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梁慕天的“我要向山举目”以打假护教之名,行诬陷毁谤之实

更新日期:2月 1

作者:小草 微信公号“我要向山举目” 是梁慕天(微信名:举目)在微信公号里摆的“地摊小报”。为什么我说这是地摊报,可阅《给梁慕天的地摊小报“我要向山举目” 打个广告一文。


2020.07.29 我在博客上发表了《阴间的呼声:传福音的呼声?不,是恶人对神的责怪之声》一文,这并不是我的新文,不是为了目前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而写的,而是2019年写的旧文。此次只改了标题,做了些微的修改重发到博客,同时转到我微信朋友圈。这次梁看到了我这篇文章,就以为抓到了攻击我的大把柄,又在他的地摊报上发文攻击诬陷我。他先是发表了一篇《揭露:小草(青草)对唐崇荣牧师的恶意诬陷》,说我这篇文章是在恶意诬陷唐崇荣牧师。


实际上,我这篇文章是在指证,华人里那些把地狱的呼声,解读为是传福音的呼声是错的。我自己听美国牧者的解读并不是像唐牧这样说的,文章里我并不只是引唐牧的解读,还简要地引了其他人类似的解读作为误读的例子。我在文里所引的唐牧的话,确实都是他自己说的,我没捏造,没歪曲,也没夸张。我这样的文章怎就成了恶意诬陷唐牧了呢?至于唐牧自己的说法,会给人造成什么印象,或让人怎么理解和看待他,那又不是我的问题。


我说地狱的呼声不是传福音的呼声,这并不是我自己标新立异的解读,更不是我别有用意地歪曲和乱解圣经,而是我接受一些美国牧者和神学家的解读。卡森是颇为知名的圣经学者,他非常清楚地说,财主连什么是福音都不知道,财出的呼求并不是传福音的呼声。他也说,财主竟然还不接受亚伯拉罕所说的,还要纠正亚伯拉罕的神学,详见《卡森深度讲解财主与拉撒路:地狱的呼声不是呼求传福音


我的文章不是像卡森那样说财主是在纠正亚伯拉罕的神学,而是说财主“等于是在控告和责怪神拯救和呼吁罪人悔改的方法不对,也是在嘲讽神的无能,显得神还不如地狱的恶人聪明,还得地狱的人来给神出主意、想办法使人悔改。” 因为我也听过约翰麦克亚瑟牧师(麦牧)的解读,他就是认为财主是在报怨神给的证据不够,就如经上所记,法利赛人是求神迹,所以财主也要更多的神迹,就如死人复活这样的神迹(参阅麦牧的讲道《A Testimony of One Surprised to Be in Hell, Part 4》2006-05-14)。财主之所以要纠正亚伯拉罕,就是认为亚伯拉罕是错的,还不如他聪明,还得他来出主意。在主耶稣讲的这个财主与拉撒路的比喻里,亚伯拉罕是代表神在说话。我对这个比喻的理解和看法基本上是综合了卡森和麦牧的一些观点。

但是,梁却因此给我定了一堆的罪名,不只是诬蔑我是在恶意诬陷唐牧,之后他又发了一文:《小草把歪理说的跟真理一样,是一种精神偏执型的病态思维》。在他这篇文里,他认为我对地狱呼声的解读是歪理,是精神偏执型的病态思维,对我进行种种人身攻击和毁謗。为了证明我所说的是歪理,梁出示了他的“正理”,如下:


“他求亚伯拉罕让拉撒路复活,对五个弟兄作见证。见证的内容自然是财主在地狱的痛苦,拉撒路在亚伯拉罕怀里的蒙福,这样的见证不是传福音是什么呢?

为什么下地狱的人表现出来比活着的人更良善。因为下地狱的人也是人呀,是神照着自己的形像创造的人。里面的是非之心还在,而在地狱里对是非的判断会更清楚,不像活人在世上受肉体欲望的蒙蔽,良心好像被狗吃了一样。在地狱里人沉睡的良心会苏醒过来,也就是对是非的判断会更清楚。

笔者想问,圣经上的话,为什么不从正面来解读,偏要反过来解读呢?他求拉撒路作见证的目的是免得他弟兄也下地狱,这不是传福音难道还会是传祸音吗?”


财主是在呼求传福音吗?看看卡森是怎么说的:

不要被财主所欺骗,这并不表示他悔改。他只是在乎自己的家人,他希望自己的弟兄不要来到地狱里。但他并不是要福音(或相当于福音的信息)在全世界被传扬。他还是不对拉撒路说话,不向拉撒路道歉,不求拉撒路的赦免,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福音。

在整本圣经里,没有一处经文说明地狱里会有悔改。地狱里的人并不会对自己的罪深感悔恨,他们并不会悔改。地狱里的人就像这位财主,他们仍然以己为中心。地狱里的人,是落在无止境的败坏、犯罪、和被定罪的状态中。” (引自卡森深度讲解财主与拉撒路:地狱的呼声不是呼求传福音》)


地狱里的人会变得更良善吗?对此麦克亚瑟牧师说:


财主还是把拉撒路当佣人,因为地狱不是矫正罪人之处,地狱是惩罚罪人之地。地狱不会使任何人变得更好。财主在地狱里对事物的看法,还是与他生前的看法是一样的。(引自麦牧的讲道《A Testimony of One Surprised to Be in Hell, Part 5》2006-05-21) 当然,梁仍然可以认为卡森和麦牧都是错的,认为唐牧和他自己的解读是对的,这是个人认知问题。结合上下文,我个人认为卡森和麦牧的解读是对的,是主耶稣通过这个比喻所传达的真意。所以,他们的讲解帮助我形成了我的观点和看法,这也就是我在阴间的呼声:传福音的呼声?不,是恶人对神的责怪之声》一文里所表达的。但梁却认为我这样的理解和看法是一种精神病和病态思维,按此逻辑他也会认为卡森和麦牧都是病态思维。


梁说,“留意小草(青草)所写的文章。。。依笔者所见,小草很可能过去曾经受过严重的刺激与伤害,得了精神偏执症。。。” 这么看来,梁不仅晒地摊文,还做起算命的行当来了,竟然还测算起我过去的经历。只是他所算的,错得离谱。因为,本人从小生活在完整、和睦、温馨的家庭里,因着神的恩顾和带领,至今我的人生一直很美好,也很满足。我从来就没受过任何严重的刺激与伤害,连不严重的刺激和伤害都没经历过。


当我看到梁竟然自曝曾被他老婆刺激到动手要杀死他老婆时,我觉得太不可思议和恐怖了!可参阅《以耻为荣:梁慕天(举目)所受的苦与王明道受苦有何可比性?在我看来,杀自己的家人是严重精神病人或凶恶的无人性之人才想得出、干得出来的事。但是,病态的人通常是不会意识到自己是病态的,反而看正常人才是病态。


上面所述的再次证明了,梁是以“打假护教”之名,在行诬蔑和毁謗之实,他如此籍行恶收赏钱,是恶上加恶!

18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