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作者: Phil Johnson 译者:小草


译序:翻译这篇文章,因为作者和我的观点和立场非常相同,他文里所指出的一些极端加尔文主义者的荒唐言行,在华人改革宗里也常见到。作者Phil Johnson 是约翰.麦克阿瑟牧师教会的牧师,是麦牧身边多年的同工。


我喜欢恩典的教义,不回避 "加尔文主义者 "的标签。我相信上帝的主权。我相信圣经教导我们,神不仅在救赎方面有完全的主权(有效地呼召他所拣选的人,并赐予信心);而且在护理之工的每一个细节上有主权。"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马书8:30)他使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马书8:28)很简单,他 "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以弗所书1:11)。


这就是人们谈到 "加尔文主义 "时通常的意思。当我接受这个标签时,我并不是向约翰-加尔文这个人宣誓效忠。我不是在肯定他所教导的一切,也不是无视他所行的每件事。我相信加尔文是一个敬诚的人,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圣经阐释者和神学思想者之一,但他并不总是正确的。事实上,我的信仰立场是洗礼派,所以我绝不是加尔文的忠实追随者之一。换言之,当我接受 "加尔文主义者 "这个标签时,这只是为了方便。我不是在哥林多人的意义上说 "我是属于加尔文的"。


此外,我也不是那种把加尔文主义像大卡片一样扛在肩上,敢于跟别人因此去战斗。确实的,我会被某些教义激怒,特别是当涉及福音核心的原则遭到攻击时,比如替代性赎罪,原罪,因信称义,以及归算的义。当这些原则之一受到挑战时,我就准备好战斗。我也不介意打击任何恰好是最新的福音派所时毛的东西。


但是加尔文主义并不是那些让我感到愤怒的问题之一。我可以和你讨论,但如果你想为这个问题争吵,你很可能会发现我很难被激怒。我自己有很多年是阿民念主义者,以致在这些问题上,我不能装着好像真理是容易和明显的。


但是,不要误解。我确实认为有关神的主权的真理在圣经中是清楚的,而且最终是不可回避的。但这是一个很难把握的真理,所以我同情在这方面有挣扎的人。我是足够加尔文主义的,以致我相信上帝已经定意(至少目前是这样)我的一些弟兄持阿民念的观点。


多年来,我写了一些与阿民念者争辩的文章,也写了一些文章试图使愤怒的极端加尔文主义者的口气缓和些,后者的数量可能至少是前者的两倍。这并不是因为我认为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比阿民念主义更严重的错误。事实上,我想说这两个错误惊人地相似。但我没有听到有多少声音是在警告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危险,但却有加尔文主义者的队伍在挑战阿民念主义者,所以我尽可能多地发声来反对这种极端的倾向。


这就是为什么在攻击阿民念主义的错误时,我可能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么好战。我是用耐心的教导和冷静、合理、符合圣经的教导来回答阿民念人士的反对意见,而不是用愤怒的争论和立刻的咒诅来回应。


对于所有的神学分歧,为什么不采取更被动性的、更温和的、更有兄弟情谊的方式呢?因为我坚信,有一些神学错误确实该不容置疑地被咒诅。这是保罗在加拉太书1:8-9中所说的;这也是使徒约翰在约翰二书7-11节中所指出的。当有人教导一种错误,是会严重地败坏福音的真理的错误时,"他就当受咒诅"。


但让我在这里说清楚。简单的阿民念主义并不属于这个类别。给阿民念主义贴上可憎的异端的标签是不恰当的,我的一些更加狂热的加尔文主义弟兄们似乎就容易这么做。我说的是历史性的、福音派的阿民念主义,经典的和卫斯理派的阿民念主义,不是伯拉纠主义,或开放神论主义,或 Clark Pinnock 本周发明的异端,而是真正的福音派阿民念主义。阿民念主义当然是错误的;而且我认为它自己并不一致。但根据我的判断,标准的、园林式的阿民念主义并没有错到致命的地步,以致于我们需要把我们的阿民念主义的弟兄们打发到永火里,或者甚至自动拒绝与他们团契。

如果你认为我听起来像是一个阿民念主义的辩护人,我肯定不是那样的。我确实认为阿民念主义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它的倾向可能确实有害,而且当它被允许去播种和栽培时,它确实会把人们带到可憎的异端里。但我在这里说的是,单纯的阿民念主义本身并不是可憎的异端,它只是与阿民念者自己相信和确认的核心福音教义严重不一致。 但是,只要我听起来像是阿民念主义的辩护人,那就让我也说一下这点:在我们周围也有很多无知的和不一致的加尔文主义者。随着互联网的兴起,那些自学的外行人,通过网络进行神学对话和辩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 我认为大部分这样的神学对话和辩论是好的,我也鼓励。 但是,网络也方便了那些无知的但却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他们无休止地增强着彼此的无知。 我担心这种情况会经常发生。 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似乎特别容易受到这种倾向的影响,四处都有他们的巢穴,特别是在互联网上。当今,我越来越频繁地遇到一些人,他们受到互联网上极端主义的影响,推销极端加尔文主义思想,并坚持认为如果有人是阿民念主义者,这个人就根本不是真基督徒。他们将阿民念主义等同于背离救赎,他们声称阿民念主义意味着否认赎罪。或者他们坚持认为,阿民念主义者所敬拜的神与圣经中的神完全不同。 这真是荒唐的言辞,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是源于对历史的无知。几年前,当我开始写我的网络博客时,我在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中提到了这种倾向,这篇文章的标题是 "快速和肮脏的加尔文主义"。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我说:我对年轻的加尔文主义者的建议是,向教会历史里那些主流的加尔文主义作者学习神学,而不是从网上的博客和论坛中去学习神学。 一些论坛可能会有所帮助,因为它们会导向更重要的资源。 但是,如果你将网络视为神学院的替代产品,那么出现失衡的风险是非常高的。 然而,阅读主流的加尔文主义作者,你很难找出将阿民念主义本身视为可憎的异端的人,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虽然阿民念主义是令人费解的不一致,但这不意味着就一定是可怕的错误。大多数的阿民念主义者自己,我在这里说的仍然是经典的和卫斯理派的这类,而不是伪装成阿民念主义的伯拉纠主义,大多数的阿民念主义者自己明显承认的福音真理实际上是植根于加尔文主义的预设。


--- 译自Why I Am a Calvinist, Part 1》,原文发表在麦克阿瑟教会的网站上


相关博文:

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史普罗,小草译)

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

约翰.卫斯理传福音和品格高尚是不容置疑的(司布真,莱尔,小草译)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狂妄又极端的吴卫真:除了改革宗其它教派都是异端

23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