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正统基督教神学家对巴特的批判,抵挡曾邵愷,林鸿信,周学信对巴特的推崇

已更新:5月 5

作者:小草


卡尔巴特(1886年–1968年)是异端新正统,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实际上,巴特不只是新正统,而是新正统的鼻祖。显然的,能成为一套神学体系的鼻祖,必然是位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也必然有其独特的思想。巴特年轻时在德国受自由派神学的训练,但在一战时,他发现自由派神学显得苍白无力,无法给战乱中的人真正的安慰,于是他转向学习加尔文神学,企图重建神学。但是,巴特既没有彻底抛弃自由派神学,他仍然接受高等批判,他否定圣经的无误性,否定圣经是神的话。同时,他也没有完全接受加尔文神学,但却采用了不少加尔文神学的用词,并赋予了不同的意思。


巴特的神学并不是以圣经的启示为根基,不是为了建立符合圣经的神学,所以不受圣经的规范,而是为了与自由派神学抗衡。美国的哲学家和加尔文主义神学家Gordon H. Clark (1902-1985)在他的《Karl Barth’s Theological Method》(卡尔巴特的神学方法)一书的前言里指出,


巴特使用所有正确的语言来表达所有错误的事。。。巴特附和路德和加尔文,他教导说称义唯独靠信心,但在巴特的口中,“称义”或“信心”(甚至可能连“唯独”)都不是路德和加尔文的意思。。。巴特不仅不是站在宗教改革传统里,而是反对这一传统。 他拒绝唯独圣经,唯独恩典,唯独基督,唯独信心。。。巴特系统性的模棱两可的结果是一种福音派神秘主义。 尽管巴特使用许多基督教词语,但巴特的神学并不是基督教的。 就如现代主义那样,它是另一种宗教。 巴特是一只哀嚎的狼。” (引自《巴特是哀嚎的狼:透析巴特的神学思想和方法》,小草译)


由于巴特的不真诚,以及他模棱两可的用语,给人造成了一种难以捉摸的神秘感,以致成了后来很多人兴趣和研究的对象,1974年北美卡尔·巴特学会的产生和随后几十年的发展就是个证明。但是,自从巴特神学出现以来,数位有名望的正统基督教的神学家和牧者就对巴特神学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最有影响力的就是美国护教家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1895-1987 1929年在美国西敏神学院任护教学教授,直到46年后退休)对巴特神学的批判。1947年,范泰尔出版了《The New Modernism》(新现代主义),1962 - 1964 年又出版《Christianity and Barthianism》(基督教和巴特主义)。


在范泰尔的《新现代主义》一书里,他指出:


巴特与布伦纳的 “危机神学”是建基於一个原则,而这原则在其意向与目的上与现代 (自由) 派神学的一样。因此危机神学可被称为“新现代派神学”。这“新现代主义”神学与旧的现代主义一样,同样地拆毁正统基督教信仰,同样不能对人类的经验赋予意义。” (引自范泰尔《新现代主义:巴特与布伦纳神学的评价》摘要,林慈信,童贵卿译)


范泰尔在《基督教和巴特主义》一书的最后说道,”as in Machen’s time ‘Liberalism’ … was in reality a man-made religion, so Barthianism, using the language of Reformation theology, is still only a higher humanism。” 这段话的意思:“在梅钦(1881年 – 1937年)的时代,自由派实际上是人造的宗教,同样的,巴特主义也是人造的宗教。巴特主义使用改革宗神学的语言,是更高程度的人文主义。

钟马田对范泰尔的《基督教和巴特主义》一书评价到,“这是一本大师级的著作。范泰尔(Van Til)不仅对巴特的学说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而且引用了其他作者的许许多多的言论作为支持。” 钟马田还指出:


巴特一再地被证明他只是个思辨哲学家而不是神学家。 他将自己的体系强加于圣经之上,并歪曲圣经以适应他的目的。 从表面上看,他似乎是符合圣经的,他甚至被一些人视为是圣经学者。但实际上,圣经的意思已被巴特所修改,以致巴特所说的圣经已不再是上帝的道,而是巴特自己的话。” (引自钟马田书评:范泰尔的《基督教和巴特主义》,小草译)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史普罗(R C Sproul)指出:


虽然新正统并不否认圣经的超自然属性,但它却否认圣经所说、所教导的是客观的、无误的真理。它的支持者将真理重新定义为“相遇”或“事件”。对于新正统来说,当圣灵使用圣经的话语使我们与基督相遇时,圣经就成了神的道。他们说,在上帝的启示里,圣经从来不是客观真理的来源,因为上帝只是在救赎历史和今天与我们的互动中启示祂自己。” (引自史普罗牧师的《有关卡尔巴特的新正统神学(NEO-ORTHODOXY)》,小草译)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牧师说:


如果你像卡尔巴特那样,认为圣经所记载的并没有发生在真实的历史中,而只是发生在神圣历史中,也就是说,这只是人的灵性态度,而不是历史的真实性,那么本质上你就是在悄悄地裁减圣经。那些对创世记的真实性有问题的人,他们对圣经的每一处也都会有问题。所以,你必须抛弃卡尔巴特的整个体系,否则他会影响和传染到圣经的每一部分” (引自麦克亚瑟牧师的《必须抛弃巴特的整个体系 》,小草译) 对于巴特的新正统把圣经的历史事实“神话化”,钟马田说道:


佛教、印度教与其它信仰,都以理论与信念为基础,惟有基督教依凭事实。我们必须拒绝这种「神话」的现代理论,看为是从魔鬼而来。我们的主所相信且接受的事实,绝对重要异常。” (引自钟马田的《再思历史的主》) 综上,范泰尔,钟马田,史普罗,麦克阿瑟这些正统的基督教神学家和牧者对巴特都是持批判和否定的立场,他们指出了巴特神学并不是正统的基督教神学,反而是对基督教有危害。但是,华人基督教界里有些所谓的神学家,却在推荐和宣传巴特神学。他们这样无异于引狼入室,把狼粉饰成羊。下面就举几个实例。 目前最积极和活跃地鼓吹和粉饰巴特的是曾邵愷这位所谓的巴特学者。曾邵愷对中文的巴特《教会教义学》一书写了篇推荐文,题为《巴特:教会教义学,不可错过的巨著》。但是, 我深信,不知道巴特神学不会让基督徒在真理方面有任何的损失,反而是费心费力去研读巴特的神学可能会被误导,以致误入歧途。所以,曾邵愷对巴特的推荐,只是一种推销口号,不值得基督徒对他认真,更不要盲信盲从。 曾邵愷非常清楚范泰尔对巴特的严厉批判是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曾邵愷却声称范泰尔错误地诠释了巴特。曾邵愷说:


我虽不同意范泰尔对巴特的理解,但我自己的诠释,在英语范泰尔主义者的圈子里是得到认可的。。。范泰尔对巴特的批判,乃是建立在错误的诠释之上,而巴特与范泰尔之间的相似相通之处,远比范泰尔所想像的要多。” (引自曾邵愷的《论范泰尔对巴特的评价》 )


当然,范泰尔有可能误解巴特,但是,正如钟马田的书评里所指出的,范泰尔对巴特的批判“引用了其他作者的许许多多的言论作为支持,最终的效果是非常确定的。光是这点,它就彻底清除了那些指责范泰尔的批判是奇特的说法。” 所以,范泰尔的批判并不是只根据他自己对巴特的诠释,而是有其他作者的言论作为支持和根据。 2020年8月,曾邵愷还做了一个约2小时的《如何读懂巴特的讲座》,下面是视频的截图:

真正好的神学家,乃是要把人的眼目引向对神的话语的关注,帮助人更多地明白神的启示和真理,而不是把人的眼目引向自己或他人。但是,曾邵愷不只是自己热衷于研究巴特思想,还试图把人引向巴特,去寻思如何诠释或读懂巴特的思想。圣经教导我们,“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 (西6:3)世上没有任何人是值得我们去竭力追求认识的,唯独主耶和华才是我们应该竭力追求认识的。


曾邵愷如此热衷于研究和专攻巴特神学,作为学术研究无可厚非,但他不该把巴特神学当作是基督教神学推荐给教会或基督徒,更不该把人带进巴特的研究里。除了曾邵愷,华人里还有一位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的教授叫周学信,也在推荐和不实地美化巴特。在周学信的《卡尔巴特:二十世纪神学界的巨人 一文里,他高度地评价巴特到:


巴特所给我们的伟大神学遗产远多过於我们所讨论的,因为他对整个基督教神学界有相当卓越的贡献,而那是我们无以考量的,他矗立有如神学界的埃弗勒斯峰,不容忽视,难被遗忘,只等人来衡度他。他会让我们不只钦敬他或从远距离去检视他,也教我们就近他,去攀爬他的高度。我相信,当我们开始爬这座山,过去那些忽略他、怀疑他,指他为自由派的人,将会发现其内在真实的敬虔品质,他曾尝过神恩典权能的滋味,而且企求要宣扬其中一切的丰盛。” 


巴特有敬虔品质?周学信这是在欺人,还是他也被欺?给巴特这种不忠于婚姻的人标以敬虔,实在是不顾事实地胡吹乱捧!陈鸽曾发表文章指出:巴特与他的女秘书 Charlotte von Kirschbaum 有染多年,并把她接回家中,强迫他的妻子(Nelly)与他的小蜜同住一个屋檐之下,三十年之久,到死都不悔改,还要求死后三个人葬在一块儿。可想他妻子所经历的精神折磨,不比家暴更加残忍吗?根据最近曝光的、巴特写给他女秘书的情书(1925–1935),他写道:“这(感情)决不可能是魔鬼的工作,它必然有一些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爱妳,并且不可能停止这个关系。” 接着,他就应用起自己的“新正统”理论为他的婚外情辩解,而他所提供的辩词,恰恰与他所宣称的、崇高的神学目标背道而驰,而且,他不是难得糊涂,这乃是他长年累月的生活方式、一贯作风。”(引自陈鸽的《巴特(Karl Barth)神学家或假师傅?》 )


经上说,“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林前5:11-13)对于巴特这种犯奸淫的人,经上的教导就是不可与他相交,当把他赶出教会,以免教会里的人跟着仿效而犯罪。所以,把巴特推荐进教会来是与圣经原则截然相背的。 台湾神学研究学院的林鸿信,还专门开课来推销巴特的思想,见下面广告截图:

林鸿信的这个有关巴特的讲堂广告把巴特吹成是,你不能不认识的神学家 ,二十世纪最关键神学家,带动许多重大神学思潮 ,彻底拆除以人为中心的自由派根基。” 实际上,基督徒完全没必要认识巴特。基督徒应当认识的是圣经所启示的神,巴特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个异端思想体系的鼻祖,巴特本质上是不信圣经绝对权威的自由派。说认识巴特会彻底拆除以人为中心的自由派根基,那纯属是痴人说梦,是欺哄人的谎言。 经上教导我们,“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 (提后4:3)当巴特这只哀嚎的狼被一些所谓的神学家和学者认作大师傅,并不断地把他推荐和引入华人教会里来时,基督徒们,当警醒!不要被这些巴特推手欺哄人的花言巧语所迷惑。让我们专注在追求明白神的话语,唯独神的话是纯正的道理,是我们生命不可或缺的灵粮。

124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