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反对教会参与政治,因不符圣经教导(吴主光)

作者:吴主光牧师


香港面对九七的冲击,教会也出现了危机。不少人起来鼓吹教会要“关怀政治”。我们知道,“政治关怀”是“社会关怀”的延申,两者都是新神学思想的产品。新神学派不信天堂地狱,认为基督教“进化”至今,不应再将“属灵”和“属世”分得太开,乃应以基督的牺性精神改革社会成为人间天堂。这就是所谓“黑色神学”又称为“解放神学”的原意,要鼓吹非洲黑人流血革命,脱离白人的辖制。这种参与社会和政治的思想,或深或浅已经渗透了整个基督教和天主教了。

从圣经看政治关怀


  鼓吹政治关怀的人多引用旧约时代先知们指责列国君王的经文作为根据,要今天的基督徒向社会发出“先知的呼声”,指责社会的不公平。笔者认为,关心社会和国家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何况当国家社会出现不公平的现象﹖但笔者认为今天许多的参政行动不应以“先知的呼声”作为号召,因为他们并没有像圣经的先知一样得到神的启示,去向社会国家表明:“耶和华如此说。”圣经时代有许多假先知起来影响政治,今天这未世时代我们不能不儆醒,因为必有“许多假先知”出现,正如主耶稣所预言的。


  再者,旧约先知之所以向国家社会发出指责,完全是因为当时是“神治的社会”;例如:那时如果有人不守安息日,就要用石头打死他;以色列的立国和律法的奠定都是神自己启示的。所以当君王和百姓不行摩西律法书上所吩咐的,神就差派先知来指责他们,叫他们悔改归向神。以这样的原则来看今天“政治关怀”,我们认为他们的言论既不是出自神的启示,也没有呼吁人民和国家归向神,他们连神的名也不敢提,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的社会不再是“神治社会”。其实,这些基督徒要参政就好了,因为我们任何人都有公民的身份,都有权利和义务参政。但假借“先知”的权威,逼使教会也成为参政团体,这就是不对的,更是不智的。


  其实,神的旨意不一定要我们以参政的方法来解决社会上不公平的问题:例如,当希律王因私心而公然杀害施洗约翰之时,耶稣基督并没有鼓励群众去抗议;耶稣基督一生从来没有参与任何政治,虽然拥护祂的人都希望祂作王,甚至大公会以“犹太人的王”这个罪名来控告祂,但祂却回答彼拉多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使彼拉多知道耶稣不是为政治而被捕的,完全是因为犹太人的嫉妒而已。根据约翰福音的记载,犹太人的大公会才是一个地下政党,想要推翻罗马帝国,因为当他们想要杀耶稣之时,他们说:“若这样由着祂,人人都要信祂,罗马人也要来夺我们的地土和我们的百姓。”结果因为他们只着眼于政治,忽略了属灵的需要,他们就不能接受耶稣是基督,竟以卑污的手段把主杀了。在他们看来是迫不得已的,为了国家的前途安危,黑暗手段也不惜拿来用了。弟兄姊妹们,自古以来,所有政治行动,说来是为公义,但在“迫不得已”之时,都采用卑污的手段去解决政治的问题的。


  再拿保罗的时代来看,那时奴隶制度十分不公平,一个主人可以随便杀死一个只为在宴会上服待得不好的奴婢。可是保罗却劝那个逃走出来的奴隶阿尼西母回到他的主人手下。保罗并没有指责奴隶制度,也不鼓励阿尼西母继续逃跑。在保罗所写的书信中,我们看不见他教训我们参与政治,他反倒劝勉我们顺服在上掌权的,又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代求。笔者绝不赞成奴隶制度,更不赞成独裁暴政。笔者也极力支持民主自由。但笔者认为不应滥用圣经来支持“政治”。圣经并没有说“自由和民主的政治体制”是真理,圣经认为真自由是指脱离罪和魔鬼的权势,圣经强调的是“神主”,不是“民主”,读士师记的人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基督教是创于一个绝对不民主不自由的时代,但耶稣基督却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活出丰盛的生命,这意味着,民主自由不是真正解决社会和国家命运的唯一方法,福音才是。笔者不是反对民主自由,乃要指出,今天在基督教圈子内的“政治关怀”,不是出自圣经,而是出自新神学思想。


从历史看参与政治

  然而我们知道,新神学派的思想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人。有一位新派神学家坦白地告诉我,他所讲的是“人学”,不是“神学”。因为他们不信来生,只为今生,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十九节所说:“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所以,新神学派又称为“不信派”和“可怜派”。可惜,新派教会百年来因走“社会和政治关怀”的路而没落,但不少称为福音派和基要派的传道人还是走他们的旧路,为教会带来极大的倒退和危机。


  研究教会历史,我们看见自从主后三二五年开始,基督教逐渐变为国教之后,国王和教皇一直斗争了一千多年,尤其是后来在欧洲成立了“神圣罗马帝国”之后,政教的斗争更剧烈。欧洲所有国王都吻教皇的脚,有一些国王不服,将教皇捉去坐牢至死,甚至凡蒂岗被掳到法国七十年;我们又看见教皇如何借联军去攻打不服的国王,又在各国各城中设立异端裁判所,杀死千万不肯认同天主教信仰的人,使欧洲陷于一千年的黑暗时期,直至宗教改革,历经了三十多年才定下宗教自由的条约。自此之后,所有欧洲国家都放弃了国教观念,人民才有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宗教。历史经过超过一千年的惨痛教训才能使政教分离,我们怎能再走回那条可怕的旧路﹖


  事实上,神安排耶稣基督降生在一个亡了国的犹太民族中,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让福音传开而不致被各国误会为一种侵略的方式。以我们中国多次的教案为例: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想要推翻满清政府,但洪秀全只是利用基督教作为借口,当时没有一间教会支持洪秀全的;虽然义和团之乱,目的是要打倒外国的传教士,将洋人赶出中国,但时至今天,再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误会基督徒的传入是为了侵略;到了孙中山先生革命的时候,他自己就是一个好基督徒,我们也十分赞赏和赞同他的革命行动,但当时的教会却没有一间参与,基督教还是维持纯宗教性的组织;本世纪之初,因为部份人发起“非基督教运动”,引起国人大大误会教会乃洋人借以控制中国的组织,为此,当时所有中国教会都纷纷加上“中华”二字,并且宣布“自立,自传,自养”的三自政策,以表明教会乃纯宗教组织,与外国无关,使共党政府也找不到政治性的理由来逼迫教会。


在历史上,所有福音派和基要派教会,都从来不参与政治的,正如王明道先生所写的一篇著名文章“我们是为了信仰”,明白地表示与政治无关。是故,今天,基督徒中所鼓吹的“政治关怀”行动,实在连累了教会。我们不反对基督徒个人凭基督徒的良心参与政治,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公民的权利,但我们非常反对鼓吹教会参与政治,因为这样做,绝不是圣经的教训,更是将教会拖到世俗化的漩涡之中。


小草转注此文转自《教会应否实行政治关怀》,发表于1990年9月《金灯台》。 文中说孙中山是个好基督徒,这点我是存疑的。

23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