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德蕾莎修女的天主教信仰及宗教联合对基督教的滲透(麦克阿瑟,小草译)

更新日期:4月 23

作者: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译者:小草


《Ecumenical Jihad》(宗教联合圣战)一书的作者 Peter Kreeft 是天主教护教家 ,他说,佛教徒,印度教徒,儒家,穆斯林,无神论者,正统的犹太教徒,都会在天堂里,因为基督,福音,圣经都不是上天堂的问题,真诚和善良才是。 


德蕾莎修女非常忠实于她的天主教信仰,当我家人和我在加尔各答时,我们一起去探访她。我们给了她一本书《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esus》(耶稣所传的福音),那是个很有趣的情形。她是一个很谦和,很坚强的女人,身高4英尺。孩子们要给她这本书,他们送给了她,她说,她会读的。

德蕾莎修女是非常非常的忠实于她的天主教信仰,她对天主教的认识是很清楚的。她在一本圣经的前面写到,“愿你通过圣母玛利亚进入到耶稣的心里。”然后是她的签名。所以,她相信拯救是通过玛利亚的功德,而这正是天主教的真实信仰。


另一件事也是真实的天主教信仰,我们去到德蕾莎修女的病患和临终之家,那里的墙上挂有印度教的神像,就是在这天主教的设施里,挂着那种多手的,很怪异的印度教的神像。而且,这个地方还紧挨着一个印度寺庙,那是我这生在世界各地所看到的寺庙里最粗鄙,最怪异的一个寺庙。这个在加尔各答的印度寺庙,常举行血祭,有的祭物甚至如牛一般大。庙里所举行的崇拜是我不愿在公共的场所给予描述的,因为太怪异了。但是,这座寺庙正是德蕾莎修女的病患和临终之家的邻居。


当时,我不认为当时我理解我现在所理解的,我对德蕾莎修女的这个地方,怎么会在里面挂有印度教神像,而外面又紧挨着一个怪异的寺庙而感到惊讶。我只是假设这个可能是为了“政治正确”,因为,如果你要在加尔各答这个城市生存的话,你就必需顺从那些统治印度这个国家的人员,所以,你只得这么做。然而,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他们体系的一部分。我会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有个名叫 Raimundo Panikkar 的作者写了一本书,书名为《The Unknown Christ of Hinduism》(印度教的未知基督),是不是很有趣的书名?这个作者说,“一个好的,忠实的印度教徒是被基督所救赎的,而不是被印度教所救赎,但却是通过印度教的圣事,通过道德和好的生活教导,通过印度教的神秘的主义,被基督所拯救。” 


每个人都在里面,好的印度教徒,好的佛教徒,好的任何人,我们在“发现频道”(Discovery Channel)上看到的那些四处奔跑,有矛和骨头穿过他们嘴唇的人,每个人都将在里面,只要他们是好人。 


这些已侵入到福音派里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如果这是来自纽约协和神学院(Union Seminary in New York),或者来自那些神职人员支持同性恋的自由宗派,或者类似这样的群体,你或许可以忍受。 但是,如此说的人,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那种赞同Peter Kreeft 的书的人,以及巴刻(J. I. Packer),巴刻说,“如果他是对的呢?” Peter Kreeft 这本书所著的整个论点是,宗教联合圣战。 


你可能会问:这怎么会进入福音派? 我们怎能屈从于这个? 我们怎么能接受这个? 牧师们怎么会说:‘啊,宗教改革并不重要,也许我们真的需要重新定义在全世界的使命?‘ 但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一一 节译自麦牧的讲道文字稿:《 The Exclusiveness of the Gospel, Part 1


小草注


麦牧提到的 Raimundo Panikkar (November 3, 1918 – August 26, 2010; 也叫 Raymond Panikkar) 是个西班牙的天主教神父,也是个宗教间对话的倡导者。作为学者,他专于宗教比较。他的《The Unknown Christ of Hinduism》(印度教的未知基督)一书于1964年在伦敦出版。


Peter Kreeft (1937.03 -  )是天主教徒, 作家。1996年出版了一本书,叫着《Ecumenical Jihad: Ecumenism and the Culture War》(宗教联合圣战:宗教联合主义和文化战争)。这本书是号召基督徒,穆斯林,犹太教徒暂停彼此之间的辩论,以便可以结成同盟,为拯救西方文明而共同奋斗。寇尔森和巴刻这两位福音派的名人在这本书的背后封面写了评语:


Peter Kreeft is one of the premier apologists in America today, witty, incisive and powerful. On the front lines in today’s culture war, Kreeft is one of our most valiant intellectual warriors. – Charles Colson


意思是:

Peter Kreeft 是美国当今最为重要的护教家之一,他机智、敏锐,且有能力。在当今文化战争的前沿,Kreeft 是我们最勇敢的知识分子战士之一。 一一 寇尔森


This racy little book opens up a far-reaching theme. With entertaining insight Kreeft looks into the attitudes, alliances, and strategies that today’s state of affairs requires of believers. Catholics, Protestants, and Orthodox alike need to ponder Peter Kreeft’s vision of things – preferably, in discussion together. What if he is right? – J.I. Packer

意思是:

这本生动的小书开创了一个深远的主题。 通过有趣的见识, Kreeft 研究了当今的情形需要信徒有什么样的态度、同盟、和策略。 天主教徒,新教徒,和东正教徒都需要考虑 Kreeft 对这些事情的看法,最好是在一起讨论。 如果他是对的呢?一一 巴刻

22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