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孙宏广的“我为何反良鸽挺胖牧?”是恶劣的毁谤文!

已更新:2月 19

作者:小草


孙宏广的《我为何反良鸽挺胖牧?——孙宏广 2020.06.30》一文出现在网络上。孙宏广算什么?他反对谁或支持谁,那是他个人的事。但是,既然文章已流落到公共网络上,那就不再只是局限在他个人圈子里的事了。在公共网络上定罪别人,就当以事实为根据,在基督教界里,还当以圣经为准则来定是非,可孙宏广却没有遵守这个基本的规范。


从标题的 “我为何反良鸽 ” ,到文里的,“我隐约看见,那些人中有明显的教外人士,他们唯恐教内不乱,亡我之心不死,是想借着这类事件破坏主内团结。。。我发觉陈鸽先生处理事情是不会考虑处境的。有鉴于此,才对大陆教会有如山海般的苦痛缺乏同情,对意识形态前沿阵地激烈之处亦无洞悉。” 到最后的一条条的罪状,共有八条,但却没有出示一丁点具体的证据 !难道孙宏广的“我隐约看见”,“我发觉” 可以成为定罪别人的依据吗?!


主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太5:37)孙宏广的“隐约看见” 究竟是看见,还是没看见?有看见,就说有,没看见,就说没有!什么叫隐约看见?有看见的话,就把所看见的摆出来,看看谁是教外人士在借机破坏主内团结,也好让基督徒防备这些人。如果只是乱猜测,把自己猜测的当事实来定罪他人,那就是道地的毁谤!


孙宏广说他发觉陈鸽对大陆教会有如山海般的苦痛缺乏同情。要怎么表同情,或要表多少同情才不算缺乏同情?实际上,一个人内心的情感是别人很难清楚知道的。我不知道孙宏广是怎么发觉到陈鸽内心对大陆教会的情感是如何的?如此论断陈鸽的情怀是很莫名其妙的。我认为,孙宏广倒是应该去发觉下陈鸽曾在大陆传道多少年?在大陆的哪些地方传道?在大陆传道遭遇过什么样的事情?看看他是否真的不了解大陆教会的情况?陈鸽要是不了解国内教会的情况的话,他的《金牛教》是怎么出来的?难道是凭想象来的?发觉别人的情感比发觉他曾做过的事难多了。如果连陈鸽为大陆教会所做的事都不去发觉,就去发觉他对大陆教会的情感,这样的发觉就不是真的发觉,而是凭空想象,是捏造。


孙宏广先是在 2020.06.25 在他的公号里发布了两个多小时的音频《我为何怼陈鸽(先生)而挺胖牧‖孙宏广(内含音频)》,其间他毁谤陈鸽以“偷梁换柱”的方式误导别人否认主名。当时我就发表了《圣约家庭的孩子并不一定信主:孙宏广当为毁谤陈鸽认罪道歉》一文,以陈鸽自己所说的为据,指出孙宏广是在毁谤陈鸽,希望他能坦荡地出来认罪道歉,我认为这才是一个真基督徒所当行的。


遗憾的是,孙宏广不仅没向陈鸽道歉,竟然是变本加厉地毁谤陈鸽。他在2020.06.30 写了这篇《我为何反良鸽挺胖牧?——孙宏广 》,文里又再提此事,他说陈鸽,“ 利用标题攫人眼球,再将明显不过的是非选择题作别样处理,巧妙的偷换概念,从而淡化圣约家长与其圣约儿女的责任,为圣约家庭否认主名合理化铺路。” 很显然的,这纯属是诛心之论!


下面是孙宏广给陈鸽定的八条罪状,以其说是陈鸽的罪状,还不如说是孙宏广毁谤的罪状。其间毫无证据的支持,只是信口开河地定罪,这是非常恶劣的行为:


陈鸽先生的几个明显错误: 一、把明显的政教立场问题,解说为正路(陈)与邪道(王)的问题。然后拉拢旁观者站队。 二、将教内不同托付的主仆作圣俗二分化处理。不是“陈鸽们”,就是假师傅。 三、不能客观看人待事,因此,许多判断极其偏执与狭隘。时常一点错误,就全盘否定。 四、以不同的标准处理自己与别人,外加胖牧与唐牧等人士。 五、利用各种人物为自己做掩护,对于拥护自己的恶人恶事,选择性无视,任由其大肆攻击主仆,以求达到制衡异己之目的。 六、几无主内情意,心硬如铁。认定的事,任由谁都劝说不得。以为自己是真理的化身,常以真理的名义打假,从而伤害主内同工同道。 七、破坏从“基要派—福音派—改革宗”不断精细化却一体化的圣而公教会模式,为给整体教会带来分裂隐患。 八、利用标题攫人眼球,再将明显不过的是非选择题作别样处理,巧妙的偷换概念,从而淡化圣约家长与其圣约儿女的责任,为圣约家庭否认主名合理化铺路。


下面是我对孙宏广这八点指控的个人看法:


1。陈鸽对王怡的批判是有根有据的,是以圣经为准则。陈鸽批判王怡的文章在网上就有,如果认为他的文章所说的不是事实,或者不符合圣经的教导,那就具体地指证。而不是简单地就下结论说这只是政教立场的问题。既然孙宏广还指控陈鸽在拉拢旁观者站队,那么请出示证据,看看陈鸽是如何拉拢旁观者站队的?有谁被陈鸽拉拢了?如果连证据都没有,那就是毁谤!


2。陈鸽对假师傅的揭发都是有根有据的,如果这不是事实的话,那就请出示证据!看看有哪个陈鸽揭发的假师傅并不是假师傅?孙宏广说,“不是陈鸽们,就是假师傅”?何以见得?陈鸽所揭发的假师傅还是很有限的,对于那些陈鸽没有说是假师傅的人,孙宏广难道都要归于是“陈鸽们”吗?比如,孙宏广的“恩师”唐崇怀,究竟是属于“陈鸽们”,还是属于“假师傅”?


3。说陈鸽 “判断极其偏执与狭隘。时常一点错误,就全盘否定”,具体的证据或实例呢?岂不知非基督徒还常常说基督教很偏执和狭隘,因为基督教说只能靠耶稣才能得救,别的宗教都不得救,不信耶稣也不得救。在基督教内,坚持基要真理不妥协的人,也是被自由派说成是偏执和狭隘。那么,孙宏广说陈鸽“偏执与狭隘”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来说的呢? 实际上,在基要真理上,一点错就会成为异端的,也就可以全盘否定。比如,史普罗牧师说,“唯独因信称义的教义是如此的重要,决定了教会站立或倾倒。如果我们没有唯独因信的教义,我们就没有福音。如果我们没有福音,教会没必要存在,教会也不再是教会,而是落入到离经叛道的状态中。” 史普罗牧师这样说,也是一点错误就全盘否定了的。但他这样说是错的吗?是偏执与狭隘吗?那么,孙宏广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定罪陈鸽陈鸽的“一点错误,就全盘否定 ” 呢?


4。陈鸽用哪些不同的标准来对待别人?实际上,孙宏广自己就是用不同的标准对待人,实例之一,就是他对何奇伟的推荐。孙宏广说,他从信息纯正性的角度来推荐几个公号让别人关注和学习的,何奇伟的“被释放的乌格利诺”的公号也在他推荐里。何奇伟这种声名狼籍的不良人士究竟是在孙宏广的什么准则和标准下成了“信息纯正”的呢?实例之二,就是孙宏广对“慎思明辩”的支持,“慎思明辩”公开袒护三自安息日会的异端人士,参见《孙宏广很钦佩和支持的“慎思明辩”:袒护异端和造假者》,孙宏广这又是用的哪套标准在支持这位包庇异端的“慎思明辩”呢?


5。陈鸽利用谁做什么掩护?既然孙宏广指控陈鸽利用各种人物来做掩护,那就至少可以给出几个实例出来。但怎么连一个实例都没有看到呢?实际上,说到利用人的事,我还真听说孙宏广利用何奇伟、胡才飞(实名:胡晓非,也叫胡彼得,胡牧师)来打击谢恩(也叫李以斯拉,王约翰,王翰林),以达他抨击谢恩的目的。孙宏广与谢恩有争执和冲突是事实,而胡才飞(何奇伟的同伙)写了一系列的文章抨击谢恩也是事实。何奇伟攻击和诬蔑司布真,宋尚节,保罗华许,甚至诬蔑整个浸信会,把浸信会定为重洗派异端(可参见《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和《歪曲事实、撒谎和仇视浸信会的何奇伟能是基督徒吗?》)对于何奇伟这么严重的恶行,孙宏广怎么就选择无视呢?甚至于还推荐他,是不是因为何奇伟可被他利用来打击一些他的异己呢?


6。对假师傅无情意,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假师傅并不算是主内的,不要混淆假师傅和主内。对假师傅多情,才是对主内的无情。保罗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加1:8)如果非要把假师傅当成是主内的,那错的就是不加分辩的人,而不是那些对假师傅的揭发。对于真理,当然是要有坚固的心来持守。孙宏广说陈鸽心硬,那就请讲清楚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的?指控陈鸽把自己当真理化身,证据呢?依我看,倒是孙宏广颇有把自己当真理化身的倾向,否则怎么可以连证据都不要,就凭自己的主观臆测和感觉来定罪陈鸽呢?


7。宗教改革之后,新教就一直有不同的宗派出现,哪来的孙宏广说的 “基要派—福音派—改革宗 不断精细化却一体化的圣而公教会模式”?该不会是孙宏广自己想象或希望的模式吧?但是,事实是,宗派的分裂并没有固定的模式,也不存在着从什么宗派到什么宗派的一体化模式。改革宗只是新教的宗派之一,不是所有的宗派都会被改变成改革宗,也没有这种可能,不同宗派会一直存在下去。比如,浸信会不会变成改革宗,改革宗也不会变成浸信会。如果要说分裂教会,目前华人改革宗的一家独尊的做法才真正是在分裂教会,因为把别的宗派都排斥了,觉得自己改革宗才是最纯正的。就像吴卫真,干脆认为别的宗派都是异端,具体的可参见:《狂妄又极端的吴卫真:除了改革宗其它教派都是异端》。吴卫真和何奇伟这种华人改革宗里的极端分子才是真正的分裂教会的不良人士!


8。对于这点,可参见这篇旧文:《圣约家庭的孩子并不一定信主:孙宏广当为毁谤陈鸽认罪道歉》就不再复述。


孙宏广在文章的最后说:

“对陈鸽,以前很尊敬,后来有疑惑,现在很遗憾;对胖牧,以前很敬佩,后来有疑惑,现在很同情。挺胖牧持守家庭JH路线,挺胖牧对待新宗规的抗争,挺胖牧城市新兴教会异象,挺胖牧文化基督化的尝试,挺胖牧对古典教育的实践。”


孙宏广发表他对陈鸽和王怡的这些个人态度和立场是要给谁看呢?如果是给普通的基督徒看,那么基督徒在乎的并不是孙宏广个人的态度或立场,而是圣经是怎么教导的。谁的言行是符合圣经真理,基督徒就该支持谁。谁的言行不符合圣经的真理,那就该反对谁。孙宏广个人的态度和立场又不能成为基督徒的态度和立场。如此煞有其事地广而告知自己态度和立场,干嘛呢?要粉丝与自己保持一致吗?还是以为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对广大的基督徒很重要,可以当广大基督徒的标杆了?经上说,高傲的眼是耶和华所恨恶的。(箴6:17)


孙宏广的这篇文章并没有被限制在孙宏广个人的圈子里,而是出现在了公开的网络上。那么,在网络这个公共的领域,公众要看的是事实,而不是孙宏广个人的看法,孙宏广算什么?网上又有几个人知道孙宏广?但是,在网络这么混乱和复杂的空间里,任何的谣言和诬蔑都可能导致长远的损害作用。而且孙宏广如此毫无事实根据的公开定罪陈鸽,这是在公开犯毁谤罪,这是任何诚实、端正的基督徒所不该有的行为。经上说,“一切苦毒、恼恨、愤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 (弗4:31)


最后顺带说一点,孙宏广说他受到了陈粉的辱骂。他凭什么认定辱骂他的人就是陈粉呢?我自己就知道有些人很讨厌孙宏广,也在骂他,但他们根本就不是陈粉。孙宏广太自恋了吧,以为讨厌他、骂他的人就是陈粉,好像除此之外,就不会有人厌恶他了。


王怡和唐崇荣牧师违背圣经真理的一些言论并非无关紧要,有些是相当严重的错谬,以他们的影响力,真不知会误导多少人?出于为神的道辩护,为教会守望就当指出来他们的错误。我自己也写过数篇这方面的文章,下面是其中的几篇:


王怡是信奉基督教还是利用基督教?》 《王怡谬解谬用圣经实例之一:《但以理在中国》》 《家庭教会 Vs 三自:唐崇荣答非所问,唐崇怀为三自背书》 《唐崇荣牧师错误的解经:神会以永生报应孔子等人


至于唐牧和王怡等人提倡的三化异象,实际上就是文化使命,但这种做法早就受到了西方教会里一些有声望的牧师的反对,比如钟马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牧师,他们都是反对文化使命的。钟马田说,“我一直在强调教会的职责是传福音,而不是政治或社会改革。同时我也说过,去改变恶劣的景况是对的,应该作的,基督徒可以用个人的名义参与。。。早代基督徒并未攻击罗马政府。他们不是政治煽动者。他们所渴望作的只是传讲福音,以及过基督徒生活。” (引自钟马田《社会中的圣徒》)


约翰麦克亚瑟牧师说,“耶稣世上的事工就是在那种困难的社会及政治气氛下进行。祂许多的跟随者,包括十二使徒,都不同程度地期望祂解放他们脱离罗马欺压的统治。但我们的主不是以一个政治拯救者或社会改革者的身分而来。祂从没有为那些事提出改革,连和平的方法也没有用过。与二十世纪的福音派不同的是,耶稣没有召集支持者堂皇地为了圣经的道德或伟大的政治及宗教自由去「夺回文化」。。。当教会为了那些强调政治活动及社会道德的问题公开立场,它往往就分散了传福音的力量及资源。” (引自麦克亚瑟牧师的《福音和政治》)


在教会里提倡文化使命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却是违背圣经的教导。这篇文章《社会公义的根源和促进者:斯托得,赖特,提摩太凯勒等》是美国一位牧师写的,他追溯了文化使命的根源和促进者,让人们了解文化使命、社会公义是如何走进教会里来的。


对声名狼籍的何奇伟,孙宏广公开推荐他。对袒护三自安息日会异端的“慎思明辩”,孙宏广发表声明公开表示钦佩和支持。对利用基督教搞政治的王怡,孙宏广一挺再挺。而对陈鸽,孙宏广却以语音加文字的方式公开攻击和毁謗。孙宏广如此颠倒是非黑白的行径堪称恶劣,他发布的《我为何反良鸽挺胖牧?》是恶劣的毁谤文,也是他的毁谤罪证!


45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