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我(小草/青草)是如何成为基督徒的?

更新日期:3月 17

作者:小草


我为什么会成为基督徒?从神学上解释,终极原因就是因为神在基督里的拣选,是神赐给基督的子民,而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别的条件或行为。全然是神的救赎之恩和怜悯,使我得以藉着神所赐的信心,靠着主耶稣的十架受死代赎,而成为神的儿女,我自己毫无功劳可言。


我所能说的,只能是神把我从世界里寻回的些微个人经历,而促成这个过程的神的作为,则是我测不透和不可能全然知晓的,我只是亲历其中一些片段,知道其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是出生在基督教背景的家庭里,我的祖母出生在南洋,在她年少时,就随父母移居到国内。祖母成年后,嫁到一牧师家庭里,因此我有一些长辈是基督徒,其中也有数位牧者。

我的母亲是在工作单位里与我父亲相识相爱,他们是很恩爱的夫妻,组建了一个满有亲情和温馨的家庭,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生长。从小我就对圣经故事有所闻,对亲人在信仰上的一些真实经历有所知,我毫不怀疑我的亲人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虽然小时候,我并不清楚福音的真理,对神的认识也很少、很模糊,但是在我有担忧或恐惧时,我会习惯地向神祷告,祈求神的帮助和保守,神一直是我幼小心灵的安慰和帮助。 学生时代,虽然无可避免地被灌输了一些与基督教完全相悖的观念,但奇妙的是,这些观念好像只停留在头脑的知道而已,并没有在实际的生活中对我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或许是当时年幼、单纯,还没有对人生有什么理性的思考,所以学校所教的并没有影响我心里对神的信靠。也可以说,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处在学校的教育和内心对神的相信的冲突之下,只是自己当时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 大学毕业后,我很顺利地在国内有个理想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有很多自己的时间,不再有繁重的学业压力。那段时间,我似乎才长大,才意识到有人生的问题需要面对和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应该怎样渡过自己的一生?这些问题让我非常困惑和迷茫,我究竟该如何活才有意义呢?之前我虽然心里相信神,但以为只是在有难处时才需要来求靠祂,并不清楚神与自己的整个人生有多大的关系。所以,自己一直是糊里糊涂地随着世界的潮流走,所接纳的是世俗的价值观,追求的也是世人看为好的东西,比如,学位,事业,爱情。 后来,借着我亲戚给我的几本简要的福音书,神打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看到自己是个罪人,将来是要面对神的审判,罪的问题不解决的话,结局就是在地狱里,这让我很感恐惧和不安。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不堪,如果自己转眼就死去的话,连归属在哪里都不肯定,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我就向神承认自己的罪,求神赦免,救我脱离地狱的刑罚。那时我清楚经历了生命的彻底翻转。我深知自己软弱不堪,全然无能靠自己来满足神的律法,但神应许祂的恩典是够我用的。

我并不是在人生遭遇到什么特别的难处或困境才开始转去信主的,反而是在我处于人生的顺境时,才被神打开了眼睛,看到了所得的学位、爱情、事业,再怎么光彩亮丽也还是那么的空虚和苍白,是不能真正满足心灵深处的需要。对于人生的终极之问,虽然世间有林林总总的答案,但都是空洞和经不起深入的拷问。一旦想多想深了,又找不到满意的答案,就可能产生幻灭感,自杀也就是可能的选择和结局。反正活着没意义,趁早结束也无不可。否则,活着也只是混日子,迟早也是死。 在大学时,我的床头一直有本圣经,睡前也常翻出来看,但很多都看不明白。信主之后,能渐渐地、更多地明白圣经里所说的,也从中找到了困扰自己的人生问题的答案。人生的意义就在神造人的意义里,在神造人的旨意之外是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意义。人生的价值就是神在自己生命中的旨意得以成就,在神之外,人自己的意愿和追求都是没有永恒的价值,都是转眼成空的。在神的教导里,我的心得满足,不再困惑和迷茫。 我的信主过程可以说是很平凡,平凡到,不曾有人专门来给我认真地传福音,也不曾有人费力地劝我要信主,也平凡到,我是毫无理性上的挣扎,也没有任何质疑,就接受了我所听和所看到的圣经和福音信息,且是当成很宝贵的信息来接受和相信的。反而是在我清楚信主之后,才对基督教信仰进行了很多的反思和追问。这些反思和追问,从没动摇我的信心,而是让我更多地明白神的道,也使我的信心得以建基在神所启示的话语之上。 在我这样平凡无奇的信主经历里,我相信完全是神自己把我寻找和引导回来的。从我幼年起,神就赐我生长在基督教信仰背景的家庭里,赐我从幼年就仰望依靠祂,在祂那里得安慰和帮助,祂也非常真实地让我经历祂在我人生路上的种种作为,否则我的人生之路不会是这样的。到了时候,神就带我认识祂的救恩,教导我更多地认识祂,让我清楚地归向祂,与世界分别开来,神赐我的恩典是我难以数算得尽的。 我清楚信主后不久,就到美国来读研究生。我是在美国的一华人教会受洗的。 前几年我开始听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牧师的讲道,从中得益良多。他的讲道、文章、和书籍纠正了我以往很多不符合圣经的神学观点。几年下来,我现在的神学观和立场是与麦克阿瑟牧师最接近,属于改革宗浸信会的立场。 在改革宗神学方面,我也听史普罗(R C Sproul)牧师的讲道,看他的书籍和文章。我认为 麦克阿瑟牧师和史普罗牧师对我的神学观点和立场起了最主要的影响作用,他们的敬虔和对神的话语的忠心也影响了我的生命。可以说,他们两位是我最为敬爱的牧者和神学家。


小草姊妹 于美国

2020-09-09

这是史普罗牧师生前与麦克阿瑟牧师的合影:


560 次瀏覽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