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凯锡克神学的错误、危害、和代表者(A Naselli , 小草译)

作者:Andrew Naselli 译者:小草


译注:作者 Andrew Naselli 是2017年出版的书籍《No Quick Fix: Where Higher Life Theology Came From, What It Is, and Why It's Harmful》(没有捷径:高等生命神学来自何处,它是什么,为什么是有害的)的作者。这本书得到了一些牧者的好评和推荐,它阐述了凯锡克神学是如何出现的,为什么不符合圣经,以及长久以来对教会造成的困扰和危害。这篇文章是作者对凯锡克神学的简要介绍,发表在林格尼尔(ligonier)的网站上。约翰.卫斯理,慕安德烈,戴德生都是凯锡神学的代表者,倪柝声则是深受凯锡神学的影响,所以看他们的书籍要注意其中所带有的凯锡克神学观。对凯锡克神学更多的论说可参看巴刻的《活在圣灵中》第四章 圣灵的路径:成圣面面观 。 巴刻在这一章里用了相当的篇幅来指出凯锡神学的问题和危害性。


什么是 "放手让神来做 "神学?它被称为凯锡克神学(Keswick theology,有的译为开西神学),是第二次祝福神学(second-blessing theology)中最重要的一环。它假定基督徒经历两个 "祝福"。第一个是得到 "拯救",第二个则是变得认真。这种变化是巨大的:从失败的生命到得胜的生命;从低等的生命到高等的生命;从肤浅的生命到进深的生命。从不结果子的生命到更丰盛的生命;从 "属肉体 "到 "属灵";以及从仅仅拥有耶稣作为你的救主到让耶稣成为你的主。人们通过降服和信心来经历这第二种祝福:"放手让神来做"。


凯锡克神学来自于早期的凯锡克运动。凯锡克是英格兰西北部风景优美的湖畔小镇。自1875年以来,每年在7月举办为期一周的凯锡克大会。该运动的第一代人(约1875-1920年)是我们今天仍称之为 "凯锡克神学 "的代表。


影响凯锡克神学的人包括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查尔斯.芬尼(Charles Finney),和汉娜.惠特尔.史密(Hannah Whitall Smith)。凯锡克神学的重要支持者包括埃文.霍普金斯(Evan H. Hopkins,影响凯锡克神学的成型),穆勒(H. Moule,凯锡克学者和最佳神学家),F.B.梅尔(F. B. Meyer,凯锡克的国际大使),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凯瑟克最重要的灵修作者),戴德生(J. Hudson Taylor)和艾米.卡迈克尔(Amy Carmichael,凯锡克最重要的传教士)、弗朗西斯.哈弗格尔(凯瑟克的国际大使)。Hudson Taylor 和 Amy Carmichael(凯锡克最重要的宣教士),Frances Havergal(凯锡克的赞美诗作者),以及W. H. Griffith Thomas 和 Robert C. McQuilkin(得胜的生命运动的领导者)。受凯锡克神学影响的人包括基督教和宣教士联盟(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A. B. Simpson)、穆迪圣经学院(D. L. Moody 和 R. A. Torrey)和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Seminary ,Lewis Chafer 和 Charles Ryrie)的领导人。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凯锡克会议对成圣的看法从早期会议领导人所提倡的观点开始转变。威廉.斯克罗吉(William Scroggie,1877-1958)领导了这一转变,使其对成圣的看法比较接近改革宗的观点。现在主办凯锡克年度会议的官方是持改革宗的成圣观,并邀请认信改革宗的讲员。


凯锡克神学之所以很普遍,是因为无数人以多种方式宣传它,尤其是通过布道和灵修著作。它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基督徒在罪中挣扎,希望现在就在这场争战中得胜。凯锡克神学提供了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它通向立刻得胜的捷径吸引了那些真心渴望圣洁的人。


然而,凯锡克神学并不符合圣经,以下是其中的几个原因:

1. 分离:它产生两类基督徒。这是一个基本的、关键的问题。

2. 完美主义:它所描绘的基督徒生命中的罪的观点是肤浅和不完整的。

3. 寂默主义:它倾向于强调被动,而不是主动。

4. 伯拉纠主义:它倾向于将开始和停止成圣看作是由基督徒的自由意志所决定的。

5. 方法论:它倾向于使用表面的公式来达到即刻成圣。

6. 不可能性:它倾向于导致 "还没达到 "的失望和挫败感。

7. 编造:它倾向于曲解个人经历。


当你听到这样的基督徒 "见证 "时,"我是在八岁时得救,在十七岁时降服于基督。" 你就可以知道凯锡克神学对人们造成的影响。


他们所说的 "得救",是指耶稣成为他们的救主,他们成为基督徒。他们所说的 "降服 "是指他们让耶稣作为他们的主来完全掌控他们的生命,做祂要他们做的任何事情,并通过降服和信心 "奉献 "自己。这种对基督徒生命的两个层次的观点就是“放手让神做神学”。


凯锡克会议强调个人的圣洁,这是值得称赞的,并留下了基督徒服侍的遗产,但区别凯锡克神学和其他神学观绝不是在于圣洁和结果子的生命。所有关于成圣的一些主要观点都跟随着一些榜样的、激励人的基督徒,不同意某一特定的成圣观点,绝不是质疑那些持有该观点的人对基督的敬虔。


我们不应该通过统计看看哪种观点里有最多我们所认为的最圣洁的基督徒,然后以此来决定我们的成圣观。圣经,而且惟独圣经,才是决定我们的成圣观。


正如约翰.慕理(John Murray)提醒我们:"压制正当的批评,既不能促进对真理的认识,也不能促进爱。" 建设性地批评错误的成圣观实际上可以促进对真理的认识和爱。


-- 译自《Why "Let Go and Let God" Is a Bad Idea


相关博文:

简析寂静主义(莫林诺,盖恩夫人,芬乃伦)的错误及对华人教会的误导

美国近代奋兴之父查理.芬尼是个异端头目

8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