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范学德热推的卢云:赞同同性婚姻的普救论异端分子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4日

作者:小草


近几年来,天主教神父卢云(Henri Nouwen 1932.01 - 1996.09)的书籍被许多人所竭力推崇,他被称为是神学家,灵修大师,属灵导师。在华人里,范学德这位所谓的传道人,就一直不断地在推崇卢云,已发表了相当数量的文章吹捧和推荐卢云。比如,在范学德的《我成了Henri Nouwen(卢云)的超级粉丝》一文里,他说,


“卢云在世时,写了将近40本书,其中,有20多本翻译成了中文,每一本,我都喜欢,特别是他的后期作品,我更加喜欢。并视为自己写作的楷模,我在《猫眼看人》上的写作,就深受他的影响,他的笔下,处处流露出爱,耶稣基督之爱。” 卢云的传记作者福特(Michael Ford)披露,卢云是个同性恋者,长期在同性恋倾向里挣扎,内心敏感,极度缺乏安全感。卢云极渴望友谊和别人的赞赏和肯定,如果没有得到自己所期望的友情或赞赏的表示的话,比如,没有给他回信,或没有请他喝咖啡,就可能让卢云闷闷不乐好几天。有时心里的不安感,会使他深更半夜跑到朋友家里去哭求帮助。 在福特(Michael Ford)写的卢云的传记《The Wounded Prophet》《受伤的先知》一书里还记载了卢云与一对同性恋伴侣的关系。书里说道,在多伦多,卢云和一对天主教的同性恋伴侣 Joseph 和 David 成为亲密的朋友,Joseph 和 David把他们的家供给卢云作为他的一个庇护所。David 说,“卢云认为我们的关系是生命的赐予,我们成了他安全的避难所,在这里他可以作他自己。”  当这对同性恋伴侣在一教堂举行仪式使他们的关系正式化时,卢云送他们一张凡高的画和一封 “非常美丽的信”肯定他们这样相互委身是非常庄严和神圣的。从1994年开始,卢云一个月来探访这对同性恋伴侣一次。从这可见,卢云是赞同同性婚姻,是以恶为善。 卢云人生的最后10年主要是在智障人中间生活,表面看起来,他是去做慈善事业,但这并不是事实。卢云之所以会离开教职进到范尼云所创办的方舟群体,与身心障碍者生活在一起,正是受他的心灵导师范尼云(Jean Vanier )的影响和引导。2020年2月,媒体披露范尼云在生前长达35年间(1970年 – 2005年 )滥用权力,诱导和性侵六名女性。报道称,范尼云在受害女性向他寻求属灵导引期间,以「精神操控」(psychological hold)的方式与她们发生性行为。而这些性行为发生在受害人不情愿或感到被迫的情况下,某些受害女性声称到现时仍留有「深刻的伤痕」(deep wounds)。 据杨腓力的《卢云:负伤的治疗者》里所述,卢云曾有三年的时间,精神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以致于落入严重残障者工作的方舟团体(L'Arche)的荫庇之下。加拿大的黎明之家就是属于这个方舟团体的,卢云也因此知道了黎明之家,随后就搬到到黎明之家。杨腓力也说到,“从外表看来,卢云从大学教职转到一所智障人士院舍好像很崇高,可说是一个品德善良的兄长最高境界的表现。但正如卢云在作品中澄清,他是因为失败、灵性的黑暗和深深的受伤而作出那个决定。” 在2008年出版的《Henri Nouwen and Soul Care: A Ministry of Integration》一书里,披露了卢云在黎明之家时,与当时只有他年龄一半的男士Nathan Ball 之间的情感纠葛。1986年,卢云在写给Nathan的信里说:我非常感谢能与你分享我很努力且常感痛苦的对情感和深情的寻找。这一直是我这一生的挣扎,还很可能会一直伴随着我,但有位亲爱的朋友忠心地和无所畏惧地帮助我争战,会使这一切变得不一样。这段话的原文如下:

Nouwen wrote Ball in early 1986. “I am grateful that I can share with you my great, often agonizing, search for affection and deep friendship. It has been a life-long struggle and it will probably always be with me, but having a dear friend to help me struggle faithfully and without fear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  ---- 引自《Henri Nouwen’s intimate letters shed light on his ‘theology of the heart’》 但是,Nathan并非是个同性恋人士,最后由于受不了卢云不间断地要求他的注意和陪伴,就与卢云断绝了关系。卢云因此陷入到精神崩溃的状态,以致于需要治疗和休养了7个月。卢云不仅一生沉溺于同性恋的情欲之中,他还是个普救论异端分子。 在卢云1989年出版的书籍《Heart speaks to heart : three prayers to Jesus》(心对心说话:对耶稣的三个祷告) (中文译为《心应心——真挚倾情的祷告》)里,卢云说: “现在我看见祢的心搂抱着众人——世上每个时代每寸土地上的受苦男女——跟祢一起被举起,不单在十字架上,也在祢的复活之中,因而可以在祢与父的圣神永远同在的国度中,觅得一处安息之所。” 卢云认为世上每个时代每寸土地上的男女,都可以在神的国度中。换言之,卢云认为没有人会下地狱,所有的人都能在神的国度里安息,这就是道地的普救论异端谬论。 1992年,卢云在加州的水晶教堂作了一系列的讲道,题目为《Life of the Beloved》(被爱的生命)。卢云在讲道一开始就对着台下众多的听众宣称道,“你,我们。。。都是神所爱的儿女。”   卢云宣称所有的人都是神所爱的儿女,这很讨世人的喜爱,还常被认为这是有爱心的表现。但这却是个背离真理的华丽谎言,而不是基于真理的圣爱!主耶稣说,“我告訴你們,你們若不悔改,也都要這樣滅亡。”(路13:5)真正爱罪人的话,乃是要呼召他们悔改,而不是给他们灌输谎言,让他们继续在罪恶中安逸,自我感觉良好。 神学家汤姆华森说, 我们可以在不信的人当中,看见他们生、死的悲惨光景。他们不是神的儿女。“凡接待祂的,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2)没有信心,就没有儿子的名分。不信的人,就没有儿女的记号,他们不认识神。所有的儿女都认识他们的父亲,但恶者不认识祂。“……他们……乃是恶上加恶,并不认识我”(耶九3)。不信的人,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神没有死去的孩子;若不是儿女,他们就没有继承的权利。

---- 引自汤姆华森的《系统神学》 得儿子的名分 就在卢云1996年离世前一年的1995年11月,卢云在他的《安息日志—冬之旅》里,非常清楚地表明了他的普救论异端立场。他说,


我个人相信,耶稣开启了通往天主的大门,全人类都可以通过那扇门,无论他们是否认识耶稣。如今,我的使命,就是来帮助每个人认识到这点。”  从卢云的这些言行可知,他就是个道地的普救论异端分子,他的心理和精神是病态的。之所以卢云的书籍会受那么多人的追捧和喜爱,很大的可能是,在这世代和卢云一样变态和背道的人太多了,这些人与卢云心有戚戚焉。

64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