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得救的路只有一条:脱离以真理为代价的和平和宽容(莱尔,小草译)

已更新:8月 10

作者:莱尔 译者:小草


我觉得有责任严肃地声明反对当今我们所处的时代的精神,警告人们抵制它的传染。在当今的世代,让我更担心的是泛神论,而不是无神论;是声称一切都是真的体系,而不是所有都是假的体系;是声称有很多的救主的体系,有许多通往和平的途径的体系,而不是声称根本就没有救主的体系!是如此自由开放的体系,以致不敢说任何东西是假的。是如此宽容的体系,以致允许一切都是真的。这种体系似乎尊荣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也尊荣其他人,把他们都放在一起,认为大家都很好。

孔子和琐罗亚斯德(Zoroaster,译注:拜火教创始人),苏格拉底和穆罕默德,印度的婆罗门和非洲的魔鬼崇拜者,亚流(Arius)和伯拉纠(Pelagius),Ignatius Loyola(译注:耶稣会创始人)和苏西尼( Socinus ),所有这些都被尊重地对待;没有人被谴责。这种体系让我们对所有的宗教信条和体系都报以满意的微笑。《圣经》和《可兰经》,印度的《吠陀经》和波斯的《 Zendavesta》,拉比作家的《老妇人寓言》和教父传统的垃圾,《拉寇问答》Racovian catechism和《三十九条》(Thirty-nine Articles),伊曼纽尔-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的启示和约瑟夫-史密斯( Joseph Smith)的《摩门经》,所有这些,都可以被倾听:都不被指责为谎言。

这种体系对他人的感受是如此的谨慎,以致我们决不能说他们是错的。这个体系是如此的自由开放,以致于如果一个人敢于说 "我知道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他就会被称为是偏执狂。这就是当今我所担心的体系和语调,是我所要特别声明给予反对和谴责的体系。


这样的体系,除了在一个被美化为自由开放的大偶像面前卑躬屈膝外,还有什么?除了在假冒的慈善的祭坛上牺牲掉真理外,还有什么?除了崇拜一个影子、一个幻影和一个不真实的东西外,还有什么呢?宣称我们满足于 "热衷",但却不知道我们在热衷于做什么,有比这更荒唐的吗?让我们注意,以免我们被这种错觉带着走。神已在圣经里对我们说过话,或者祂还没有?祂已在圣经中明确无误地给我们指明了救赎之路,或者祂还没有?祂已经向我们宣布了所有离开那条路的危险状态,或者祂还没有? 让我们约束我们的心,公平地看待这些问题,并给他们一个诚实的答案。告诉我们,在《圣经》之外还有其他启示的书,然后我们就会知道你们的意思。告诉我们整本《圣经》不是启示的,那么我们就会知道在哪里与你们交锋。但请稍候片时,《圣经》,整本《圣经》,唯独《圣经》是上帝的真理,我不知道我们能以什么方式来逃避文本的教义。愿美善的神救我们脱离那声称每个人都是正确的自由开放,脱离那禁止我们说任何人是错的宽容,脱离那以真理为代价的和平。 就我自己而言,我坦率地承认,在真正的福音派的基督教和十足的不信派之间我找不到安息之处,无论别人发现什么。在它们之间,我看不到歇脚之处;要不然,我所看到的只是没有屋顶的房子,无法庇护我疲惫的灵魂。我可以看到不信派的一致性,然而我非常怜悯他。我可以在完整地持守福音真理的这方里看到一致性。但对于这两者之间的中间路线,我则看不到有一致性。就让这被称为狭隘和不宽容吧。 唯独在圣经里,我可以听到上帝的声音,在圣经里,我看到罪人的救赎唯独藉着耶稣基督。在祂里面,我看到丰盛;在祂之外,我看不到任何东西。有些宗教不认为我们所需的一切就是基督(译注:也即不是持守唯独基督,比如天主教),对于信奉这种宗教的人,无论他们是谁,我对他们的安全有一种最为不适的感觉。我不是说他们中没有人会得救;但我要说的是,那些得救的人将因他们与自己的原则不一致而得救,虽然他们自己的体系是那样的。写下这句名言的人,"生活正确的人是不会错的",无疑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但在神圣的事上,却是个可怜的人。 --- 节译自 J C Ryle 《ONLY ONE WAY OF SALVATION

85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