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沙光假冒神之笔,贬损和亵渎神,抬高她自己

已更新:9月 8

沙光(朱雅楠)自诩是握于耶稣手中的一支笔,是神本作家,云云。言下之意,她的笔是耶稣之手所操控的,如此这般,她的文章岂不就是出自耶稣的手了吗?于是乎,她的文章也就具有了神圣性,而她也就成了神本作家。现实中,往往越是自命不凡的人,越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也越会靠吹嘘和虚谎来包装和抬高自己。而真正的基督徒,却应当是谦卑和诚实的。


下面就来看是沙光是如何假冒神之笔,贬损和亵渎神,并抬高她自己的。在沙光的《身处尘寰不再冷:中年的火焰》里有下面这么一段话:

就我作为诗人的经验而言,苦难与孤独使诗人倍感作为诗人之幸福,这种幸福不是人本的幸福,乃是神本的幸福。当诗歌被命名为语言的至高存在物,即是上帝对诗人的恩赐。诗人的生命就是这样:在衰老之年的大地上,诗人左脚踏着苦难,右脚踏着真理,诗人沿途被苦难与真理的作用力所驱动,诗意地上升,上升。因为前方没有尽头,后面是糜烂的人性,诗人被上帝独自引往高处,且在所在中俯瞰此在的所有。承担着上帝的孤独使诗人与诗人之诗充满神圣的幸福。诗人为此持续着生命的上升,因为诗人认识上帝



沙光这段话里有几个很严重的错谬。首先,她认为上帝是孤独的,这是对上帝的贬损!圣经所启示的上帝是自足的,是一无所缺的,上帝从来就没有孤独,也不会孤独。经上说,“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 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 (徒17:24-25)“我若是飢餓,我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 (诗50:12)“谁曾测度耶和华的心、或作他的谋士指教他呢。他与谁商议、谁教导他、谁将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将知识教训他、将通达的道指教他呢。”(赛40:13-14)

美国神学家Fred Sanders 在他的书《The Deep Things of God: How the Trinity Changes Everything》里说道,“Good theological reflection, taking its lead from the Bible, would always reject the idea of divine loneliness or boredom.” 意思是,“良好的神学反思,以圣经为准的,总是会拒绝神是孤独或无聊的观点。” 神是完美的,一无所缺的,根本就不该有神会孤独或无聊的想法。

其次,沙光很明显地把诗人抬高到了一个超越其他人的地位,一个被神特别青睐的地位,“诗人被上帝独自引往高处”“诗人认识上帝”,“诗人沿途被苦难与真理的作用力所驱动,诗意地上升,上升。因为前方没有尽头,后面是糜烂的人性”,这完全就是出于她的自恋。难道诗人就不是罪人了?难道诗人就都是认识上帝的?

沙光还说,诗人“承担着上帝的孤独”。这是很严重的错误!诗人也是人,也是罪人,一个罪人有什么资格和能力“承担着上帝的孤独”?更何况上帝从来就不孤独!可见,沙光把自己抬高到了一个能帮助上帝的地位,这是何等的妄自尊大,比撒但企图与神同等还可恶!


如果连上帝都需要外来的帮助,那上帝还是上帝吗?那帮助上帝的岂不比上帝还更高超和有能力吗?所以,沙光的“诗人承担上帝的孤独”是对上帝的至高至尊和大能的否定和亵渎,也暴露了她极其骄傲和自命不凡的心态。

事实上,不是人能替上帝承担什么,而是上帝替我们担当重担,经上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7)“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就是拯救我们的 神、是应当称颂的。”〔诗68:9)


沙光说,“承担着上帝的孤独,使诗人与诗人之诗充满神圣的幸福。” 如此说来,她的所谓“神圣的幸福” 就是来自她的“承担着上帝的孤独”。那么,她就是以抬高自己,以贬损和亵渎神为她的“神圣的幸福” 的来源了!


沙光这位“三自”里的“诗人”,就是如此厚颜无耻地假冒为神之笔,贬损和亵渎神,抬高她自己,并以此为她的“神圣的幸福”!经上说,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那些自以为有智慧,自视为聪明的人,有祸了!” (赛5:20-21)


相关博文

以事实为据证明:沙光是混在基督教里的宗教骗子

91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