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合一还是分离:为何钟马田与葛培理分离?(约翰.慕理,小草译)

作者:约翰.慕理(David Murray) 译者:小草


译注:作者约翰.慕理是清教徒改革宗神学院(Puritan 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教授,也是改革宗教会的牧师。


由于基督徒的合一是在真理里的合一,我们必须问这位基督徒或教会相信什么。 然而,即使在这之前,我们也要问,哪些教义是基要的、不可妥协的?在与任何一位基督徒或教会有任何联系之前,我们是否坚持得在每一项真理上都要一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能合一。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符合圣经真理和原则的移动尺度,用这来决定我们在什么程度上合一或分离。在这个尺度的顶端,我们可以把圣经的无误性、三位一体、基督的神性、唯独因信称义、耶稣是通往上帝的唯一途径,以及其他主要真理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没有这些真理所提供的基础,就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属灵关系。 然后,当我们往下移动时,我们会遇到诸如洗礼、妇女的角色、末世论、以及其他的问题,这些问题虽然重要,但可能没有必要彻底分离。很明显,越往下滑动,基督徒合一的程度就越大,关系越紧密。 分离:可悲的是,在教会和基督徒之间,教义和实践上的分歧有时是如此的严重和真实,以至于除了分离,实在别无选择。我们不能合一,不能同工合作,也不能认可,甚至不能保持朋友关系。

例如,如果一个教会或基督徒否认唯独因信称义或否定基督的排他性,这些异端涉及到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不能被淡化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而且必须彻底分开。不过,这种分离必须是最后的选择,而且应该保留给最严重的情况。通常情况下,也有必要公开解释分离的原因,甚至就此事发出警告。

二等分离:1963年,葛培理(Billy Graham)问钟马田(D. Martyn Lloyd-Jones)是否愿意担任第一届世界福音大会(the first Worldwide Congress on Evangelism)的主席。钟马田说,如果葛培理的布道讲台上不再有自由派和天主教人士的话,那么他愿意担任主席。葛培理和钟马田就此进行了3小时的会谈,但是,当葛培理拒绝如此做时,钟马田说他就不能支持或认可葛培理的布道。虽然钟马田对葛培理的评价很高,但由于葛培理与他人的关系,钟马田正式与他分离。

这就是二等分离,同样,它应该限于否认主要的圣经真理的情况,否则我们就会沦落到教会里只有一个人,以致孤孤单单地被隔离开来。


--- 节译自Dr. David Murray 的《Degrees of Separation


相关博文:

罗马天主教是鬼魔最大的杰作(钟马田,小草译)

史普罗,你为什么不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字?(史普罗)

福音面临的危机:模糊天主教的福音与真福音的差别(史普罗)

妥协的神学院:台湾华神蔡丽贞说天主教绝对不是异端

罗马天主教是假的和伪装的基督教(约翰.麦克阿瑟)

21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