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良友圣经学院已沦落为自由派神学的阵营?

作者:小草


良友圣经学院(简称:良院)的《近代神学家选读》课程是由副院长林诚牧师主讲,奇怪的是,所选读的13位神学家基本上都是些自由派和新正统的人士(见文后所附截图)。对选择这13位神学家的原因,教材里的解释是,“选取这13位神学家的原因:在神学上有创见;讲述次序:按出生先后。讲课中会详述他们的生平。这13位神学家能够在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上,对他们所处的时代作出神学的回应。”


对于神学家,以神学创见和对政治、社会、文化有所回应作为选择的标准是有很多潜在的危害。基督教神学最为重要的是要符合圣经真理,能帮助信徒对真理有正确和深入的认识,能更多地认识神,明白神的旨意,塑造信徒的生命,追求合神心意的、敬虔的生活。只讲神学上有创见,这是很危险的。显然的,异端的神学肯定都是有创见的,正是因为有脱离正统神学的创见而落入异端学说。而对时代的政治、社会、文化等的回应,并不是神学所当注重的。政治、社会、文化随着时代和不同的地域而不断变化,但神的真理却是超越时空,并不因政治、社会、文化的变化而变化。在神的真理上站稳就足于抵挡和回应一切世俗的思潮,并不需要发明新的神学来应对。


下面就从良院所选的这13位神学家里,选几位进行简要的查考,看看良院对自由派神学家所持的观点和立场是什么样的。


1。 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1768 - 1834)


施莱尔马赫被称为现代自由派神学之父,施莱尔马赫的神学是基建在个人的经验和感觉之上,也可以说,这是对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的一种反动。但是,施莱尔马赫的神学不是根基在圣经的启示之上,他的神学否定了基督教最核心的教义,比如,他反对童女生子,反对基督的神性,反对基督的代赎。施莱尔马赫的神学是自由派的神学,是不信派的神学,而不是正统的基督教神学。


但是,良院以相当的篇幅介绍了施莱尔马赫的种种背离圣经真理的“创见”,而只是非常简要地、轻描淡写地用3小点来指出他的一点点错误。比如,良院的教材里介绍,施莱尔马赫认为神的属性只是有象征意义,而并非是神的属性;施莱尔马赫反对神迹。对于施莱尔马赫的这些错误,良院的教材却不置可否,更是不加以批判。那么,对于分辩能力还不够的读者或学生,将会如何处理这种错误的神学观?岂不有可能被误导吗?


2。 巴特 ( Karl Barth, 1886 - 1968)


巴特是新正统的鼻祖,新正统不是正统,本质上还是神学自由主义,是异端。但是,良院的教材却以大量的篇幅以正面和肯定的方式来介绍巴特的神学,只是在最后提到有人批判巴特的一些观点。世上没有完美的神学家,再好的神学家,也都会遭到一些人的批判。所以,只是提到有人批判巴特的一些神学观并不能说明什么,不会让人警觉到巴特是异端。


在美国当代著名神学家史普罗(R C Sproul)的神学课程里,有一堂是专门讲巴特的新正统 《Neo-orthodoxy and the Canon of Scripture》。在这堂课里,史普罗很清楚地表明,他可不是来赞扬新正统,而是来埋葬它的。美国的约翰.麦克亚瑟( John MacArthur)牧师在说到巴特的神学时,说到,“如果你像卡尔巴特那样,认为圣经所记载的并没有发生在真实的历史中,而只是发生在神圣历史中,也就是说,这只是人的灵性态度,而不是历史的真实性,那么本质上你就是在悄悄地裁减圣经。那些对创世记的真实性有问题的人,他们对圣经的每一处也都会有问题。所以,你必须抛弃卡尔巴特的整个体系,否则他会影响和传染到圣经的每一部分。”


对于巴特这个异端,良院却是以正面和肯定的口气来介绍巴特神学,这岂不是在肯定异端吗?


3。朋霍费尔 (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 也译为潘霍华


朋霍费尔深受巴特的影响,也是新正统异端,但是,由于他参加反对纳粹主义的抵抗运动而被捕,最后被绞死。也因此,朋霍费尔在基督教界里被一些人当作殉道士。良院在介绍了朋霍费尔的神学思想和生平之后,也赞誉道,“朋霍费尔以生命活出他所主张的 —— 作彻底的门徒。 他真实地与神一起经历世间的苦难,让后人得以 在他所立的基础上,建造完整的神学架构。”


朋霍费尔不信基督的复活,不信圣经的启示,否认基督人性的无罪,质疑童女生子,否定创造论,(详见《潘霍华(朋霍费尔)是新正统、无神论者》)朋霍费尔所持的这些观点就足以证明,他连基督徒都不是,何来的“作彻底的门徒” ?在他这样的观点上,还能建造出什么完整的神学架构?不得不说,良院对朋霍费尔的这种赞誉纯属是痴人说梦!


4。 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1928– 2014, 也译为 潘恩波)


潘能伯格的神学也被称为是“历史神学”,或“复活神学”。潘能伯格的神学虽然强调神的启示是藉着真实的历史,在这方面他对巴特神学的启示观有所批判和反对,但他并不接受圣经所记载的都是真实的,而是认为有错误的。比如,他否定童女生子,认为这只是一种传说。虽然他不否认基督复活的事实,但他却认为圣经所记载的基督复活是不准确的。潘能伯格认为信心必须以历史为根基,而不是依靠圣经的记载。但经上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罗10:17)所以,基督徒对神的信心是根基于神的话,而不是历史。本质上,潘能伯格依然是不相信圣经的自由派人士。


良院的教材里还介绍了潘能伯格的非正统的三一神论和圣灵论,潘能伯格的三一神论并不是建立在圣经的启示上,而是放在神的拯救事件上,然后再进一步推演出神的三个位格的内在关系,甚至提出圣灵是一种“场”的观点。“场”是没有位格的,但圣灵是有位格的。


潘能伯格的神学方法本质上是一种理性的方式,他的神学也可以说是理性的产物。但是,良院的教材里几乎看不到对他的批判,相反的,倒是流露出不少相当正面的肯定之辞。比如,良院对潘能伯格评价道,“潘能伯格不但把基督教信仰系统化,也为基督徒的行动提供坚实的哲学基础;让人对世界和这世界超越的源头,有更富创意的认识。” 事实是,潘能伯格所系统化的并非基督教信仰,而且基督徒的行动并不需要哲学基础,他所提出的“富创意的认识”并不符合圣经真理,对信徒不仅无益且有害。良院如此评价潘能伯格这种自由派神学家,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结语


在良院所选读的这13位近代神学家里,竟然没有一位是近代著名的、正统的改革宗神学家,比如,贺治、华腓德、魏司坚,梅晨,范泰尔,巴文克,伯克富等,反而是以自由派神学家为主。难道良友圣经学院已沦落为自由派神学的阵营?



附图:良院《近代神学家选读》课程教材目录截图


257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