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谨防“离道反教”的陷阱:巴刻对天主教的接纳(黄聿源)

已更新:2020年12月30日

作者:黄聿源

一九九四年三月廿九日,美国一些基督教福音派领袖(包括 Charles Colson, J.I. Packer, Pat Robertson, Bill Bright 等)和天主教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书,协议书中虽然清楚的列出天主教与基督教之间许多在信仰上的差异(但没有比较彼此在救恩上的不同),基于多年来彼此在其他领域(如今社会和政治课题)上的愉快合作经验,他们表示,愿意在未来的世纪中,在传福音的事工上彼此合作。在协议书中,表明几方面彼此的协议,将福音派一向来所持的信仰立场(也是圣经的信仰立场)推翻了。他们首先表明过去彼此之间的分裂是一种罪恶,间接承认宗教改革是一种错误。同时表明彼此承认大家都是“弟兄”,直接承认天主教徒是得救的。因此同意双方停止向对方的信仰做改变他们接受自己信仰的事,也就是表示终止向天主教徒传福音。这份合作协议书对于一般信徒的信仰和传福音(尤其是向天主教徒传福音)的工作,有严重的误导性和破坏性,我们坚决反对这份协议书中所说的一切。然而,到底是什么因素促成福音派做出这样一件离道反教的事呢?这就是笔者在这篇文字中要向大家交代的了。

  使徒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三节提醒我们,在那大罪人(敌基督)尚未显露出来之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我们今天正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离道反教的事已层出不穷;求主保守我们,免受迷惑。自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九日,美国一批福音派领袖和天主派领袖签署了合作协议书(简称“协议书”)以来,各界的反应不一。纯正信仰的基督徒当然是感到万分悲愤,认为这是由宗教改革以来,教会史上最大的一次反教背道事件。这一批人企图否定宗教改革的历史价值与意义,要将历史倒退五百年。天主教界或许会认为是一项胜利,终于使福音派公开认识宗教改革所带来与天主教的分裂是一种“罪过”。然而,在许多基督徒的眼中,签写协议书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事实上,福音派与天主教之间的合作已是一个公开的事实,且有多年的历史。这次签写协议书不过是承认一件既成的事实。同时在那些参加“普世基督协进会”(简称“普协”)的教会来说,与天主教合作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在他们当中,与天主教互相来往,甚至共同守“弥撒”,一同敬拜已是常有的事。因此我们发现,其实基督教(甚至福音派)与天主教合作的情形,已是比签写协议书来得严重得多了。初时笔者感到有些诧异,但经过进一步分析后,发现实际上,基督教与天主教之间已有多年在多方面的合作,这种离道反教的勾当,已酝酿多时,如同今签写协议书,不过是使命这一类的合作更加的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罢了。为了使大家了解这些年来,基督教,甚至是福音派与天主教逐渐形成合作关系的个中原因,使我们更多儆醒,免被牵连,可以提高警惕,免得撒但以相同的手法,借着假先知发动种种离道反教的勾当,使我们上当,做了出卖主的事,兹特将一些本人认为是导致福音派与天主教签署合作协议书,并许多基督徒对这样出卖主的行径无动于衷的因素,略述于下。盼望大家远离这一类的事,以免在别人的罪上有分(提前五:22)   


一.普世基督教协进会多年工作的结果


  “普世基督教协进会”(简称“普协”)自成立以来,其最终目标就是要达到全世界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的大合一。因此多年来与天主教进行了无数次的高层接触,举行联席会议,想尽各种方法和途径,要达成与天主教的合并。普协属下的各宗派,也分别与天主教进行协商及某种程度的合作。其中以圣公会在这一方的努力最为显著。其大主教与天主教教皇及红衣主教来往,签署各种备忘录等都公开的通过传媒大量报导。如今圣公会的领袖,甚至包括一些一向来被认为是圣公会中福音派的领袖人物(如JOHN STOTT)也都公开支持这一方面所做的努力。难怪,近年来圣公会信徒一般上都已承认天主教徒为“弟兄”,与他们没有分别。对于这一些基督徒来说,签写合作协议书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顺理成章的事。其实普协最终的目的,还不只是与天主教合并,更是各宗教大合并呢!


二.大型联合性布道会的副产品


 多年来,葛培理布道团与包乐布道团等在各处所举行的布道会,为了规模与人数,不但要各处不同宗派(包括新派)的教会合作,同时也拉拢天主教参与。他们公开表明接纳天主教的合作,许多天主教的神甫与修女也参与陪谈跟进的工作。若有天主教徒在聚会中决志,他们保证会将这些人送回天主教去,让他们继续留在天主教中。因此这一类的布道会,一般上都得到天主教的支持和赏识。天主教教皇甚至称葛培理为天主教的布道家。天主教大学还颁发荣誉博士衔头给他。葛氏本身也在几年前,教皇访美之前,公开呼吁基督徒为教皇祷告,并称教皇为基督教的属灵领袖。许多基督徒和教会领袖,多年来在参与上述大型布道会的工作时,都曾与天主教人士合作过。大家接触多了就习以为常,并且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对于这一类的基督徒来说,与天主教签写合作协议书,无形中是对于他们一向来之所做所为的一种肯定,当然表示欢迎。给他们扬眉吐气的机会。相信今后他们会更多,更公然的与天主教合作。


三.灵恩运动的影响


  灵恩运动与天主教的合作,可追朔到五,六十年代;当时有“五旬节先生”之称的DAVID DU PLESAE就曾主动与天主教合作,并曾应邀到梵帝岗讲道。多年来,灵恩派与天主教经常举行联合性的聚会,也曾定期举行“圣灵大会”,参加者基督教与天主教信徒参半。灵恩派早已承认天主教中说方言的信徒是与他们没有分别的。甚至许多天主教徒宣称,说了方言能使他们变成更好的天主教徒。目前在天主教中,有许多是灵恩派的信徒,他们得到教皇的支持。所以,对于灵恩派来说,签署作协议书只是表明了他们一向以来所做的是正确的,或许他们会认为是一种迟来的表态罢了。合作协议书的签写人之一,Pat Robertson便是灵恩运动知名的百万富翁布道家。


四.美国的政治的因素


  在克林顿当美国总统之前,由列根开始,一连三届的美国总统,都是由共和党保守派当选。这些保守派政治家,是靠社会上的保守派势力的支持和拥护而起家的。在列根和布斯的任期,为了巩固他们的政治实力,当然多方拉拢保守派人士来作为他们的政治后盾。这些保守派人士,一般上来自天主教中的保守派人士和基督教中的保守派(福音派)人士。因此,在这些年间,为了政治利益,又在这些政治领袖的拉拢之下,福音派和天主教就成为政治联盟,为共同的政治利益奋斗,并且取得不俗的效果。这一点在合作协议书毫不隐瞒的承认了,并且表示彼此在上述领域的合作愉快。经过多年在政坛上的合作,彼此取得谅解,并发现彼此信仰上的差异,并未防碍他们彼此间的合作关系。因此,他们便决定要继续在更多的领域中,包括“传福音”的事工上合作。这一点,合作协议书也有表明。但他们却完全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天主教的救恩论与圣经的教训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的“福音”与我们所相信和传讲的迥然不同;若要共同合作传福音,到底要传谁的,怎么样的福音呢?总之,他们认为在政治上的合作经验,可以扩张到属灵的事上,这当然是大错特错的了。但这种的合作,已得到天主教教皇的赏识和认可,且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七日接见签署合作协议书的三名福音派代表,J.I. Packer,Charles Colson与Pat Robertson,由Pat Robertson亲手将一份合作协议书交给教皇。上述各事件的发展,给我们清楚看到,任何偏离圣经真理的行径,都可能发展成为无法估计的错误和严重的后果。虽然,这一类离道反教的事,在今天这个末世的世代是难免的,也不是我们有办法阻止的,但却不等于应该支持或参与。让我们在神面前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也要为神的众儿女代祷,叫我们蒙保守不至于失脚。然而,今天在华人教会中有一股潮流,正在那里推波作浪,使人心灵趋向与天主教合作,甚至还会把人心带回到天主教信仰的错误,黑暗之中;那就是今天所流行的所谓的“灵修神学”了。


五.灵修神学的暗流


  近年来,在华人教会中最热门的课题,就是“灵修神学”,最著名的人物,就是鼓吹“灵修神学”有关的人士(如温伟耀和苏立忠),最畅销的书就是有关介绍天主教灵修的书借,其中以天主教神甫卢云的著作最受欢迎。许多神学院已竞相开办“灵修神学”课程,不少传道人已到天主教学府去学灵修神学了(如台湾辅仁大学)。这些人所讲的“灵修神学”,其实就是天主教所讲的那一套死的仪文和属肉体的操练。使人惊讶的是,各处的华人教会和神学院,竟然为这些人大开方便之门,大力推动“灵修神学”;向天主教学习已成了一时的风气。他们的心早回到天主教中去了。他们当中有人公然表示,在基督教中没有灵修;还有一些人大胆宣称马丁路德的改教是历史的错误,马丁路德是历史的罪人。这种论调比合作协议更加的危险,我们必须加以揭发,以免毒害更多的信徒。求主怜恤我们,能持守真道并为真道争辩。


小草转载注:转自《金灯台》刊物 第65期 1996.9,括号里的小标题为我附加,文里所说的 J I Packer 就是巴刻,于 2020.07.17 去世,93岁。

27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