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何等紧迫的警钟:基督的再来已迫在眉睫(约翰.麦克阿瑟,小草译)

作者: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译者:小草


基督可能在任何时候回来。我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不是因为我从报纸里所读到的消息,而是因为我从经文中所看到的启示。 从教会的最初期开始,使徒们和第一代基督徒,就对基督可能突然回来召集祂的教会到天上去,抱有一种殷切的期望和热切的盼望。雅各写的可能是新约书信中,最早清楚地告诉他的读者,主的再来是迫在眉睫: 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 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 弟兄们,你们不要彼此埋怨,免得受审判。看哪,审判的主站在门前了 (雅5:7-9) 彼得也呼应了这一期望,他写道:"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彼得前书4:7)。希伯来书的作者引用了基督即将回来作为保持忠诚的理由。"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10:24-25)。他写道:"因为还有一点点时候,那要来的就来,并不迟延。"(第37节)。而使徒约翰做出了最有信心的宣告:"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约翰一书2:18)当约翰在《启示录》中记录他的异象时,他在前面说这些事情是 "必要快成的事"。(启示录 1:1) 所有这些经文都表明,在早期教会中,人们对基督即将再来的期望是很高的。基督随时可能再来的坚定信念贯穿了整个新约。当使徒保罗为教会描述主的再来时,他使用了人称代词,表明他清楚地相信自己可能是在那些活着被提去见主的人中间:"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15,17)。他显然期待着基督在他有生之年再来。他进一步明确表示,对基督再来的警醒和有盼望的期待是信徒的一种敬虔态度,是神所教导的。"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神,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提多书2:11-13) 有几点必须记住。首先,新约中给出的所有的、一般的 "那个时候的征兆 "都已经应验了,而且正在我们眼前应验。事实上,它们是整个教会时代的特征。离经叛道和不信、自爱和罪恶、战争、战争的风声,和自然灾害,这些在整个教会时代都很普遍。自从基督的时代以来,几乎每个时代的基督徒都相信末世的迹象在他们眼前应验。那么,我们如何知道我们现在是否是圣经预言中真正的 "末时",或者只是同样的属于整个基督教时代的普遍的叛教和灾难? 使徒约翰在圣灵的启示下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写道:“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约翰一书2:18)。甚至在使徒时代结束之前,教会就已经处于 "末世"了。事实上,"末时 "是圣经对基督教时代本身的称谓(希伯来书1:1-2)。这整个时代是人类历史最后高潮的序幕。这些是最后的日子,早期教会时代也是如此。 其次,新约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我们应该延缓对基督显现的期待,直到其他先决的事件发生。 有些人认为,对早期教会来说,基督的回来不可能是迫在眉睫的,因为明显的事实是,两千年后,祂仍然还没有回来。 记得基督在马太福音24:42中的明确说到:"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 确切的时间对我们来说仍然是隐藏的,就像对使徒们一样。但是,基督还是可以在任何时候回来。审判的主仍然在门前了。这一天还是就要到来了。在预言的日程表上,在基督在空中与我们相见之前,并没有其他必须发生的事件。祂可能在任何时候回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基督的到来是迫在眉睫的。在同样的意义上,即使在教会的初期,祂的回来也是迫在眉睫的。 我想,基督也有可能将祂的回来再延迟两千年或更久。鉴于社会的迅速衰落,我看不到这种可能性,使徒们在环视他们那个时代的世界状况时也看不到这种可能性。但是,祂仍然可以延迟祂的到来。这就是为什么基督教导我们要做好准备,无论祂是即刻就回来,还是比我们认为的可能的时间更迟。(参马太福音24:42-25:12)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 换言之,主延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疏忽或不在乎祂的应许,而只是因为祂的宽容和恩慈,在祂呼召人们得救的同时,延迟了基督的到来和与此相随的忿怒。在神的怜悯的目的成就后,基督就回来了。这远非暗示神的冷漠或忽视,在基督显现之前的漫长延迟,只是显明祂近乎无限的怜悯和宽容的深度是何等奇妙。 因此,已经过去的两千年之事实,完全与基督再来是迫在眉睫的教义无关。基督的再来仍然是迫在眉睫的,是可能在任何时刻发生。预备并警醒的命令对我们和初期教会是一样的适用。事实上,基督的再来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题,因为它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接近。我们仍然不知道基督何时再来,但我们知道我们比雅各所处的基督教时代更靠近了2000年,当时圣灵感动他警告教会,主的到来近了,审判的主已经站在门口了。 我们不知道人类历史的沙漏计时器里还遗留多少沙子。但我们应该意识到,自从使徒保罗说白昼将近以来,很多沙子已经穿过了沙漏计时器。这对今天的教会来说,这是何等紧迫得多的警钟啊! -- 节译自《Is Christ’s Return Imminent?

111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