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被范学德追捧为属灵导师的梅顿(牟敦)是异端分子

已更新:2020年11月25日

作者:小草


20世纪颇为出名的天主教修士梅顿(牟敦,Thomas Merton,January 31, 1915 – December 10, 1968 )是个信奉宗教大合一的离经叛道的异端分子。但在这末后的世代,宗教大合一已形成一股暗流,以致连梅顿这种异端分子在这种情形下也就有了市场。当然,很多人在推崇梅顿时主要都是说他是灵修大师,而对他真实的信仰背景并不多加说明。


范学德对梅顿就十分的赞赏,梅顿的话频频地出现在他的文章里,并以梅顿为他的属灵导师,还声称梅顿的书是他的最爱之一,就摆在他的案头上。范学德写的推崇和赞誉梅顿(牟敦)的文章有:《梅顿,我永远的兄长》(见下图),《神秘的Trappist 修道院及梅顿》,《为我兄弟——自然的美善做见证——读牟敦笔记之一》,《上帝在万物中置放了他的喜悦——读牟敦笔记之二》,等等。

范学德说,“梅頓對我意味著什麼?他教會了我什麼?想來想去只有兩個字:兄弟,或者說,哥哥,他是我在主耶穌基督裡的親兄弟,永遠的大哥。是他,帶我走進了心靈的“內室”,幫助我認識自己,讚美上帝。”


范学德如此的言论和文章对他的粉丝和读者具有很大的危害性和误导性,没什么分辩力的人就可能以为梅顿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属灵导师,以致落到错误的信仰里去。范学德极为欣赏和推荐的假师傅里还有天主教的卢云,曼宁。可以说,范学德简直就是个异端邪道的推手。


首先梅顿并不是新教徒,虽说是天主教徒,但梅顿从年轻时就很兴趣东方的宗教。后来更是着迷于东方宗教,在他死前不久还声称自己是个佛教徒和印度教徒。1968年10月,梅顿53岁,第一次从美国启程飞往亚洲,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访学东方宗教,并要在一个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在这趟旅程中,梅顿先是到访了印度,于11月与在印度的达赖喇嘛会面,有本书就是说到他们的这次会面,见下图:


之后,于12月份梅顿来到曼谷。12月10日,梅顿在曼谷的宗教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主题就是要对印度教和佛教开放,他认为基督教可以通过这样的开放来更好地学习自己基督教的东西。言下之意,印度教和佛教里有值得基督教去学习的东西。在此之前,他就曾说过,基督教和佛教并不矛盾。他的好友也作证说,梅顿相信不同的宗教都是走在同样的路上。所以,梅顿的这趟旅程就是去学习更多的东方宗教,并公开号召基督教要对东方宗教开放。可想而知,他结束旅程后是会更加大力的推崇他所学到的那些印度教和佛教修行的东西,并更多更深地把它们引用和混合到他自己的修行里来,也会出版更多这方面的书籍来传播他的这种“灵修”。

只是谁也没料想到,在梅顿发表完这番讲话后几小时,他就被发现死在他旅馆房间的地板上。据报道,他被发现时是仰躺在地上,已死亡,头部出血,一台立式电风扇横跨着压在他的上身,电风扇还通着电,不过通的是直流电,但身上严重烧伤。

梅顿本人身材高大,被一个家用电扇电死实在是很奇怪。正因为如此,有些人不认为梅顿是被电死的,有人就说可能是被暗杀的,因为他是个反战人士,所以恨他的人也是有的。但是,这种说法也完全是猜测而已,一点证据都没有。于是,梅顿的死成了一个谜,谁也不能肯定他究竟是为何而死的?因为当时现场没有任何的目击人,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躺在地上?电扇又是怎么会正好压在他身上的?

无论梅顿的死因是什么,事实是他正好死在他第一次的亚洲之旅上,这是他本人很向往的旅程,同时也正好死于他发表那个要对印度教和佛教开放的讲话的同一天,那一天也是梅顿本人进入修道院的记念日(他是于1941年12月10日进入修道院的)。宗教大联合受很多宗教人士所倡导和赞同的,但经上说:“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4:12)梅顿的这条走向亚洲和东方宗教的路,成了他的死亡之路。

下面从《Thomas Merton: The Catholic Buddhist Mystic》(梅顿:天主教的佛教徒神秘主义)一文里摘译梅顿所发表过的一些言论,从中就可看出他根本就是个信仰混杂的异端分子。


Merton also said that he was both a Buddhist and a Hindu: 梅顿说他是佛教徒也是印度教徒:


I see no contradiction between Buddhism and Christianity. The future of Zen is in the West. I INTEND TO BECOME AS GOOD A BUDDHIST AS I CAN 我看不到佛教和基督教有什么矛盾。道教的未来是在西方,我要尽我所能的成为一个好的佛教徒。


You have to see your will and God’s will dualistically for a long time. You have to experience duality for a long time until you see it’s not there. IN THIS RESPECT I AM A HINDU 你必须二元地来看你的意志和神的意志,这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你再也看不到。从这意义上来说,我是个印度教徒。


Asia, Zen, Islam, etc., all these things come together in my life. It would be madness for me to attempt to create a monastic life for myself by excluding all these 亚洲,道教,伊斯兰教等,所有这些都一起在我的生命中。如果排除所有这些来过修道的生活,对我而言将是疯狂的。


I believe that by openness to Buddhism, to Hinduism, and to these great Asian traditions, we stand a wonderful chance of learning more about the potentiality of our own Christian traditions。 我相信通过对佛教,印度教,和对这些伟大的亚洲传统的开放,是更多地学习我们自己基督教传统潜能的好机会。


I think I couldn’t understand Christian teaching the way I do if it were not in the light of Buddhism。 我认为如果不是在佛教的光中,我不可能理解基督教教导我做的方式。


2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