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路德宗与改革宗在圣餐上的分歧:是基督真实的身体和血吗?

作者:小草


十六世纪宗教改革的主要论辩之一是有关对圣餐的理解,罗马天主教会当时以及现在的观点都是所谓的“变质说”,这种观点认为当一个人领圣餐时,饼和酒的本质被超自然地转化成耶稣真实的身体和血。虽然改教家都反对天主教的“变质说”,但是路德的圣餐观一开始就遭到慈运理的竭力反对,最终导致了路德和慈运理彻底分裂。

简要地说,马丁路德的圣餐观是“同质”说。在伯克富的《基督教教义史》里这么陈述到,“路德在其长篇的要理问答中,有以下的表白:主耶稣基督的身体与血,藉着基督的话,在祝谢了饼与杯之后,赐给我们基督徒去吃去喝。”


史普罗(R C Sproul)在他所著的《What is the Lord‘s Supper?》一书里说,“路德相信耶稣真实的身体和血确实在圣餐元素中临到,但是它们是在元素之内、与元素一起、在元素之下。元素没有变成基督的身体和血,而是基督的身体和血超自然地添加到这些元素中。在这种意义上,他仍然主张基督真实身体和血的真实临在。

后来加尔文所提出的圣餐观与路德和慈运理的观点都有所不同。在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里,加尔文说到:


我现在要进而讨论那些由迷信所加于圣餐的夸张说法。因为撒但在此发挥了他惊人的狡计,将人的思想从天引开去,叫他们陷入荒谬的错误中,使他们相信基督是附在圣饼上面。第一,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如罗马教所捏造的,梦想基督的身体临在圣餐中,好像基督的肉体是摆在那里,由手摩着,由齿咬嚼,由喉吞咽一般。这正是教皇尼古拉(Nicolas)指令伯仁加尔(Berengarius)表示悔改所宣布的。这种说法是如此荒唐,以致它的注解人叫道,读者若不极其谨慎小心,他将比伯仁加尔陷入更坏的异端中。”(卷四 论上帝召我们与基督相交 第十七章 论圣餐及其所赐恩惠) 史普罗指出,路德宗的圣餐观实际上违背了基督属性的一个核心信仰。基督的人性与神性是不相混合,保持各自的特征。基督的身体如今是在天上,而不在这个世界上,而且基督的身体并不能同时临到不同的地方。路德坚持认为耶稣有形地同时临到不止一个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加尔文和其他人直截了当地反对路德宗的圣餐观。(引自史普罗的《What is the Lord‘s Supper?》一书)

改革宗对圣餐的理解就是写在《韦斯敏斯德信条》第廿九章 论主的晚餐:

根据基督所定的用途,被正当圣别的此圣礼中的外部物质(饼与酒),有时是真实的,但可是只能在典礼方面来说,与被钉十字架的基督有如此的联属,以致这圣品被称为所表明基督的身体和血;虽然如此,在本质与性质的关系上来说,这些圣品真只是饼和酒,正如从前一样。 主耶稣只设立了两个圣礼,洗礼和圣餐礼。而对这两个圣礼的不同理解,导致了教会的分裂。洗礼的分歧导致改革宗和浸信会的分裂,而圣餐礼的分歧导致路德宗和改革宗的分裂。这两种分歧哪个更严重呢?我认为在圣餐观上的分歧是更严重的,因为这涉及到基督属性的核心教义,就如加尔文所说的,不小心的话就会落入异端里去。所以,改革宗与路德宗之间的差距更大,在现实中很少看到路德宗与改革宗或浸信会有同工合作。

12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