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司考特.克拉克承认婴儿洗礼可能是错的,并表示对狄马可的赞同和欣赏

作者:小草


在改革宗浸信会所办的《9Marks》(9 标志)网站上,有一篇司考特.克拉克(R Scott Clark)写的文章《This Paedobaptist Agrees with Mark》(这位持婴儿洗礼的人士赞同狄马可),是有关婴儿洗礼分歧的问题。


《9标志》 是改革宗浸信会的网刊,主办人是 狄马可(Mark Dever )。狄马可是华盛顿国会山浸信会的主任牧师。克拉克是加州西敏神学院的教会历史和历史神学的教授,属于改革宗人士,但他在美国基督教界和学术界并不是很引人关注。


但有意思的是,克拉克却在华人某小圈里颇受推崇。比如,王一所创办的《改革宗初学者》公号常常发表他自己翻译的克拉克的文章,还有某些极端分子也推荐克拉克和《改革宗初学者》公号。显然的,克拉克是比较合一些极端分子的胃口。

那些坚持婴儿洗礼是绝对真理的极端分子是否知道,连这位合他们嗜好的克拉克,都公开承认在婴儿洗礼的问题上他们可能是错的,甚至于还表示对浸信会所办的《9标志》和狄马可的极大的赞赏和肯定。克拉克在他的这篇《这位持婴儿洗礼的人士赞同狄马可》里说了下面这些话(原文部分截图见附图):


“我感谢狄马克亲切地邀请我作为9标志的嘉宾。我对《9标志》非常钦佩。 我的朋友狄马克说,给婴儿施洗是犯罪。Mike Bird和其他人因此被冒犯,狄马克已就此做了回应。我收到了几封关于此事的电子邮件。坦率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因此发火。 狄马克是浸信会信徒,因此他认为我们这些认同婴儿洗礼的人(没有重新受洗的人)是没有受洗,而且保持不受洗是有罪的。 狄马克是对的,保持不受洗是有罪的。再进一步说,如果他对洗礼的看法是正确的话,他说我们认同婴儿洗礼的人是有罪的也是正确的。我没有被冒犯。上帝保守狄马可认真对待圣礼,并认真对待教会的教义。坚持住,伙伴。 然而,这里的重点不是为婴儿洗礼辩护,而是说特定的圣礼观对改革宗理解救赎历史和启示,以及对我们的(圣约)神学、敬虔,和实践,都是重要的。我们可能是错的,但我们相信这是神的道所教导的。我们有道德上的责任,就像狄马克那样,认信并教导神的道。

我没有被冒犯。狄马克是一个好朋友,一个非常好的学者,也是一个教会里的绅士。”

克拉克并没坚称婴儿洗礼就一定是对的,更不敢说是绝对真理,而是承认他们特定的圣礼观对改革宗来说是重要的,但可能是错的。说明,克拉克还没有极端到坚信婴儿洗礼是绝对真理,也没极端到把浸信会的人士当作仇敌或异端,而是还能与浸信会的人士为好友,还能赞赏他们所做的事工,比如《9标志》事工。


既然克拉克承认婴儿洗礼可能是错的,这就等于承认婴儿要受洗的信条信经也可能是错的。这就叫那些字字句句认信信条信经的极端分子成了笑话!也让那些声称婴儿洗礼是绝对真理的人显得何等的可笑和无知!


不知道克拉克会不会因此被那些仇视和定浸信会为异端的极端分子踢出他们赞同和推荐的名单?如果不会的话,说明思维不正常。因为,有正常思维和正常心理的人,怎么可能赞同和欣赏一个赞同和欣赏自己所仇视和恨恶的人和事呢?


只能说,华人里的极端分子实在是找不出一位西方的改革宗的神学家或牧师会和他们站在同样的立场来对待浸信会。这就足以说明,华人里这些与浸信会为敌的所谓改革宗人士是道地的、孤立的、不被认可的极端分子,这些人只能在网上散布谣言,制造混乱和分裂,是活跃在网上的不良分子。


相关博文:

史普罗在神学会议上说,婴儿洗礼分歧需要宽容对待(小草译)

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

正统改革宗牧者对浸信会牧者的肯定足证何奇伟是恶劣的撒谎者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附图:司考特.克拉克(R Scott Clark)发表在 9标志 上的文章部分截图


18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