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拣选和预定不是基要教义,加尔文主义的危险(钟马田,小草译)

更新日期:5月 5

作者:钟马田(Martyn Lloyd Jones) 译者:小草


我是加尔文主义者;我相信拣选和预定的教义;但我不会把这些置于基要教义之下,而是把它们归于非基要的类别。你得救并不是因为你准确地明白这伟大的救赎是怎么临到你的。你必须要清楚的是,你迷失了,是该死的,没有盼望,也很无助,除了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再也没有别的能救你。唯独耶稣被钉十字架,担当了你的罪债,祂受死,复活,升天,差下圣灵,使你重生得救。这些才是基要真理。


虽然我本人对这个问题持有很明确和坚定的观点,但对于一个不能接受和相信拣选和预定教义的阿民念主义者,我并不会因此与他分离,只要他告诉我,我们都是因神的恩典而得救。只要加尔文主义者赞同,也是必须赞同的,神呼召各地的人都要悔改。只要双方在这些事情有一致的观点,那么我们就决不能断绝团契。因此,我将拣选和预定的教义归于是非基要的类别。 (摘译自 2015年出版的钟马田传记:《Martyn Lloyd-Jones: His Life and Relev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原文见附图)


没有循道主义(Methodism)的加尔文主义往往会导致唯智主义(intellectualism)和学术主义(scholasticism ),这是对加尔文主义特别的诱惑。其结果就是,人们更多地谈论 "我们所掌握的真理",而不是 "掌管我们的真理"。 没有循道主义的加尔文主义容易出现的另一个危险是,信仰告白不再是次要的准则,而是倾向于成为主要和最高的准则,以致于取代了圣经的地位。我只是在说倾向性,并不是说这种情况发生在所有加尔文主义者身上。虽然我们会公开宣称,这些信条是 "次要的准则";圣经是首要的,然后才是信条。但总存在着这样的危险,那就是,加尔文主义者可能会颠倒这个圣经与信条的主次关系。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讲道是在讲解要理问答而不是讲解圣经,这样做是否正确?这是应该被考查的问题。加尔文主义的循道会不是用要理问答来讲道。他们整个的偏好是与司布真一样,也就是你甚至不该做系列的讲道,而是每个讲道都应该仰望神赐给你。我的意思是,你要仰望神赐给你传讲的信息,这就是加尔文循道会所强调的。所以,笼统地说,无论如何都存在改变信条的地位的危险,以致信条不再是次要的准则。(节译自《William Williams and

Welsh Calvinistic Methodism 》)



相关博文:

华人改革宗,不要再用谣言来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

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史普罗,小草译)

16和17世纪制定信条时的政治因素,避免滥用信条(钟马田,小草译)

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

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约翰.卫斯理传福音和品格高尚是不容置疑的(司布真,莱尔,小草译)



附图:截自《Martyn Lloyd-Jones: His Life and Relevance for the 21st Century》一书


23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