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川粉”现象带给我们的启示(崔以撒)

作者:崔以撒


“川粉”是指美国总统川普的支持者,既到了“粉丝”的地步,就不是一般的支持者,而是崇拜川普至一定地步的支持者。


说到个人崇拜现象,我们不禁会回想起那疯狂的年代,伴随大量可被限制的单一媒介,许多人渐失判别力和理智,陷入宗教般的顶礼膜拜之中。


个人崇拜并非一定是出自于制度性的,那种纯粹出于个人自觉或自发的个人崇拜行为,一样也会带来不可控的癫疯与癫狂。我们熟悉的猫粉现象就是一个例子。我们都知道,猫粉一般崇拜他们家的猫几乎到了利令智昏、不分东南西北的地步。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你无论给他们什么样的确凿证据,证明他们家的猫就是普通的狸猫,不值几个钱,不值那样的崇拜,他们都不会信,他们反倒是愿意关注那些为他们家的猫夸大其词的,无中生有的,胡乱编造的信息。无论怎样提醒,他们都视而不见,像灌了迷糊药一样,整日就“嗨”在其中,不能自拔。


人们常常批评这类人因于心智不坚,目光短浅,内心狭隘,心地阴暗等,故难免陷入之中。可不幸的是,我们发现,即使那些心智正常,很有理性,很有是非观,很有眼界的人,一样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美国这次大选给我们提供了佐证!


美国这次大选,许多海内外华人也空前予以关注。


对待参选的两党的态度上,很多华人支持共和党,其理由是:今日的美国民主党越来越左倾,这让华人想到了自身曾受“左倾”带来的伤害。这是很多华人讨厌民主党的原因。还有,民主党“进步派”在宗教议题上主张推翻基督教价值观,积极支持堕胎自主、消除性别差异(性革命)、女权等议题。也让华人基督徒感到担忧。


民主党很多主张,遭遇共和党的抵制。两种选情决然对立,被很多人看好的川普连任眼看无望后,各种阴谋论便陡然而起。什么“拉登假死”,“硬盘门”,“ 邮政门”,“ 拜登跪了”,“ 奥巴马下狱了”,“ 突袭德国服务器”,“82空降师集结”,“选民数量直降2000万”等等,不胜枚举。部分是出自于美共和党一些激进分子之口,部分出自于川普几个律师之口。比如川普的几个律师,朱利安尼、鲍威尔和林伍德经常喊:“我要释放发大招了!”可至今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大招,全是大忽悠,比赵本山还能忽悠。而从这些渠道出来的阴谋论,经过中国人的再“加工”,尤其经某“功”自媒体的加工,传播更快更广。


因中国人本身就好这一口。


欧美社会,一般而言,只有比较边缘化的群体相信阴谋论,主流白人社会群体很少相信阴谋论。在中国,阴谋论则是一种可以登堂入室的思维方式。因中国社会在传统上就是一个重视密谋的社会。往往是,受教育越高的中国人,也越更加相信阴谋论。活跃在网络上的华人川粉,大部分属于这类人。


再回头看那些谣言,大多不合逻辑,超出了常理。比如华人川粉纷纷相传的“拉登假死”案。稍微理性地分析一下,就会觉得是多么的荒唐!执行该项任务的美海军陆战队有上千人之多,在航母上参与尸检的人也有数十人,他们都可以被一一收买,然后一言不语吗?那么多美国人都会被收买,而出卖良知良心?不幸的是,这些谣言无论怎样荒诞无稽,都能使华人川普的粉丝们笃信不疑。


可就是这些人,在全世界都知道拜登即将当任总统,各国政要纷纷祝贺之后,仍然在各种谣言里自“嗨”了两个多月;而且川普号召美国川粉在1月6日聚集国会,在国会遭受攻击后,在美国各界,全世界民主国家共同的谴责声中,他们仍然顽固不化地一边自编自导各类谣言,一边还要准备在里面继续“嗨”下去。因为又有一个令人惊恐的谣言被炮制出来:美国军队要在21日后,为川普而战。


这不禁让人想起,猫粉们待他们家狸猫一贯的偏执态度。难怪有人说,川粉与猫粉是一个藤子上的两个瓜,不过就是一个在右边,一个左边。


川粉与猫粉除了上述有相同处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不用被崇拜者发号施令,他们会自觉维护被崇拜者的形象与尊荣,绝对不允许有任何负面的批评;任何负面批评,甚至不配合表达效忠他们的偶像,都会被视为异己。这在那些猫粉身上司空见惯。可在今日,在那些崇尚自由民主宪政,反对专制暴政的川粉群体中间,得到了完全一样的验证。


比如半个多月前还被这些人赞誉有加的副总统彭斯,仅仅是践行宪法和美国传统习惯,印证拜登为总统,立马成为川粉们讨伐和攻击的对象。这位曾在川粉们眼中的一个正人君子,一个有见证的基督徒,瞬间被描述为十恶不赦的“犹大”。他们又挖出彭斯年轻时的一张袒胸照片,昭告天下彭斯是同性恋者!全然不顾人家自年轻起,既有妻子也有孩子这样一个事实。这样卑劣龌龊打击对手的方法,我们看着是不是眼熟?


一个基督徒川粉失望地在某个公众号这样留言:“我终于亲眼见到了当代的犹大,彭斯,我终于知道耶稣是怎么死的,也见证了美国的死亡!


他们不能接受川普的失败,不能忍受川普的遭遇,于是他们把专制主义国家才能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部复制在民主制度之下的美国;于是,昔日的灯塔,成了今时的地狱。我有个微友,在朋友圈,就这样写道:“美国让我想到了纳粹德国!


我们人为什么都会这样?


法国有个社会学家叫古斯塔夫•勒庞,他写了一本书中文译为《乌合之众》,专门研究这种社会心理学现象。他认为,人们为偶然事件或一个目标而聚集在一起,自觉的个性就会消失,成千上万孤立的个人也就获得了一种心理群体的特征,于是大脑活动消失、智商下降,因此带来偏执和专横,并不自觉地会把头脑中产生的幻觉当做现实;而陷在其中的有教养的人和无知的人没有区别。


勒庞这是从心理学上的深刻分析,而圣经给出了其中的根源:人被造皆有宗教性(神人关系);人的宗教性决定了人离开上帝后,会产生偶像崇拜的冲动。即当人自觉无法达到内心意识的道德高度和道德的能力时,就会把理想化的人格披在受造物的身上,这就像没有父亲,但内心还想尽孝,于是就随便找个东西来做他的父亲,以求得安慰,因此这就产生了偶像崇拜。偶像可以是各种天象也可以是人塑造的有形物体,也可以是人自己。圣经主旨之一,就是要告诉我们,人背叛上帝后,人就会凸显这个事实。圣经罗马书和以赛亚书等都有很形象的描绘(赛44:13-18;罗1:21-25)。偶像是把受造物推上神坛加以崇拜,其不仅指向现实,而且更指向内心。


人类制造偶像的能力,远远超过人信上帝的能力;无论智慧人、愚拙人都是如此!


不信上帝的世人有这样现象,我们可以理解。但就基督徒而言,真是有点说不过去。因为在诸多的川粉中,有为数不少的基督徒。


他们置上帝于一旁,把川普打扮成为拯救美国的大救星,也把他打扮成拯救美国基督教的大救星。在网上经常可以看见他们这样公开宣称:“基督徒现在不是选站川普和拜登的问题了,而是选站上帝和撒旦一边的问题了”。川普自然地被他们视为“神选之子”,拜登被视为“撒旦之子”。 就是说,川普如同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代表上帝;而拜登是“道成肉身”的魔鬼,在地上代表撒旦。鉴于川普是神之子,跟随川普,就是跟随上帝;凡是不支持川普的都是假基督徒。鉴于拜登是魔鬼,因此基督徒必须与拜登争战。


这样的错误逻辑,贯穿于基督徒川粉整个信仰之中。


川普与拜登,我们可以选择川普,但不能因此定义他们之间有“天地之别”。拜登再坏,充其量是撒旦的工具,而不是撒旦本身。圣经从未教导基督徒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川普与拜登与你我一样都是罪人,在上帝面前,不过是半斤与八两的关系。


基督徒可以有政治情怀,但不该超过对上帝的情怀;基督徒可以两害取其轻以某个政治人物为选择,但绝对不能“认贼作父”。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可是,不仅是一般基督徒,还有一些教会的领袖和牧者,也在网上这样鼓噪,他们无疑扮演了肢解圣经,蔑视上帝的角色。我不得不提两个人的名字:一位是王志勇牧师,还有一位是张伯笠牧师。他们在基督徒和世人中间都稍一点影响力,所以他们的言论,对普通基督徒的信仰,也对世人,都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张伯笠在油管上有自己的频道,大选前后的这几个月,他数次请王志勇在他频道上分析和评论大选的形势和结果,见下面截图。这样长期以往,必定使教会本为天上的荣耀上帝器皿,逐渐沦为地上的政治工具。



个人崇拜与偶像崇拜为同种性质,都是干犯了上帝的律法。这不得不让我们尤为警惕!


基督徒是与世分别的人,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诗39:12彼前2:11)。基督徒是信靠基督,为基督而活的人(罗14:8;加2:20;腓1:21),不是为政治,更不是为政治家而活的人。基督徒与世俗主义追求不一样,虽然基督徒可以关心政治,但绝不该以此作为永恒的盼望。这不仅是出于重生生命的本能,也是出于荣神益人的动机。否则,基督徒基本的见证就丧失无遗了。


我们应当以神的话相互自勉:“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6:7-8)


崔以撒

2021年1月11日

45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