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自由派神学的另一面孔:赖特和孙宝玲教授/牧师的神学新观

已更新:9月 28

作者:小草


赖特是当代著名的新约圣经学者,也是英国的安立甘主教。但是,他的神学思想并不是正统的,而是异端。具体的可参看賴特(Wright)所传播的“保罗新观”是假福音(约翰.麦克阿瑟) 》,《史普罗问答视频:如何看待赖特的保罗新观?异端! 》,以及张逸萍的《保罗新观:绕过基督的代刑和赎罪》。


孙宝玲现在是台湾神学研究学院的教授,之前曾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任新约教授,也曾是新加坡浸信会神学院院长。他出版了相当多的书籍,在网上也有不少他的讲道和讲课的视频,在华人基督教界里,特别是在港台,他还是有些影响力和名气的。但是,孙宝玲却一再推崇赖特(N T Wright,当今保罗新观的代表人物),这不得不引起注意。从下面这几本不同的赖特的书的封面可看到,孙宝玲均出现在推荐者名单上:

西方在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时代,追求理性至上,科学万能,以理性来审视和批判一切。基督教受此思潮的影响,产生了对圣经的高等批判。高等批判否定圣经里的神迹,否定圣经是出于神的超然启示,把圣经当成一般人的书,使圣经的绝对权威性和无误性丧失,由此产生了自由派神学。至今我们接触到的对圣经的批判,比较多的都是这类的自由派神学。正统教会对这种自由派的抵制,就是持守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无误的,是基督教信仰的绝对权威。


但是,还有一类的自由派神学就比较隐蔽和狡猾,他们不否定圣经的无误性,而是否定正统教会对圣经的诠释。他们的理由是,新约圣经成书于约两千年前,要正确地理解圣经,离不开圣经作者所处的历史背景,所以不能只在教义的框架下来解读圣经,而是要在作者所处的历史背景下,或是在宏大叙事(Metanarrative)的框架下来解读。这种理由看起来很正当,不是吗?


当然,解经是要考虑到当时的历史处境和文化因素,也要把新旧约做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来看。但是,圣经并不是用历史或文化来诠释的,而是以经解经,因为我们相信神所启示的圣经是自证、自明、自足的,重要的教义是有多处的经文来解释和彼此印证的。而且更为主要的是,有圣灵亲自的光照和教导我们理解圣经。“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林前2:13)“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2:10-11)


用历史或文化的视角来解经本身就是错误的,属灵的事只能用属灵的视角和属灵的知识才能解释和理解。而且现代的人又凭什么能肯定对当时的历史和文化的把握就一定是正确的呢?人类对历史的记载本身就不是无误的,都难免带上个人的主观判断和选择性。


赖特提出的“保罗新观”就是以他所认为的保罗时代的历史来解释保罗书信,结果就是认为教会一直都是误解了保罗的神学思想。而他对保罗神学的理解则是有别于正统教会的理解,被称之为“保罗新观”,他认为这才是对保罗神学的正解。


虽然赖特受到了正统基督教界的批判,但是他提出的神学新观,在神学界里却颇获一些人的青睐。但这也不意外,当今神学院普遍地受到了各种世俗思潮的冲击和侵入,很多神学院都已堕落到自由派或灵恩派的阵营里去了。既然孙宝玲会如此推崇赖特,他自己的神学思想和立场就颇为可疑了。


2016年,孙宝玲在台湾做了一个讲座,叫着《新约研究导论:重新认识耶稣》,其间他介绍的新约研究学者就有赖特(N T Wright),也有邓恩(James Dunn) ,他们都是保罗新观的主要代表人物。见下图:

为什么要重新认识耶稣?除非是原来的认识错了,才需要重新认识。虽然我们对耶稣的认识并不完全,我们需要更多更深地认识祂,也需要纠正自己一些不正确的认识,但这不是重新认识,不是重新开始。因为信徒都已有了对耶稣的根基认识,否则怎么称得上是耶稣的门徒呢?总不能是在信从一位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耶稣。


那么,孙宝玲所认识的耶稣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圣经所启示的耶稣?是不是正统教会所信的耶稣呢?我看了孙宝玲所著的《马可福音:福音之始》一书,2011年出版,如下图所示:


在他这本书里,我清楚地看到了孙宝玲是如何以所谓的“崭新的视野”来研究圣经和解经的,可谓是看得我非常的讶异,如此离经叛道的人还能当牧师、当神学院长、当教授,何等的可怕!下面就举一例,截自此书第498-499页,是有关主耶稣被钉十架和圣殿的幔子裂开:


孙宝玲说,“耶稣的‘罪’来自他对不正义的揭露。” 但经上清楚地告诉我们,“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赛53:6)“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林后5:21)耶稣所背负的罪是祂百姓的罪,是替我们成为罪,而不是因为祂自己做了什么。所以,孙宝玲如此的解释是把耶稣的代我们的罪受罚的事实给歪曲和抹杀了。


虽然孙宝玲又接着说耶稣承担人的罪这样的神学解释没错,但他却又马上说,这样的解释错过了最基本的意义。那什么才是他要说的最基本的意义呢?他说,“耶稣的受害是关乎一个无辜者受害的事实。从这角度来看,幔子裂开不是代表祂的死成就什么伟大计划,而是反映圣父圣子耶稣的关系。”


很清楚的,孙宝玲这样说,是在彻定否定耶稣的死成就神的救赎大工,而只是把耶稣的死看作是被政治权势不公正的对待的结果。他把幔子的撕裂解释为上帝的愤怒的作为,是对耶稣受难的情绪上的回应。他这样的解释说得好像他知道上帝当时的心情是如何的,这完全是他个人的主观臆断!


那么,幔子断裂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在希伯来书就有清楚的解释,并不需要瞎猜:“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他的身体。” (希10:19-20)所以,幔子代表耶稣的身体,当他死时,幔子就断裂了,从此为我们开了一条藉着耶稣到上帝面前的路。这也印证了耶稣说的,“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14:6)所以,耶稣的死确确实实是成就了神的伟大的救赎计划。


从孙宝玲的这本《马可福音:福音之始》书里,我还看到了好些解释是俨然与圣经的启示相悖的。比如,他说,“福音是有关、源自耶稣的生命憧憬。”,“永生不是承诺有待兑现的支票或天堂护照,而是受神的国度所吸引的伦理实践。耶稣的讲论着重伦理憧憬。” (第315页)


孙宝玲的解经路子与赖特的颇为相似,都是号称要回到历史中,在更大的叙事框架(把圣经看作是神的一个故事)下来解经,安提阿课程教材也是走的这个路子(见《张伯笠的神学院使用的安提阿教材(BILD)是对正统神学和教会的反叛》)。但是,他们轻视教义,试图靠他们个人的新视角,为解经开避一条全新的路子。事实已证明,他们这种不受教义约束的解经不仅没有更准确地解经,而是落到离经叛道的异端里。他们自以为聪明,自高自大,以为他们所知的一些历史或文学知识足以推翻正统教会的解经和教义。他们以为神学只是人自己的学问,会随着人类更多的知识积累就被否定和推翻,就得重新再认识。


经上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西2:8)对于这几年开始出现和流行的所谓“重新认识耶稣”,“重新认识福音”,“重新认识保罗神学”,应当谨慎提防。两千年来,正统教会建立的教义,并不是空中楼阁,而是根植在圣经之上,正统的解经家并不是没有考虑经文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也不是没有把新旧约做为神启示的、不可分割的整体来看。所以不要被一些人自高自大的谎言所迷惑和欺骗。


相关博文:

賴特(Wright)所传播的“保罗新观”是假福音(约翰.麦克阿瑟)

史普罗问答视频:如何看待赖特的保罗新观?异端!

保罗新观:绕过基督的代刑和赎罪

张伯笠的神学院使用的安提阿教材(BILD)是对正统神学和教会的反叛

世俗化的基督教:布道、讲道、敬拜、神学的世俗化(周子坚)

揭示张伯笠的“华夏福音神学院”的虚谎性及与异端融合的师资

世俗思潮的困境以及对当代社会和教会的影响

483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