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无良公号梁慕天的“我要向山举目”:撒谎、造谣、毁谤、恶毒

更新日期:1月 25

作者:小草


梁慕天(陈国染)以护教打假自居,但事实是,他是造假队的“慎思明辨”(龚燕君)的打手,一再地在微信里撒布谎言,造谣毁谤,并为罪恶辩护,袒护骗子。

前不久(2020年11月20日),梁慕天在他的文章《基督徒如何客观理性的看待同性恋问题》里,公然肯定同性恋合法化。对此,我曾在2020年11月26日发表一文批驳他,见我的文章:《梁慕天(举目)以虚谎的理由为同性婚姻合法化诡辩》。梁看到后,就发表文章《小草和刘波联手给我编织了一顶“支持同性婚姻”的大帽子》,见下面文章标题截图:

同性婚姻合法化与同性婚姻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的文章是针对同性婚姻的合法化而言的,但梁却说我给他扣“支持同性婚姻”的大帽子,这是赤裸裸地以歪曲事实来造谣,并据此谎言进一步诬蔑我是在毁谤他,这是何等的诡诈和可恶!


梁说我和刘波联手,但是,我至今的写作都是独立的,跟别人无关,所以我的文章从没连署别人的名,何来的联手一说?梁在他这篇文章的最后这么说到我和刘波:


我知道两个网络上最不知羞耻,不知道良心为何物的人联合起来造谣毁谤我,难免会蒙蔽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此事虽然令人痛心,但我深知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因为这是提高基督徒智商的时候,可以使聪明的基督徒更加有见识,能识透恶人的伎俩,增加弟兄姊妹对网络上层出不穷的谣言的辨别力。

我竟然成了“网络上最不知羞耻,不知道良心为何物的人。” 这是不是恶毒的毁谤?请问,我究竟做了什么不知羞耻的事?做了什么没良心的事?如有,就请具体地摆出证据来吧,而不是空喊口号。没有真凭实据地给人扣上这种臭名,无异于是恶毒的毁谤和辱骂,这绝不是基督徒的行为!


梁还把我当恶人,还以为他这是在识透恶人的伎俩,以为他比别人的智商高,有分辨力。真不知他自以为比别人高的智商和分辨力体现在何处?他,一个连份正常的工作都没有,写些造谣和毁谤烂文,赚点别人的打赏维生,落得娶有精神病的女人为妻,甚至还曾试图把妻子杀死的人(可参阅《梁慕天(举目)网上充当打手,现实中图谋杀妻》),还好意思跟别人比智商和分辨力?想想都觉得太讽刺了!

几天前,梁又在他的公号里发一文攻击和毁谤我,文章为:《小草(青草)的造谣毁谤显明了怎样的天性?》。他在文章的一开头说:“今天跟各位弟兄姊妹谈谈一位笔名叫小草的女人,她的微信昵称叫青草。湖北武汉人。” 梁是从哪里打听到我是武汉人?我可从没跟任何人说过我是武汉人。梁真是撒谎惯了,恶习难改,一张口就是谎言。


接着梁说我:“这是一位喜欢以造谣毁谤攻击他人炫耀自己的女人。我曾经在微信上与她交流过,发现她喜欢恶意揣测人,把想当然的东西当成事实,对自己的猜疑往往深信不疑,听不进任何理性的提醒与劝告,其表现与精神分裂症病人极其相似。”


我对写作所持守的原则是要有真凭实据,我痛恨那种无根无据的撒谎和毁谤。但是,梁却诬蔑我 “喜欢以造谣毁谤攻击他人炫耀自己。” 他说我毁谤沙光学位造假,但事实是,沙光确实在学位上造假,我有凭有据地揭发并不是毁谤,而梁却不顾事实地一再诬蔑我,他这样才是毁谤,也是在为骗子沙光洗白。我揭发沙光学位造假的文章是:《以事实为据证明:沙光是混在基督教里的宗教骗子》。我文里所说的哪句话,哪件事不是事实?如有,那就具体指出,我一定纠正和道歉。


梁说我炫耀自己,请问,我炫耀自己什么了?实际上,真正爱炫耀自己的不正是沙光吗?看看沙光所炫耀的:北大硕士(其实是假的),神手中的笔(自封的),作家,重要诗人,神本主义作家(自吹的),又是出版了多少的诗,又是要吃安眠药当殉道士,云云。梁怎就没说沙光爱炫耀了呢?更何况沙光给自己贴的一堆标签里有些是假的,有些是自吹自封的,而梁却还替她的谎言诡辩。


梁还说我喜欢恶意揣测人,但真正喜欢恶意揣测人的正是他自己,证据就是他接下来对我的种种恶意揣测。他说,


“由于我无法获取她个人详细的信息。所以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从她在网络上发表的各种造谣毁谤的文章来判断,此人虽然有一定的圣经知识,但生命中却丝毫看不到重生基督徒的样式,也许由于个子矮小、其貌不扬,因自卑而产生畸形的心理,所以就在网络上发表造谣毁谤的文章,在诋毁别人中表现自己的伟大,在不明真相的基督徒中刷存在感,藉此填补心灵的空虚寂寞。我再三提醒各位弟兄姊妹,一定要警惕这种藉着造谣毁谤来发泄心中恶毒的女人。”


梁揣测我:“精神分裂症患者,个子矮小、其貌不扬,自卑,畸形的心理,表现自己的伟大,刷存在感,填补心灵的空虚寂寞,发泄心中恶毒。” 他这可是把我的外表长相,精神和心理状态,动机都揣测过去,且全是恶意的揣测。你梁某人对我文章有意见的话,那就具体地就事论事。我的相貌,个子高矮,身心状况,这些关你这个有妇之夫什么事?难道你的精神病老婆还不够你操心?还要费心撰文来揣测别的女人的长相和私事,这岂不很变态,很不知羞耻吗?


梁在文章里说,“小草又编造了一个谣言,她毁谤我说:由于被温州教会赶走,所以一直隐姓埋名。” 事实是,我从来没有说过他被温州教会赶走的话,我连他有没教会都不知道,也没兴趣打听,所以这又是梁自己在造我的谣,并以此来毁谤我。我所写的文章都在我的博客和网站上,如果我有造这种谣,那就请指出是在我的哪篇文章里?我没有公号,只有博客和网站,我的文章以发在我的博客和网站上的为准,我管不了别人转发的。


梁说,“你小草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人,为什么不敢公布自己的姓名?你知道自己身在美国,别人想告你也鞭长莫及,尚且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甚至在微信聊天中,连语音也不敢说。只怕现实生活中的你,根本无法见光吧?所以只能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寻求满足。


这叫什么逻辑?难道公布自己的姓名就证明是光明正大?满地的骗子和假师傅可都是有名有姓的,难道他们就光明正大?我所写的文章都是光明正大地发表在网络上,我对我所写的文章负责,任何读者想找我的话,都可以通过我的网站、博客、微信给我评论或留言。你梁某人有何必要好奇我的姓名?这关你什么事?你既然知道想告我也是鞭长莫及,那当初你费那么多事加我微信,问我若是来美国状告我会如何,岂不是很傻和白费劲吗?沙光想状告我时,还扬言可能让我赔偿她一大笔的美元,当时你怎么就没去劝劝她还是省了吧?搞到最后,你们白忙乎一场,还让我把你们当笑话看,而你们却一分一毫也没赚到。

梁说我,在微信聊天中连语音也不敢说,在现实中根本无法见光。这也太可笑了,我在微信里不愿跟他用语音也有问题吗?我就是不愿用语音跟我所讨厌的人说话。我又不是偷渡来美国的,而是名正言顺地来美国留学,我有美国的合法身份,可以在美国光明正大、合法地上学和工作。我这叫什么无法见光?感觉梁某人仇视我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以致满篇尽是些谎言、毁谤、和恶言。


基督徒真正要警惕和远离的就是梁慕天这种恶言恶语的撒谎和毁谤者,更不要在他的罪上有份。约翰.麦克阿瑟牧师说:

“当你以邪恶的,嫉妒的意图恶意地攻击一位信徒时,为了伤害和损坏他的声誉,你捏造有关他的谎言。当你这样做时,请记住你这样做所针对的是谁?他是一位基督为他死的人,是祂自己的选民,是祂自己所爱的孩子,你如此做就冒犯了上帝,冒犯了圣天使,冒犯了基督,冒犯了住在他里面的圣灵,更不用说也是得罪了被你毁谤的人。 这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引自《深度剖析毁谤罪:基督徒,停止毁谤!(约翰.麦克阿瑟,小草译)》)


55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