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新加尔文主义运动的弱点和危险(Challies,小草译)

更新日期:5月 20

作者:Tim Challies 译者:小草


新加尔文主义( New Calvinism )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基督徒运动(译注:指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在美国基督教界造成很大影响的运动,这场运动主要是藉着网络和社交媒体推广开的,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恢复对基督教教义的重视),他们面向过去,试图恢复和活出改革宗神学的宝贵真理。今天我想谈谈这个运动的一些弱点,提出我们可能需要考虑和解决的领域。


1. 时尚的危险


曾几何时,实际上是不久之前,那时很少人持改革宗神学,也很少有标志性的教会或事工是持改革宗神学。但到了今天,发现有一批事工和大型教会的主办人明显是改革宗的。改革宗会议达到满员,改革宗神学院正在爆满。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 !


现在,新加尔文主义的主流化,可能带来更广泛的福音派内部的永久性转变。但是,它也可能只是一种时尚的存在。直到接下来所发生的情形,我们才会知道这究竟是属于哪种情况。等到某个时候,改革宗的神学将不再受到赞誉。最终,一些书籍和会议将坚称,有更新的,更好的,更纯粹的,许诺更多的东西。到那时,我们就会知道,有多少人只是时尚的追随者,有多少人是真正忠于改革宗所持守的真理。这意味着,现今是个人、教会、和事工确保他们真正忠于改革宗神学所发现的符合圣经的真理,而不只是在跟随潮流。


2. 追随名人的危险


任何运动有领袖的带领,这是显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最终,一个运动需要质疑其领袖的地位,并思考没有这些领袖,这个运动会是什么样子。正如新加尔文主义者需要思考,他们是否只是在追随最新、最酷的潮流?他们也需要思考,他们是否只是在追随引领潮流的和令人兴奋的领袖。


新加尔文主义已经在名人方面犯了几个大错误,把地位和影响力交给一些教会和事工领袖,但很快就证明这些人是不配的。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反省,我们是否只是跟在激动人心和充满活力的领袖后面,或者我们是否真正理解和相信并持守这些神学立场。


3. 骄傲的危险


世界上没有什么危险比赞誉所带来的危险更大。多年来,加尔文主义几乎不用担心这种危险,但新加尔文主义的发展使人们认识到这一运动正在成长,并对教会和文化产生了一些影响。随着影响力和认可度的提高,就会出现骄傲的诱惑。也许这可以通过对其他持有不同神学立场的信徒进行冷嘲热讽的比较看出。也许它体现在看不起任何试图以爱的方式批评此运动的人。也许它体现在没有认真地自我评估此运动、事工、重点、和领袖。不管是什么诱惑,它首先会在人们的心中开始,然后在他们的思想、语言和行动中表现出来。如果新加尔文主义允许自己变得自鸣得意,不愿意继续改革,它将不可避免地褪色和失败。


4. 界定范围的危险


随着这个运动的发展,面临着如何界定这个运动的范围的挑战:谁属于这个运动?由于新加尔文主义没有核心管理机构,这些范围由整个运动通过协商来界定。从最早期开始,新加尔文主义就很高兴地把长老会和浸信会的成员吸引到一起。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又扩展到其他各种传统和宗派。这还不够,接着还同意欢迎灵恩派和恩赐终止论者(cessationists),只要他们在福音的中心和改革宗神学的合理性上保持一致。但它也同意将在很大程度上拒绝平均主义者。它有自己的边界,任何运动都需要边界,但这些边界必须以智慧和宽容来划分。新加尔文主义面临的一个危险是,在没有智慧和仁慈的情况下,把界限划得太松散,或者把界限划得太严格。


5. 相似性的危险


作为人类,我们的倾向是,和那些与自己最相似的人在一起会感到最舒适。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的教会社团倾向于统一性而不是多样性。如果不刻意应用福音,教会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单一,而不是更多样,直到教会几乎完全由同样的社会经济背景、同一种族、甚至对教育等有争议的问题有同一个看法的人组成。各种运动也容易受到同样的诱惑。新加尔文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白种人、美国人、中上层阶级的男性所领导、塑造和定义的。因此,它不可避免地具有白种人、美国人、中产阶级上层人士的喜好和偏见。但与此同时,这个运动已经多样化,正在吸引许多国家、民族、富裕的和贫穷的基督徒。多样性也带来了责任和特权,这就需要聆听不同的声音,倾听他们,并且愿意和渴望变得更像他们。


6. 冰冷的神学的危险


由于新加尔文主义是由它的神学所定义的一场运动,并且对它的神学非常感兴趣,这就存在着一种诱惑,就是注重神学而不是注重神学所描述的神。确实存在着把加尔文主义和基督教混为一谈的危险,以及把恩典的教义和恩典的福音混为一谈的危险。我们必须承认,基督教的世界比单单的加尔文主义更宽广。即使加尔文主义是圣经真理的最纯正的表达(这是我们所确实相信的,否则我们会改变我们的立场),但它也不是唯一的。神并没有呼召我们去拯救人们到加尔文主义这里来。我们并不需要先被人们知道我们是加尔文主义者,而是应该让人们因为我们的爱,因为我们愿意使他人得益,让人们注意到拯救我们的神。


要准确地预测历史是否会或如何看待新加尔文主义,还为时太早。但对我们来说,考虑并决定如何书写这段历史并不会太早。如果新加尔文主义只是一种潮流、一场运动,或一部市场营销的机器,那么,我们可以让它消亡。但是,如果新加尔文主义真的代表了圣经所阐明的教义,如果它真的代表了一场致力于荣耀神和让人得益处的运动,那就让我们为神所做的一切而欢呼,为祂的每一个恩典感谢祂,我们所做的是查看和提出每一个潜在的弱点。让我们坚持不懈地追求认识神,愿神能在各国各族中得到荣耀。 --- 译自The New Calvinism: Areas of Weakness


作者 Tim Challies 简介: 是加拿大多伦多 Grace Fellowship Church (恩典团契教会)的牧师,多本书的作者,加尔文主义者。


相关博文:

速成的和肮脏的网上加尔文主义(Phil Johnson, 小草译)

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加尔文主义与阿民念主义之分歧无关乎得救(Challies,小草译)

拣选和预定不是基要教义,加尔文主义的危险(钟马田,小草译)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正统改革宗牧者对浸信会牧者的肯定足证何奇伟是恶劣的撒谎者 狂妄又极端的吴卫真:除了改革宗其它教派都是异端

75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