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麦克阿瑟牧师责备拜登,竟然被梁慕天(举目)严责和毁謗

已更新:1月 29

作者:小草


2021年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后的第一个主日,2021年1月24日,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牧师在教会的主日讲道里,讲了一小段有关总统就职典礼的事。麦牧说,


上帝在祂的话语中做王,当你把手放在上帝的圣言之上时,却宣誓要去做亵渎上帝之名的事,你正在说极危险的事。乌撒以为他所做的是表明对上帝的尊重。但上帝不要你的尊重,祂要你的顺服。别告诉我,你拥护在母腹里屠杀婴儿;别告诉我,你要毁掉男女性别的区别和婚姻;别告诉我,你想要世界塞满 LGBTQ (译注:指同性恋者,双性人,变性人,不确定性人)的领导人,你想要为变性人活动正名;别告诉我,你想邀请更多的穆斯林进来,他们代表了来自地狱的宗教;然后你把手放在了上帝的宝座上。


昨天,麦牧的这段视频被转到微信公号,并附上了中文字幕,但其中有几处翻译不够准确,上面是我根据英文视频(截图如下)所做的翻译。

很多人都在微信上看到了这个视频,也有很多人转发,表示赞同。但是,梁慕天(举目)却很快地在他的公号“我要向山举目”上,就麦牧的这一小段讲话,发表了一篇措词严厉的“责备”文:《麦克阿瑟牧师要知道“真正当受责备的是他自己”》 ,见下面截图:



麦牧是当今基督教忠心的牧者、神学家、护教家,是神赐给当代教会的属灵福份。虽然,麦牧身在美国,但他的讲道和书籍被译成了多国的文字,几十年来牧养了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很多华人基督徒对他也不陌生。至今,麦牧已忠心地牧养同一间教会50几年了,如今已80多岁,但还在站讲台传讲和教导神的道,为教会守望,为神的道竭力争辩,他实在是在神家里忠心劳苦的牧者。


真正的基督徒都当对麦牧非常敬重才是,因为这是圣经清楚的教导,“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诫你们的。又因他们所做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 (帖前5:12-13)“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 (提前5:17)


这并非说就不能不赞同麦牧说的,也不是说麦牧说的就一定都是对的,而是梁某这种以责备的姿态和措词来对待一位忠心的老牧者是错误的,是完全丧失了对忠心劳苦的牧者该有的敬爱。对于离经背道的假师傅或传讲异端学说的人,当然可以、也应该严严地责备。但对于在神家里忠心地传讲和教导神道的牧者,则是不可以像对待假师傅那样责备,而是应该像圣经所说的,要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要加倍的敬奉他们。经上还说,“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 (提前5:1)所以,既使不论文章里的论点是否站得住脚,梁某对麦牧的责备已是背离了圣经的教导,是不可接受的。


下面就来看看梁某文章里所说的是否有理有据。梁某说,


麦克阿瑟在责备拜登总统时,恰恰忽略了一点:真正应该受责备的其实是他自己。如果他今日意识不到自己在这方面犯的错误,等到五至十年后,他将会看到这种错误所结的果子,到时必将为自己今日的言行感到懊悔。


所有的人都难免犯错,包括麦牧,但属神的人有神的赦罪之恩,经上说,“他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 (诗103:10)如果神按我们的罪过报应的话,我们没有人会站得住。


麦牧有过错时,神会如何恩慈地教导和遮盖他,那是神的事,我们不知道。但是梁某却对麦牧如此肯定地预言到,“如果他今日意识不到自己在这方面犯的错误,等到五至十年后,他将会看到这种错误所结的果子,到时必将为自己今日的言行感到懊悔。” 既使麦牧责备拜登不对,为什么是等5到10年后才看到结果?难道梁某是掌管历史的和未来的神或先知?可见,梁某这样的断言是极其狂妄的,是把自己当作神或先知。而且,梁某如此地肯定麦牧是错的,也实在是对他自己太过自信了。在有不同看法时,怎么就没想到错的有可能是自己呢?怎就那么绝对和肯定呢?在梁某这样武断的言辞里完全看不到基督徒当有的谦卑之心。

梁某的这篇文章还充满了对麦牧的种种不实指控和毁谤,下面就具体举出其中几点:


1。梁某说,“一个牧师在两个政党的选举中选择站队,并且绑架信徒说真基督徒都会选择川普。把不选择川普的人直接定性为灭亡之人,这本身就是一种糊涂的做法。


麦牧在总统选举前是说过,从圣经的立场,真正的基督徒不会投票给民主党,因为基督徒不可能支持民主党对同性婚姻,堕胎,变性的合法化。同性婚姻,堕胎,变性这些是道德问题,但却被政治化了。基督徒在道德议题上当然应该有清楚的原则和立场,这不是在政治上站队,而是按照神的律法在道德上站队。难道基督徒会认同把神所恨恶的罪的合法化和给犯这些可憎的罪的人本来所没有的好处?从这方面来说,真正的基督徒确实不可能支持拜登。


非基督徒并不一定是注定下地狱的灭亡之人,哪个基督徒不是从非基督徒翻转过来的?所以,梁某人说麦牧“把不选择川普的人直接定性为灭亡之人”是以自己错误的推论来指责和毁谤麦牧!


2。梁某说,“麦克阿瑟认识不到自己的专长是什么,一个不懂治理国家的人却对政治的领域指手画脚,甚至去挑动国家内部不同群体之间的斗争。


难道梁某忘了,真正长期对政治指手画脚,赤裸裸地抨击当权者,激发政府与教会冲突的王怡吗?当陈鸽指责王怡在教会里搞政治时,梁某还写了数篇的文章攻击和毁谤陈鸽,并为王怡辩护。怎么到了麦牧身上,尽管麦牧的那些言论都只是在道德的范畴里,只是谴责政府在道德议题上的做法是罪恶的,既没有一点点要颠覆现在政权的意思,也没有煽动基督徒抵制政府,比如不给政府纳税,更没有对政治议题指手画脚,怎么他就那么急不可待地发文抨击呢?很显然的,梁某在对待王怡和麦牧上是彻底的玩弄双标!“两样的法码,两样的升斗,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箴20:10)


麦牧责备拜登是针对他在就职时把手放圣经宣誓一事而言的,拜登号称是天主教徒,他按手的那本厚厚的圣经,据说是他家传的很有历史的一本老圣经。拜登把一本圣经收藏了这么久,这看起来好像挺敬虔的样子。但事实是,他却公然做违背圣经的事,这是宗教上的假冒为善,是神所憎恶的。对于这种人,主耶稣在世时就严严地责备到,“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太23:27)麦牧勇敢地指责拜登的这种罪,这不是在对政治指手画脚。


主耶稣说,“你们以为我来是叫地上太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乃是叫人纷争。” (路12:51)如果引发纷争就一定是错的话,那么主耶稣不也错了?更何况麦牧的这些话会造成什么影响,还没人知道,所以更不能以假设的纷争做为抨击麦牧的理由。

3。 梁某说麦牧,“你强求他完全按照圣经的教导来治理,显然是过份苛刻的。我再次提醒一下,他是世俗政府的领导,不是教会的领袖。他是他,你是你,把你治理教会的那一套,强加在他身上显然是愚昧的。


如果指责政府的罪就等于是强求政府要按照圣经的教导来治理,那么基督徒指责非基督的罪岂不也等于是在强求非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教导而行吗?岂不也成了愚昧的?按此逻辑,保罗在雅典指责那里的人说,“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 (使17:29)并说他们这样是蒙昧无知的,岂不也是在按神的律法来指责这些世俗人吗?他这是在强求他人吗?是愚昧的吗?


麦牧是美国公民,他有美国宪法赋予的批评政府的权利。他站在基督徒的立场,行使公民权,批评政府的过犯,合理合法,无可厚非。


4。梁某说麦牧,“有挑动教会跟政府对立的意味。正是出于站队特朗普这一边,不甘心特朗普落选,从而生出不愿意服从拜登领导的心。”


这纯属是梁某对麦牧恶意的揣测和诛心论,无根无据地就毁谤麦牧“生出不愿意服从拜登领导的心。” 梁某把自己当作能看透人心的,这又是在冒充神。监察人心的是神,不是人!


5。梁某说,“麦克阿瑟对穆斯林歧视的言语显明他深受种族主义的影响。世上所有世俗的宗教都不能叫人得救。麦克阿瑟唯独把伊斯兰教说成是地狱来的宗教,将所有的穆斯林全都定性为地狱之子。


把伊斯兰教说成是地狱来的宗教,不对吗?难不成伊斯兰教是来自天上的?拜登为什么就不打开国门邀请别国的基督徒进来美国?为什么就只邀请穆斯林进来?究竟是谁在搞歧视?


说一个宗教是来自地狱的,并不等于说信这一宗教的就都是不可能得救的地狱之子。可见,梁某又是用自己错误的逻辑得出的错误结论来攻击和毁谤麦牧。


结语


经上说,“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 (提后3:13)这几年,梁某从充当造假队的打手,攻击和毁谤陈鸽,撒谎、袒护骗子、为罪恶诡辩(证据见相关博文),堕落到如今的对麦牧这位忠心的老牧者的毁谤和抹黑,真是越久越恶!如此恶人梁慕天(陈国染),基督徒当防备和警惕,不要在他的罪上有份!


续篇:胆大妄为的梁慕天(举目):讥讽和教训麦克阿瑟牧师


相关博文:

梁慕天(举目)以虚谎的理由为同性婚姻合法化诡辩

无良公号梁慕天的“我要向山举目”:撒谎、造谣、毁谤、恶毒


1756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