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家庭教会 Vs 三自:唐崇荣答非所问,唐崇怀为三自背书

更新日期:2月 23

作者:小草


网上曾有人这么说,“唐崇怀已经变质;唐崇怀(唐崇荣的弟弟),据说与三自联合办神学院,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唐崇荣对三自的态度。” 但由于没有更具体的说明,所以也不清楚所说的变质究竟指哪方面的?也不知道是如何与三自联合办神学院?


前几天看到唐崇荣牧师的一个有关三自的视频,如下图所示:

有人问唐牧,三自是不是神的教会?对这个问题,唐牧不是直接回答是或否。而是如此答道,“你以为写着家庭教会就是神的教会啊?三自就是魔鬼啊?你这样断章取义,以名来代表里面的实质是很可怕的。有一些所谓的家庭教会,完全没有基督是一家之主的观念。有一些三自教会里面有很多纯正信仰的人。” 我觉得唐牧这样的回答,是既不否定三自,也不肯定家庭教会,也可以说,没有清楚的、泾渭分明的立场,所以他没有直白的答案。我认为,不否定,其实是一种肯定,或至少有一定程度的肯定;而不肯定,则是一种否定,或至少是有一定程度的否定。


看到唐崇荣牧师对三自和家庭教会这样的态度后,我觉得别人说他受唐崇怀的影响,说不定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也说明,唐崇怀的变质指的可能就是在对三自和家庭教会的问题上。现把查到的一些有关唐崇怀对三自和家庭教会的观点的资料整理在下。


唐崇怀的这篇《中國福音及教會事工的再思》应该是写于1999年-2000年间,在此文里唐崇怀说了下面这么三段话:


所謂教會服務人類的權能與福音見證,聖徒交契與聖道執行之權能不同,服務權能之運 作乃在其定位於神普遍恩典的範疇中而視人人為神的兒女和神的創造,也在於神賜雨水給好 人也給歹人,日頭照好人也照壞人的本位來運作。這也就是說在這種的範疇裡,神的兒女神 的教會可以在任何體制和政體下運作。神沒有敵人,雖人可以與神為敵,但神愛世人。這樣 的定位可讓中國教會看清幾樣事。


  「我的朋友的敵人」不應是我的敵人,他只是我朋友的敵人。若我們認定可以與政府合 作,我們應接受那是我們信仰立場的領受和表現。暫且撇開這種信仰立場的基本正誤不談, 很明顯的我們的行為仍不應牽制於政府的定向。政府所定為違法者我們未必得盲目的「尾隨 定罪」。因為我們朋友的敵人雖在常態中是被認定必為我們的敵人,但在教會及信徒信仰的 自覺中這種作法是大可不必。因為我們雖可附和政府的路線,但家庭教會雖被當政者定為不 合法,三自教會仍未必需要追隨這種看法而定家庭教會之罪。


  相反的,「我們敵人的朋友」也不應是我的敵人。因為他仍可能是我的朋友。若我們為 信仰的立場認定不能接受政府宗教政策,那也大可不必就認定那些能接受政府政策者都是我 們的攻擊的對象。三自教會裡的弟兄姐妹,能在他們的信仰立場上接受神是藉著在權者管理 一切;這種與我們不同的見解應受我們的尊重。我們不應存藐視的心態來對待這些弟兄姐妹 。因為當我們這樣行時,根據聖經羅馬書十四章,己是顯明了我們的軟弱。因為「人在自己 以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責,就有福了」(聖經羅馬書 14 章 22 節)。家庭教會何權之有稱 三自教會為大淫婦、為敵基督!


在第一段里,唐崇怀认为在神的普遍恩典之下,人人都是神的儿女。但这是错误的,成为神的儿女并不是靠神的普遍恩典,乃是靠这神的特殊恩典,靠着神借着主耶稣的救赎之恩。经上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唯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 (罗9:8)“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8:16)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神的儿女。人人都是神的儿女那就等于说人人都是得救的,而这是普救论异端的说法。唐崇怀还说,神没有敌人。但是,史普罗牧师说,“圣经告诉我们,神在很多方面与这世界为敌,神恨恶这世界,祂恨那些流无辜人血的(箴6:17),这些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第二段是对三自说的,他的意思是,政府是三自的朋友,家庭教会是政府的敌人,但三自不应该把家庭教会当作敌人,在这点上没必要与政府认同。从这可看出,唐崇怀并没有认为三自与政府合作乃至做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只要是信仰立场的领受就可以接受。唐崇怀这种观点是荒诞的,哪个异端不是因自己信仰立场的领受?他这完全是后现代相对主义的观念,只要自己觉得对就可以接受,就不该被否定。这种后现代的相对主义是对绝对真理和绝对权威的否定,是与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不相容的。


唐崇怀把三自与政府的关系说成是朋友的关系,但这不是事实。三自是受政府的管辖,三自与政府是服从与辖制的关系,而不是朋友关系,这也是三自最根本的问题。神的教会乃是以基督为首,是遵从基督,按基督的教导而行。三自却必须服从于政府的领导。所以,三自在本质上不是基督的教会,而是属于政府管控下的一个宗教团体,是民间与官方结合的组织。


第三段是对家庭教会说的,唐崇怀认为,虽然三自是政府的朋友,但家庭教会不该把三自也当敌人,而是应该尊重三自的立场。他反对把三自称为大淫妇和敌基督。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唐崇怀颇有替三自背书之嫌,甚至是对家庭教会有更多的不赞同。换言之,他的立场更多的是向三自倾斜的。2001年7月唐崇怀还写了一篇有关中国教会的文章:《中国教会更新归元路》。在他这篇文章里,我看到一些我很不认同的言论,让我颇为震惊的是,还看到他说,“中国基督教协会是在政者的一种明智德政之范,是对教会的尊重和肯定。”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宗教局干部说的。相关的原文截图如下:

在署名朱寻道的《中国城市新兴教会初探》一文里,作者说道:


唐崇怀牧师在这合一的关怀中,藉着教牧硕士班将温州教会二下合而为一,拆了中间本已被基督十字架拆毁的又被我们所建起来的墙。他早在2001年的时候,就冒着官方教会的压力与家庭教会对他的排斥发表了《中国教会更新归元路》一文。


这么说来,早在2001年,家庭教会就已不接纳唐崇怀了,他办神学班还有合一的企图在其中,或许这就是网上所说的“与三自联合办神学院”。这里还说到,我上面提到的唐崇怀的《中国教会更新归元路》一文,是他冒着压力与排斥发表的。相关文字截图如下:


结语:根据上面的这些资料,感觉唐崇怀颇为亲共,甚至对“两会”不仅没多大的异议,反而是颇为赞同和支持。那么,从这意义上来看,确实可以说他变质了。不过,或许他一直就是这样的,只是随着他的这些言论的发表才被人们所知。至于唐崇荣对三自和家庭教会的态度,是否有唐崇怀影响的因素在其中,影响程度有多大,这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89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