造论就是不尊重科学,就妥协,就不敢反对进化论。遗憾的是,凯勒在诸多的问题上都是采取这种妥协和混合的方式。


对于没听过福音的人是不是就下狱?凯勒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见下面视频截图:

凯勒是美国西敏神学院的神学博士,具有正统的改革宗神学教育背景,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圣经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说的吗?他这样的回答,或许会让不信的人觉得比较包容,但却也让人以为没听过福音的人的结局是不确定的,是圣经没有明确说的,也不见得一定会下地狱。这样只会让不信的人对于灵魂的归属更加不在乎和麻木。


当凯勒被问到,你是否相信只有一位神?只有一条路到神那里去?他竟然不是直接回答:信,或不信;也不是回答:是,或不是。而是把他的答案建立在很多的假设之上。他说,“我是作为基督徒说话,如果耶稣基督是祂所说的,如果耶稣是天上来的神的儿子,如果祂的身体确实从死里复活,如果祂是我们的创造者,如果所有这些都是真的,那么,当然的就只有一条路到神那里去。” 截了两张这个视频的图如下:


基督徒当然是相信圣经所启示的都是真实可信的事实,事实不是如果,不是假设。虽然凯勒说他是作为基督徒说话,但他却是把得救只有一条路的真理当作是从假设推导出来的结论,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的立场!


2020年,凯勒被诊断得了癌症。2021年他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自己对于耶稣的复活只是半信,报道截图如下。

经上说,“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林前15:14-19)


基督的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石,如果基督没有复活,基督教就彻底垮了。但就是这样一位并不是完全相信耶稣的复活,对圣经和基督似信非信的凯乐,一直在充当基督教的领袖。



凯勒也是签署《曼哈顿宣言》(Manhattan Declaration) 的人士,这份宣言混淆了福音,认为天主教所传的也是福音,是一份对天主教和福音妥协的宣言。凯勒更多的对真理的妥协和歪曲,可参看提姆.凯勒在真理上的偏差:改写罪的定义,导致福音被歪曲 》和《这是爱同性恋者吗?提姆.凯勒声称同性恋并不会下地狱


我想,华人基督教界对凯勒应该并不陌生,他有好些书籍有中文版。但是,经这次大会,凯勒在华人基督教界里留下的影响和印象应该会更广和更正面,因为是唐牧邀请的重要讲员,对他的介绍又是那么的亮丽。


2020年10月,唐牧又在雅加达主办“普世基督教信仰与福音探讨大会 ”,凯勒又再被邀请作为大会的讲员,见下图:


凯勒被当作是基督教的领袖,他的迷惑性也就更大,而且他在信仰上的偏离采取的是妥协、含糊、和混淆的方式,且又粉饰得冠冕堂皇的样子,所以他潜在的危害性可能就更大。唐牧在“福音与文化大会”上,把王怡说成是“世上最伟大的人之一”,并认为新冠疫情可能与他的遭遇有关(见下面视频截图)。

显然的,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足证唐牧所说的是错误的,但却显露出他对王怡的高度认同和极为欣赏的态度。


事实已一再证明,唐牧所欣赏和看重的不少人在信仰上是很有问题的,比如,张伯笠,王志勇,陈佐人,王怡(见文后相关博文)。下图是2017年唐牧与王志勇在雅加达(王志勇是唐牧在2017年主办的“宗教改革500周年研讨会”的讲员):


唐牧欣赏和看重张伯笠,王志勇,陈佐人,王怡,凯勒这些在信仰上有严重问题的人,这是颇为令人费解的,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些人都是文化使命(或三化异象)的支持者。或许是由于唐牧对文化使命的热衷,而忽视了信仰的纯正性,以致判断和分辨力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相关博文:

福音与政治:基督教没有文化使命(麦克阿瑟)

这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政治激进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危险(Johnson, 小草译)

王怡是信奉基督教还是利用基督教?

王怡谬解谬用圣经实例之一:《但以理在中国》

华人名牧圈里的乱象:满口谎言的张伯笠竟获唐崇荣称赞

满嘴谎言的张伯笠:肝癌,肾癌,肾衰,住院6年,通通是谎言

揭示张伯笠的“华夏福音神学院”的虚谎性及与异端融合的师资

王志勇的信仰底色:自由派?神秘主义者?佛教徒?改革宗?

看 ! 华人牧者团契(张伯笠、王志勇等人)的信仰有多混乱和荒唐!

“东西合并”与“三教”合流——王志勇牧师信仰底色评析( 崔以撒)

揭开唐崇荣牧师归正同工陈佐人的自由派面目

179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