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见证孙宏广的乖谬:何奇伟与龚燕君的打手“举目”互斗

更新日期:2月 26

作者:小草


约在2020年初,孙宏广公开推荐何奇伟。他说:


“您完全可以选择一些公认的优质公号,但也许琳琅满目的公号令您深感目不暇接,甚至挑的眼花缭乱,那么从信息纯正性的角度,我劝勉您可以关注并学习诸如公号:“我们合理的信仰”、“暮云的半导体”、“真理与自由”、“被释放的乌格利诺”、“勇守真道”、“清教徒与讲道”、“Mstory”等等” 被孙宏广当作信息纯正和优质的公号来推荐的有,“被释放的乌格利诺”,这是何奇伟的公号。何奇伟的问题和错谬不仅多且很严重,之前我已有数篇文章指出了。按理说,之所以会推荐,说明了在立场和观点上没有什么原则性的冲突,所以,基于孙宏广如此的推荐何奇伟,那就只能认为他与何奇伟的立场和观点是基本上一致的。 2020年6月30日,孙宏广公开声明支持“慎思明辨” (龚燕君),在声明里他说 “就我所了解的慎思明辨姊妹而言,她在打假事工中所表现出的嫉恶如仇与公义怜悯是我很钦佩的。其在卫道护教领域,经过几年的时间,积累了很多经验。借着打假事工传扬真道、拯救灵魂能以荣神益人,因此我对她在网络服侍事工表示支持。” 我自己在龚燕君的打假群待过不长的一段时间,是她自己拉我进她的群,那是在2019年底的时候,但2020年初她就把我踢出了群,我与她本人也因此打过交道。那段时期,她曾给我留过相当多的语音,所以对她还是有过直接的接触和了解。龚燕君不擅长写作,但时常非常的啰嗦,不着重点的东拉西扯。好几次,她深更半夜不睡觉,给我留了一大堆的语音。


在龚燕君手下充当她的写手的主要就是“举目”(梁慕天)。比如,“举目”对陈鸽和我的攻击和毁謗,就有龚燕君的意思,是她直接指使“举目”去写文章攻击我的,这个我是有证据的。所以,“举目” 也被称为是龚燕君的打手,有的人把“举目”说得更难听,我就不提了。


事实上,龚燕君打着打假的幌子,袒护撒谎的宗教骗子沙光,还为三自安息日会的王天鹏诡辩,她这种打假是颇具讽刺意味的。沙光是宗教骗子的事实可参见《以事实为据证明:沙光是混在基督教里的宗教骗子》;揭发王天鹏是安息日会异端,参见《谨防安息日会异端:梁朴、王天鹏是三自安息日会大杂烩》 孙宏广说何奇伟信息纯正,说龚燕君嫉恶如仇、公义、所传的是真道。但是,何奇伟和龚燕君的写手却打得不可开交。下图就是何奇伟制作出来攻击和辱骂“举目” 和“刘盐约” 的图片:


图中,何奇伟骂一位女士的话实在是太下流和不堪入目,所以被我涂掉几个字,免得太过污染读者的眼目。我已不是第一次看到何奇伟口出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了。经上说,“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 (路6:45)所以,只能说,何奇伟的心里充斥着污秽下流的东西,我是不信一位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心口还会这么的污秽不堪!


何奇伟和龚燕君都是孙宏广所认可、推荐、支持的。但这双方却打得不可开交,而陷入恶战之中。由于孙宏广说何奇伟的信仰纯正,那么何奇伟定“举目”(梁慕天)和“刘盐约” 为异端,孙宏广也就得认可他了,因为他和何奇伟的神学立场基本是一致的,所以,孙宏广也就该认为“举目”(梁慕天)和“刘盐约” 就是异端了。如此说来,按孙宏广对何奇伟的认可来看,龚燕君的打假就是用异端在打何奇伟这位正统了。那么,孙宏广还说龚燕君“嫉恶如仇与公义”就是在打他自己的脸!


反过来思考,孙宏广说龚燕君“嫉恶如仇与公义”,也就是说,孙宏广认可龚燕君对恶和假的判断,认为她打的假就是假的,她所嫉恨的对象就是恶的,她所行出来的是公义的。那么,在龚燕君的打手去攻打何奇伟时,依照孙宏广对龚燕君的赞同和支持,就只能说明何奇伟确实是又恶又假的。但是,孙宏广却又同时声明何奇伟是又纯正又优质的,这岂不又打了孙宏广自己的脸了吗?


总之,无论怎么看,何奇伟与龚燕君的打手“举目”之间的恶斗,实际上都在见证着孙宏广是没有持守一致的原则和立场,见证着他行事为人的乖谬,以致会落到如此下场,其中原因他自己知道,完全就是咎由自取。经上说,“乖僻的人,你以弯曲待他。” (诗18:26)“乖僻人的路上有荆棘和网罗,保守自己生命的必要远离。” (箴22:5)“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 (箴17:15)

31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