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刘同苏严重背离圣经真理的种种言论

作者:小草

为了对刘同苏作些了解,去查看了他的一些文章,对他在基督教一些基要教义上的观点有了一些比较清楚和具体的认识。由于他惯于用虚玄、抽象、含糊、拐弯抹角的表达方式,以致于他的错谬显得不是那么清楚和直白,这也就让他的错谬更具有隐蔽性。现打算就所发现的刘同苏的一些比较严重和主要的错谬给予简要的剖析和指证。

一。关于圣经

正如《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里所说的,“无论是今天或是在历代基督教会中,「圣经的权威」一向是关键的议题。举凡相信耶稣基督是主和救主的人,均蒙召要谦卑而忠诚地顺服神的话、成文的道,藉此来表明他们真是主的门徒。人若在信仰或行为上偏离圣经,便是对主不忠。圣经所说的全部是真实的、绝对可信的;承认此基要真理,我们才能彻底了解并正确告白圣经的权威。”

由于圣经观是如此重要和关键的议题,所以就先对刘同苏的圣经观进行简要的剖析。其言均引自《刘同苏:上下(二十七) ─ 与思辩者谈道 尾声:不是记录的记录》一文。

1。 刘同苏说:与惯常的想法非常不同,圣经并不给答案,圣经仅仅提出问题

刘同苏对圣经的这一说法确实很另类,也很荒唐。如果圣经仅仅提出问题,且不给答案,那么读经就只能是在读一大堆没有答案的问题。难道人的问题还不够多?还要再去读更多的无解的问题?圣经里当然是有提出一些问题,比如,“ 风从何道来、骨头在怀孕妇人的胎中如何长成、你尚且不得知道、这样、行万事之 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传11:5) 这些问题的提出让我们认识到,人所知的是很有限的,有很多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所以我们当心存谦卑。但是,圣经更多的是教导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实和真理,比如,天地万物是神所造的,真神只有一位,人人都是罪人,死是由罪来的,死后审判,有天堂,有地狱,耶稣基督是罪人唯一的救主,等等等。

2.。刘同苏说:圣经并不满足我们,圣经挑战我们,由此而升华我们

经上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摩8:11)所以,人的不满足和饥渴,乃是因不听神的话。如果,神的话不能满足我们,那什么能满足我们?难道是金银吗?但经上说,“你口中的训言、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诗119:72)先知耶利米说,“耶和华万军之 神阿、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因我是称为你名下的人。”(耶15:16) “ 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诗119:103)所以,唯独神的话是我们生命的真粮,是我们心中的欢喜快乐,是胜于千万的金银,是真正能满足我们的。所以,刘同苏说圣经并不满足我们,那是对圣经的贬低和否定。

圣经是在挑战我们吗?神是最清楚我们不过是尘土,“ 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103:14)“ 经风一吹、便归无有。”(诗103:16)“ 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赛40:15)如微尘、如一滴水、连风都经不起吹的人,哪还值得被挑战?主耶稣说,“离了祂,我们就不能作什么。”(约5:15)不能作什么的人,当然也是不能接受挑战的。

3。刘同苏说:圣经不容增减,并不是圣经需要数量的保证,反倒表明圣经不需要数量的保证。要多大的数才足以表达无限呢?无限的表达不取决于数量。。。本体既然在圣经的“象”里面完全“现”出来了,就无需增补。

圣经不容增减是因为神的启示已经完备了,《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是这么论到神启示的终止:

从神而来的先知性的代言人之行列,在神的道成了肉身的耶稣基督身上  —  他本身是先知,但比先知更大  —  和第一代基督徒时代的使徒和先知们身上,就告终结了。当神说出最终极、最高潮的信息,即他向世人说出有关耶稣基督的话,并经由使徒们阐明之时,启示信息的系列就止息了。 而刘同苏却把圣经不容增减的原因说成是,因为神(本体)在圣经里完全现出来了。实际上,神借着圣经和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以及借着祂所造之物来启示祂自己,但所有这些启示都没有把无限的神完全的启示出来。 先知以赛亚说,”救主以色列的 神阿、你实在是自隐的 神。”(赛45:15)传道者说,“ 行万事之 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传11:5)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得到甚大的启示(林后12: 2,7),但他还是感叹道,“ 深哉、 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罗11:33-34)“ 我们如今彷彿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林前13:12)既然对神难测、难寻,所知道的也只是有限的,就说明对神的认识是很有限的,而不是完全的,原因就是神并没有把祂自己完全地启示出来。 美国当代名牧约翰麦卡瑟(John MacArthur)在讲论神启示的奥秘(The Mystery Revealed,Part 1, Ephesians 3:1-4)时说道: there are some things that God never reveals any time to anybody. These are the permanent sacred secrets. They fall into the classification of Deuteronomy 29:29 which says, “The secret things belong to the Lord.” In other words, there are some things that nobody has known, does know, or will know in this life. They are either too complex, too fearful, too private, or some other reason for which God has chosen to keep them secret。 这段话的意思是:有一些事是上帝在任何时候都不对任何人启示的,这些事是永久的神圣奥秘。这些奥秘属于申命记29:29节所说的:“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 神的。”换言之,有一些事是没有人在这一生所能知道的。上帝选择对这些事保密的原因,要么是这些事太复杂,或太可怕,或太隐秘,或是其他的原因。 4。刘同苏说:将有限的文字与理念绝对化,恰恰遮蔽了无限上帝在文字与理念里面的显现。圣经的整体文字都是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的,这正保证了圣经的现象性质,也正否定了圣经的理念性质。“象征”与“寓意”都是开放的;没有指向他者,就不是象征;没有包含对自我的超越,就不是寓意。除了象征与寓意,有限的文字与理念怎么可能述说无限的上帝呢? 圣经里有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的文字,但并不是整体的文字都是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的。比如,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被钉十字架,从死里复活,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性事件,而不是象征性或寓意性的。圣经里,特别是旧约,有不少对基督的预表,但那也不是纯象征性或寓意性的文字,而是以真实的历史事件来预表,比如,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进迦南地,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但也是有所预表的,其文字并不是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的,而是这些真实的事件具有象征性和寓意性。把圣经的文字说成都是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等于否定了圣经对历史事件的真实记载,也否定了圣经里所启示的神的作为的真实性,这样圣经岂不就沦为了毫无真实性可言的寓言吗? 刘同苏反对把圣经的文字与理念绝对化,却没给出清楚和具体的实例来说明什么是文字与理念绝对化?我觉得他这是在反对圣经的绝对无误。《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里宣告道:“圣经的全部和其中每一部分,包括原稿的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既是神所默示的,就是绝对正确的,以致在其所论及的一切事上,都是真实可靠的,绝不会误导我们。 ” 所以,圣经的无误性包括了文字和其所论及的一切事都是无误的。既然是所论及的一切事都是无误的,那么所论及的理念当然也是无误的,是不容否定和反对的。 有限的文字与理念确实不可能述说尽无限的上帝,但圣经本不是对上帝的完全启示。圣经的中心目的并不在于让人对神有完全的知道,而是在于,“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 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或作凡 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叫属 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5-17) 二。 关于基督的生命 对耶稣基督的认识是基督教最核心、最基要的真理。当主耶稣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太16:15-18)在这里,主耶稣很清楚地说了,祂要把祂的教会建立在这磐石上,而这磐石就是彼得的宣告,“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儿子。”

彼得的这句话,“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儿子。”涵括了最重要的基督论:人子耶稣是基督,耶稣是神子,耶稣既是人子也是神子,耶稣是神子在肉身的显现。 对于基督,刘同苏在《我信的到底是什么?——经历基督之一》一文里这么说到: 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生命的本质。。。十字架和复活这样一个两位一体的事件集中表现了基督生命的本质,换言之,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生命的本质方式。基督是拯救罪人的救主,而十字架与复活就是拯救的方式。十字架意味着罪人被钉死,而复活则是回复到神的形象;十字架与复活的两位一体的过程就是使生命脱离罪而进入永生的拯救。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所专有的生命方式。 十字架是外在于生命的物质,复活是生命从死里复活过来的经历,十字架与复活怎么会是基督生命的本质?虽然,耶稣基督曾一次代替神的选民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三天后从死里复活,这是神子在尘世之行时真实经历过的,但经历并非是生命的本质。基督生命的本质乃是神人二性,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 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经历死亡,但这并不是意味着罪人被钉死,而是基督替代神的选民受罪的刑罚,是神以基督作为永远的赎罪祭,这是圣经很清楚讲明的:“ 那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赛53:5,6,10)“ 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罗8:3)“ 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 神的右边坐下了。”(希10:12)。 把复活说成是回复到神的形象,那岂不是说耶稣基督曾失去神的形象?这样说简直就是亵渎!因为,耶稣基督就是神,是圣洁、无罪的,祂从来就没有失去神的形象,也就根本不需要回复到神的形象。基督的复活乃是为了神的选民称义,“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 至于刘同苏说,”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所专有的生命方式”,那更是荒唐!一次的被钉十字架,一次的从死里复活,并不能称为是生命的方式。如果十字架与复活是基督的生命方式,那岂不是说基督的生命是以一直被钉十字架上,一直不断地复活的方式而存有的?但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后,升上高天,就不再死,“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罗6:9)基督的生命方式乃是“ 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8)“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基督)了。”(太28:18)“ 他洗净了人的罪、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希1:3)所以,十字架与复活并不是基督所专有的生命方式,乃是祂在时空里所行的一次真实的事件,是基督救赎百姓的方式,而不是基督的生命方式。 三。关于道成肉身 经上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4)道成肉身就是神子降世为人,披戴肉身,住在人间。基督为什么要道成肉身来到世间呢? 1. 为了晓喻我们: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1:1-2) 2. 为了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一3:8) 3. 为了献上赎罪祭: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 神的右边坐下了。(希10:12) 4. 为了成就永远的救恩:他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希5:9) 基督教信仰是救赎性的信仰,如果没有神子的道成肉身来成就救赎大工,那么罪人就没有得救的途径。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天下人间唯一的得救道路只在基督里,只在基督所成就的救恩里,别无他途。道成肉身是神最奇妙的作为之一, 是基督徒当敬虔地来领受和赞叹,“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或作在灵性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3:16) 关于道成肉身,刘同苏在其《刘同苏:道成肉身与北美大陆事工模式》一文里这么说到: 由於道成肉身,道不再是一个不可把握的虚无飘渺之物,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更却切地说,是在那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中洋溢着活的“道”的生命。神并不在此世之外作工,而是在这个世界之中作工。常道可道。永恒的道必须藉由有血有肉的生命而展示出来。这就是由耶稣之伟大生命而显示出的真理。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真谛。 如果道不成肉身的话,道就是不可把握的虚无飘渺之物的话,那么,道成肉身之前的旧约时代,道就一直是不可把握的虚无飘渺之物了,旧约时代的先知和圣徒对神的信心那岂不更是虚无飘渺?但这绝对不是事实,因为,旧约时代不乏有信心伟人,比如,亚伯拉罕被称为信心之父。要是亚伯拉罕不明白神的道的话,他信什么?他还怎么成为信心伟人?约伯说,“ 神待我有密友之情”(约29:4),约伯与神如此亲密的关系岂是虚无飘渺的?以诺与神同行三百年(创5:22),如果神对他是不可把握的虚无飘渺之物的话,他还怎么与神同行?

虽然神借着道成肉身来启示我们,但这并不是神启示的唯一方法。远在旧约时代神就借着先知来启示祂的道,“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希1:1)否定神在道成肉身之外的启示,也就等于否定了神借着文字的启示 — 圣经,这是非常严重的恶行,简直就是在抵毁圣经了。离开圣经,基督教的信仰也就彻底丧失了权威的依据,那才真是成了虚无飘渺的东西了。 神不仅在此世作工,也在这个世界之外作工,因主耶稣说,“ 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 (约14:2)主耶稣为选民预备地方之工就不是在这世界。神更是统管万有的,天上的天使也受神的护理,“ 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统管万有。 听从他命令成全他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称颂耶和华。”(诗103:19-20) “ 耶和华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在一切的深处、都随自己的意旨而行。” (诗135:6)

刘同苏说,“永恒的道必须藉由有血有肉的生命而展示出来。”在《刘同苏:真道似曲,肉身为弦》一文里他还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约翰福音1:14),所以,一切不能活在我们中间的道都不是生命之道。” 他这等于是说,如果道不成肉身来展示,那就不是永恒之道、不是生命之道。但是,神的道岂非得由肉身来证明?经上说,“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 (约一1:1)所以,在神创世造人之前祂就是生命之道,既使祂没有造人,没有成肉身,祂还是同一位不改变的神,“ 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3:6)如果人类没有堕落,那么道就没必要成肉身来拯救人,但这岂能说明神的道就不是生命之道?绝没这样的事! 实际上,刘同苏和那个在十架上不悔改的强盗是一样的逻辑,那个强盗认为,要是耶稣不能救自己和他们的话,那就不是基督,所以,他就 “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么。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路23:39)还有一些经过的人认为,耶稣要是不能十字架上下来的话,那就不是神的儿子,所以他们也讥诮地说,“你如果是 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太27:40)这些人都犯了狂妄之罪,以为神非得按他们以为必要的方式来行一些事才能证明祂自己。 虽然,道成肉身,但这并不能就成为神自身或祂任何属性的必要条件,更不是神非得如此行不可。道成肉身是神救赎之工的方式,而神的救赎之工纯属是恩典性的,是人不配得的。也就是说,既使神不救赎罪人,神也没欠人任何的东西。把道成肉身说成是神非如此行不可,等于是说神欠罪人救赎的债,才不得不道成肉身来受苦受死。如果是这样的话,神的救赎就不是恩典了,乃成了是来还罪人债的,是神欠了人债,而不是人欠了神债,而这是何等的亵渎! 四。关于基督钉十字架

保罗说,“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罗5:6)“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罗8:3)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架上,是为了担当神的子民的罪,是为罪人死,是为了献上永远的赎罪祭。基督的受死,成就了神的救赎大功,为神的子民开通了与神和好的道路,“借着 神儿子的死、得与 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 ”(罗5:10) 但在基督钉十字架这件事上,刘同苏于2013年12月在北京守望家庭教会的讲道(《剥夺后的彰显/刘同苏牧师圣餐聚会分享》)里,却是完全另一番的讲述,他说: 基督说:我今天在乐园里了。连我的生命都没有了,但我仍然知道我生命中的道,我生命中的圣灵是真实的,我今天在乐园里了,所以乐园是真实的。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无比真实的体验到天国的真实、天父的真实,因为在那里头,一切有形的会失去的东西都被剥夺了,都没有了。但他里头仍然体验到天父的生命与他全然的同在,就是这样真实。 这就是基督,基督体验到了天父的真实,于是这十字架一切的剥夺,都是他彰显真实的一段途径。 看基督多喜乐,我今天在乐园里了,你也跟我一同在乐园里了。这是喜乐是平安,不是一个穷欢乐,不是一个没辙了。不!他真实的体验到,现在剥夺也剥夺不了,伤害也伤害不了的东西。 下面就来看刘同苏这段话里的几个错误: 1。刘同苏说,“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无比真实的体验到天国的真实、天父的真实,因为在那里头,一切有形的会失去的东西都被剥夺了,都没有了。”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并不是为了体验到天国的真实、天父的真实。刘同苏这样说,不仅是错谬的,也是抛弃了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真正意义和目的。主耶稣说,“我所说的,是我在父那里看见的。”(约8:38)“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 主耶稣本来就是从天上来的,从亘古到永远,祂就一直是与天父同在的,天国和天父的真实,是耶稣基督所见所在的,并不需要靠在祂世时的一些经历去体验。 刘同苏把基督在十字架上看为是被剥夺,但主耶稣自己很清楚地说,没有人夺祂的命去,而是祂自己舍的,“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 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约10:17-18)如果主耶稣是如刘同苏所说的那样,是被人夺去生命的,那主耶稣还怎么会是生命的主宰呢?连祂自己的命都主宰不了,还怎么主宰别人的命?所以,刘同苏说主耶稣是被剥夺的,就是否定了主耶稣的绝对权柄,把主耶稣的生死看成是被人所掌控的,这是对主耶稣神权的反动和否定! 2。刘同苏说, ”看基督多喜乐,我今天在乐园里了。” 基督在十架上对那位悔改的强盗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加23:43)这句话是对那位强盗的应许,并不是在表明基督的“多喜乐”。实际上,基督在十架上,并不是在享受今天就要在乐园里的喜乐,而是在替罪人承受罪的刑罚,承受天父对罪的忿怒的杯,承受圣父与祂的分离之痛,这样的苦痛是远超过我们人所能体验和想像的。 主耶稣在上十架前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儆醒。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太26:38-39)这份苦痛让主耶稣“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主耶稣在十架上,大声喊着说,“我的 神、我的 神、为甚么离弃我。”(太27:46)那是主耶稣真实地承受着被天父离弃的极大苦痛所发出的呼喊,这样的苦痛和代价之大之深,是我们有限的人所无法理解和完全明白的。保罗说,“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林前 6:20),所以,主耶稣的受死是付上了极重的代价,而不是轻轻松松,很欢喜的就作成的。

但刘同苏却把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经历,说成是“多喜乐”的,说得好像主在十架上根本就不痛苦,还很喜乐,这简直就是在否定和抹杀主耶稣受死所付出的极大和真实的苦痛。而且,刘同苏还认为主耶稣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喜乐,是因为“他真实的体验到,现在剥夺也剥夺不了,伤害也伤害不了的东西。”这岂不等于说,主耶稣的喜乐纯属就是以祂自己为中心的,只要祂能在乐园里,祂就很喜乐平安了?但主耶稣说,“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父阿、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约17:1)主耶稣来世上为的是要按天父的意思而行,为的是荣耀天父,所以,主耶稣的喜乐乃在于照天父的旨意行,在于荣耀天父,而不在于祂自己今天要在乐园里。 实际上,主耶稣在地上的日子,并没有就不在天上,因他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 (约3:13)所以,主耶稣并不是要等到死在十架上才能到乐园里,而是他一直就是在天上。但那位悔改的强盗,和所有神的子民,那是要死后才能进乐园。把主耶稣也说成是要死了才能进乐园,岂不否定了祂从来就是无所不在的神吗?岂不等于把祂当成和罪人一样,要等死后才能进乐园吗? 五。关于复活 将来死人要从死里复活,这是神的应许,是基督徒身体得赎的盼望。先知以赛亚说,“死人要复活.尸首要兴起。睡在尘埃的阿、要醒起歌唱.因你的甘露好像菜蔬上的甘露、地也要交出死人来。”(赛26:18) 关于复活,刘同苏在其《刘同苏: 复活,诗意地活着》一文里是这么论说的:

诗意赋予字句以超越的意境;复活赐予肉身以超越的灵性。诗意就是字句里面的诗意,同理,复活就是在活着里面的复活。有意境的字句就是诗意的实体,属灵的肉身就是复活的实体。“我信灵魂出窍的永生”不过将永生贬低为另一种时间,将灵魂变质为另一种物质,诗意也就成为了与字句并列的变形字句。“我信身体复活”的复活,是诗意纵向地活在横向字句里面的复活,是圣灵纵向地活在横向肉身里面的复活,是永恒纵向地活在横向时间里面的复活。复活无非是从另一面看过来的十字架。 1。刘同苏说,复活赐予肉身以超越的灵性 论到复活,使徒保罗说,“ 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 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  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林前15:44)所以,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spiritual body),是不朽坏的,而不再是肉身或血气的身体(natural body),不是如刘同苏所说的那样,复活还是同样的肉身,只是给肉身以超越的灵性。 2。刘同苏说,复活就是在活着里面的复活 圣经很清楚地说,复活是从死里复活,不死,谈何复活? 保罗说,“ 或有人问、死人怎样复活.带着甚么身体来呢。 无知的人哪、你所种的、若不死就不能生。”(林前15:35-36)主耶稣的复活乃是从真实的死里、真实地活过来,“ 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罗6:9)但刘同苏所说的复活是没有死的,是在活里面谈复活,他这样的复活不是圣经所说的复活,而是在谬讲复活。 3。刘同苏说,属灵的肉身就是复活的实体 但经上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林前15:50)如果复活之后还是肉身的话,那怎么能承受 神的国?保罗在论说复活时,很清楚地说了,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林前15:44),肉身并不是复活的实体,乃是所种的子粒,”并且你所种的、不是那将来的形体、不过是子粒、即如麦子、或是别样的谷。”(林前15:37) 4。刘同苏说,“我信身体复活 ”的复活,是圣灵纵向地活在横向肉身里面的复活 ”我信身体复活”是来自使徒信经,是传统教会的信仰告白,其所含的意思在于:基督徒不仅灵魂得赎,最终身体也要得赎,“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8:23) 身体的得赎是从死里复活变成不朽坏的身体,“ 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变成原文作穿下同〕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林前15:53-54) 得赎的身体不再死,死就被毁灭了,“ 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林前15:26) 而刘同苏所说的“身体复活”还在会朽坏的肉身里,而不是指向将来“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他这纯属就是在歪曲和谬讲使徒信经有关身体复活的信条。 复活,并不是诗意地活着,不是在肉身里活出不同的意境,乃是活在不朽坏的、不死的、灵性的形体里。复活,更不是从哪里看过来的永恒与时空的十字交错。复活乃是,“他(基督)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3:21) 六。关于地狱和审判 圣经所启示的地狱就是将来魔鬼、邪灵、和灭亡之子永远受刑罚的地方,“ 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启20:10)主耶稣对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说,“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太23:33)有些异端认为地狱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不得救的人并不会在地狱永远受苦,但这些显然是与圣经所说的相违背,刘同苏所持的就是这种地狱非实存的异端观念。

关于地狱刘同苏说: 首先,地狱的实质,是其与永恒之神相分离的永死状态。“硫磺火湖”等形象化的描述,是要告诉人们与上帝永远分离的悲惨。实际上,永死状态远比硫磺火湖可怕得多,因为后者至少还是一种存在。 — 引自刘同苏的《耶路撒冷的雅典》 如果地狱是一个终极归宿,上帝就不是最终的统辖。。。“我是始,我是终”;在“起初”里全是上帝,在“起初”里全无死亡的影子;在“终点”里也是全是上帝,在“终点”里也全无地狱的位置。 —引自刘同苏的《上下—与思辨者谈道(二十六 C)最后的乐章:归宿─终极审判,三. 地狱─绝对虚无 》 刘同苏认为不存在比存在还可怕,与神分离的永死状态之所以比硫磺火湖可怕得多,因为这样的永死状态是不存在的,而硫磺火湖至少是一种存在。有意思的是,那些认为地狱不是实存的异端正是因为不能接受地狱是永不止息的受苦之处,就退而求地狱或灭亡之人彻底的不存在,以此来免去永远的受苦之刑,在他们看来,彻底的不存在比存在于地狱里永远受苦更易于让人接受。虽然刘同苏所持的也是地狱的不实存,但他认为彻底不存在比存在于地狱里受苦可怕得多,这样的说辞简直就是荒谬至极! 究竟在地狱里永远受苦会比彻底不存在好吗?主耶稣被卖之前说,“但卖人子的人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太26:24)卖主的犹大是灭亡之子(约17:12),其归宿就是地狱,但主耶稣很清楚地说了,犹大要是不生在世上倒好,也就是说,如果犹大是彻底不存在的话,那是比永远在地狱要好的,而不是更可怕。但刘同苏的说法却是与主所说的彻底相反,他等于是在说,犹大能生在世上倒好,因为不存在比存在可怕得多。 至于刘同苏对地狱非实存的所作的推论:在“起初”里全是上帝,在“起初”里全无死亡的影子;在“终点”里也是全是上帝,在“终点”里也全无地狱的位置。他这样的推论是不成立的。否则的话,按同样的逻辑,也必得出在“终点”里也全无人的位置,因为在“起初”里全无人的影子。 否定了地狱的实存之后,刘同苏对最后的审判和刑罚就有了下面这样的说法: 再者,最后审判在本质上并不是另加的惩罚,而是真相的最终揭示。上帝在最后审判里的公义,并不表现为把人原本没有的东西加给人,而是揭示出被罪的世界所掩盖的人原有的真相。罪就是死,与上帝分离就是死。与上帝分离的罪人已经处在死亡之中,其在世上的行尸走肉状态无非是被罪掩盖的假相。最后的审判只是把罪人的死亡状态揭示出来。最后审判给生者生,死者死。地狱不是上帝强加给罪人的,罪人生活的实质就是地狱(死亡状态)。 — 引自刘同苏的《耶路撒冷的雅典》 按刘同苏的说法,将来的审判并不会强加给罪人任何原本没有的惩罚,而只是把罪人与上帝分离的状态揭示出来而已,这无异于是在否定圣经对最后的审判和刑罚的否定。主耶稣对门徒说,“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 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太10:14-15)如果审判的日子,罪人并不会受到任何另加给他们的惩罚,而只是他们原本的与上帝分离的状态被显示出来,那所有罪人所遭遇的也就都是同样的,就不会有谁比谁所受的更容易或更不容易之说了,但这无异于是在否定主耶稣所说的。 主耶稣在讲天国喜宴的比喻时,讲到没穿礼服的人被丢到黑暗里的情形,“ 王进来观看宾客、见那里有一个没有穿礼服的。就对他说、朋友、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于是王对使唤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2:11-13)如果 “外面的黑暗” 并非实存,而罪人的永死只是不存在,也并没有另加的惩罚,那么,是谁在虚无的黑暗里为何而哀哭切齿呢?难道不存在的灭亡之人,会在不存在的黑暗里、遭受不存在的惩罚而哀哭切齿? 刘同苏这样地否定地狱和否定最后的审判和刑罚,与无神论者的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的说法相差无几,但却与圣经的真理相去甚远,堪称是异端之说。 七。关于文化使命

每个时代的基督徒都是生活在特定的社会和文化里,那么,基督徒在自己所处的世代和文化里有什么样的使命呢?我认为,就是主耶稣所吩咐的传福音的使命,主耶稣复活升天前对门徒说,“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主耶稣升天后,门徒就遵从主的教导,“ 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可16:20)传福音的对象是人,传福音的目的是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借着神救赎的大工,使神自己得荣耀和称赞,“ 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这恩典是他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弗1:6) 除了传福音的使命之外,基督教界里也常有一些别的使命被提出来,比如,文化使命、社会使命,历史使命,等等。由于这些使命的定义并不是很一致,不同的人常是有自己对这些使命给出不同的定义,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只能就某具体的定义来讨论。 这里就来看看刘同苏所提出的文化使命和历史使命,刘同苏说: 耶稣来到世界不是为了摧毁和弃绝世界,而是为了拯救和更新世界;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内在地进入世界,而不是外在地碾碎世界。今天,上帝兴起中国教会,并不是为了中国教会关起门孤芳自赏,在中国文化之外建立世外桃源,而是让中国教会在中国文化里面为上帝作见证,并由此而更新中国文化。历代圣徒“道成肉身”的探索开辟出进入中国主流社会的道路,他们背负十字架的血浇铸成了打开中国主流文化大门的钥匙;在中国历史上,教会于这个世代,第一次有可能用自己的生命影响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如果拒绝进入中国的主流文化,从而不能以自己的生命更新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便推卸了上帝赋予这一代中国基督徒的历史使命。 —  引自《刘同苏:政教次序与多级反应——法哲学中的普遍启示》 在上面这段话里,刘同苏首先提出,耶稣降世是为了拯救和更新世界,以此作为他进一步论述的前提,但是他的这一前提却是错误的。主耶稣降世之前,天使对约瑟说,“他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 所以,主耶稣救赎的对象是祂自己的百姓,而不是世界。 从错误的前提出发,刘同苏紧接着提出的 “更新中国文化”,“更新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也就成了没有圣经依据的个人主观愿望。但他却把自己的这些个人愿望冠予“上帝赋予这一代中国基督徒的历史使命”,这就是在妄称神的名,是对神的圣名的妄用和冒犯。 最常被引为基督徒文化使命的依据的经文是光和盐的经文: 马太福音5:13-5:16 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也就是说,基督徒活在自己的社会和文化里,是神立在这弯曲悖逆的世代里的光和盐,起着照亮和防腐的作用。如果世界本身是光明和清洁的话,那也就不需要光和盐了。正因为这个世界是黑暗和腐败的,才需要光和盐。光只是在黑暗中起照亮的作用,并不能把黑夜改成白昼。盐也只能起到减缓腐败的作用,并不能逆转腐败而成清洁。所以,神并没给基督徒扭转黑暗或更新腐败的世界和文化的使命。世界只能是要等到最终,神自己来把天地改变了,“天地都要灭没、你却要长存。天地都要像衣服渐渐旧了。你要将天地卷起来、像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变了。”(希1:11-12)但在白昼到来之前,这个堕落的世界只会是越发的黑暗和腐败,而不可能变得更好,“ 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罗13:12)那时,“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太24:12) 所以,基督徒对这个黑暗的世界,不是去改良或更新它,而是,“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徒2:40) 固然基督徒的光和盐的作用对社会和文化会有所影响,但这样的影响是基督徒生命自然流露所产生的副作用,对这样的副作用并没有任何预设所要达成的确定目标,因为,影响效果的程度是人难以预测、确定、和掌控的,也是无法事先设立特定的目标。而刘同苏所提出的这些“更新中国文化”,“更新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的说法,却是有着清楚和确定的目标,就是要达到对中国主流文化和价值的更新效果。但是,更新文化从来就不是基督徒的使命,而且,如果把更新文化作为目标去追求时,就很可能让基督徒生命的中心发生偏离,极有可能重蹈社会福音的错谬,把人引入歧途。所以,刘同苏的这种更新文化之说是有潜在的危害性,应加以防备。 写于2015-06

19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