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与狼为伍的寇绍恩:与灵恩派周神助合一,为异端召会正名

已更新:9月 2

作者:小草


寇绍恩是台北基督之家的主任牧师,基督之家教会创办人寇世远的儿子,但他最被人所知的可能是他的“恩典365” 节目,每天一个短讲视频。这些短讲基本上都是鸡汤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福音信息在其中,只不过是冠予了基督教的名义。虽是鸡汤,但却很合现代许多人的胃口,所以也大受欢迎,以致赢得了大量的粉丝和关注。但这种情形却潜伏着极大的危险,因为寇绍恩是灵恩派的,更严重的是,他长期与狼为伍,这就非常容易把他的粉丝引到异端的坑里去,下面就举个实例。

寇绍恩长期与台北灵粮堂的周神助关系极为亲密,常常一起出镜,并曾作为亲密同行和合一的典例,见下图的报道:

从上面的报道可知,周神助对寇绍恩有“恩”,然后他们就合一了。合一后他们就常常站在一起了,比如,2017年寇绍恩和周神助一起推出祷告节目,2019年8月-9月,又一起带领“40天禁食禱告”,见下图:

周神助长期与数位异端人士合作,把各种异端引到台湾和华人里面来。比如,美国异端伯特利教会的主任牧师比尔强生(Bill Johnson) 数次到台湾与周神助同台,见下图所示的2016年和2018年的海报:

在周神助2015年的《宣教從我、我家、我家族開始》一文里,他还说到比尔强生(Bill Johnson)与他们之间的交往,从中可见周神助有不少东西就是从比尔强生这位异端那里学来的。周神助说到:


Bill Johnson的父親是牧師,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也是牧師,五代的恩膏傳承,以至於神透過他建立教會,帶給我們很大很多的幫助。。。為什 麼我們到Bill Johnson牧師那邊,會感受神豐富的同在?因為在那個城市的裡 面,有一代一代所累積的神的同在、恩膏、信心、盼望、愛心,以至於神蹟就 出現。八年前,有一次周巽光(周神助的儿子)在我辦公室很多的書裡隨便拿起一本看,那時 他不認識Bill Johnson牧師,但他看了書就一直哭,他羨慕這樣的生命,於是 他自己多次到北美Bill Johnson牧師的教會去,很多事奉的觀念開始改變。”


2016年赵镛基到台湾时,周神助是和赵镛基一起站台的主要人物,见下图:

2019.10.10 假师傅恰克皮尔斯(Chuck D. Pierce)还给周神助按手,见下图:

恰克皮尔斯(Chuck D. Pierce)是“新使徒改革”(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 NAR)的主要人物。NAR是21世纪初在美国灵恩派教会里出现的运动,彼得.魏格纳 (Peter Wagner)是这场运动的开拓者。“新使徒改革”认为使徒的职份至今还继续存在,彼得.魏格纳甚至声称现代是”第二个使徒时代“(The Second Apostolic Age),在这个所谓的”第二个使徒时代“,彼得.魏格纳理所当然地成了“大使徒”。而恰克皮尔斯(Chuck D. Pierce)雷克·乔纳(Rick Joyner)也是这个“新使徒改革”运动里的主要人物。

2016年彼得魏格纳去世。2010年8月份,彼得魏格纳80岁生日时,公开发表声明说把他的事工 GHM 交给恰克皮尔斯(Chuck D. Pierce),也就是说,恰克皮尔斯成了彼得魏格纳的接班人,恰克皮尔斯一直和彼得魏格纳是同盟者。

约翰麦克亚瑟牧师说,“新使徒改革”是由一些在灵恩派里几十年的、旧的、令人讨厌的假教师、假领袖搞出来的运动,他们总是侮辱圣灵,侮辱圣经,总是宣称神迹奇事,异象,异梦。这些人里有彼得魏格纳(Peter Wagner)等等。这一运动表现为超常的狂热,离奇的举止,各种各样疯狂的启示,而彼得魏格纳是这一运动之父。

那么,寇绍恩只是与周神助关系密切而已吗?不是的,而是还和周神助一起为异端召会正名,并声称召会是他的根,他这是把聚会处和召会混为一谈,详见下图所示的报道。倪柝声创办的聚会处和后来李常受搞出来的召会这两者是有本质上的差别,召会的异端真相可参阅陈鸽的《召会:正统或异端?》一文。


2012年,寇绍恩与周神助和假先知皮尔斯,假师傅江秀琴在一起,见下图:


所有的这些都证明了寇绍恩的信仰大有问题,已堕落到与异端为伍,甚至还为异端正名,或许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异端,所有的人只要打着基督教的名他都是可以合一的。那些追崇寇绍恩的人,就非常可能认同他所认同的人,并与他一样成为黑白不分的人,以致在不知不觉中以狼为友,被引到异端和狼那里去。


相关博文:

周神助的灵粮堂与异端比尔强生(伯特利教会)同轨同方向

远离美国的假先知:彼得.魏格纳,雷克.乔纳,恰克.皮尔斯


2021年9月增附:2020年12月份,寇绍恩和周神助等人又在搞合一,见下面视频截图


554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