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不要盲信和接受侯士庭的灵修神学对神秘主义的推荐和肯定

更新日期:7月 28

作者:小草


侯士庭(James M Houston),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毕德生(Eugene Peterson)被称为是北美三大灵修作家。之前我已写过几篇有关傅士德和毕德生的文章,如:《“生命季刊”引用傅士德和天主教神父的言论之潜在危险 》,《提防“牧师中的牧师”尤金毕德生的问题,此文则主要是有关侯士庭的灵修神学里所潜在的危险。 侯士庭(出生于1922 )是加拿大维真神学院(Regent College , 创办于1968年)的创办人之一和第一任院长 ,并担任灵修神学教授,具有灵修神学开拓者的称谓。神学家巴刻(J I Packer)曾在维真神学院任教(1996 - 2016 ),毕德生则是在1992 - 1998 年期间在维真神学院担任侯士庭的灵修神学的教席。正如我在提防“牧师中的牧师”尤金毕德生的问题里所指出的,毕德生推荐傅士德的代表作《属灵操练礼赞》,傅士德也推荐毕德生的书籍。所以,这三位灵修作家相互之间是彼此肯定和相通的。 张逸萍在她所写的《灵修神学:不值得冒的险》一文里指出: 灵修神学这个名字翻译得妙极了。可是,这个名字的英文是Mystical Theology 或 Christian Mysticism,直接的翻译是:基督教奥秘宗、密宗、或神秘宗,因为灵修神学不过就是天主教中世纪修道院中的修士的神秘操练。其中重要人物有圣方济(Francis of Assissi)、大德兰(Teresa of Avila)、十字架的约翰(John the Cross)、罗伦斯弟兄(Brother Lawrence)、梅顿(Thomas Merton)、卢云(Henri J. Nouwen)、恩德晓(Evelyn Underhill)等等,一般被称为基督教神秘主义者(Christian mystics)。 从我对几位当代比较有影响力的所谓灵修大师的了解来看,确实的,他们的灵修神学路子都无一例外地走回到天主教的神秘主义者那里去寻源和学习。除了上面张逸萍所列出的那几位重要人物之外,灵修神学常推荐的人物还有:盖恩夫人(Madame Guyon 1648 - 1717), 芬乃伦(Francois Fénelon 1651-1715), 莫林诺(Miguel de Molinos 1628-1697 ),以及现代的天主神父曼宁(Brennan Manning 1934 – 2013)。他们的问题可参阅:简析寂静主义(莫林诺,盖恩夫人,芬乃伦)的错误及对华人教会的误导 》,《曼宁的“衣衫褴褛的福音”是假福音:远离范学德推荐的假师傅 侯士庭作为灵修神学的开拓者、教授、和作家,在对天主教神秘主义者的推荐上做了不少的工作。比如,他编辑出版了《 Saint Teresa of Avila Life of Prayer》(大德兰的祈祷人生)一书(书封面截图如下)。但是,大德兰是位假师傅,具体的可参见我的译文:《“灵心城堡”的作者大德兰是假师傅(Challies,小草译) 》。















在侯士庭写的《A Guide to Devotional Reading》(灵修指南)一书里,虽然他推荐了不少正统的神学家的书籍,比如,奥古斯丁,加尔文,班扬,怀特菲尔德,和爱德华兹等人的代表作。但他也推荐了好几位神秘主义者的书籍,比如:大德兰的《灵心城堡》(Interior Castle),十架约翰的《灵魂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 ,《未识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


侯士庭在他的《A Guide to Devotional Reading》的里说了下面这么一段话:


侯士庭这段话的意思是:


从广大的神的子民中选择信心与灵修的经典之作:我们已经注意到,今日基督教界的贫乏,需要所有二十个世纪的属灵传统的资源,可以是正教、天主教,或是新教。对于神的圣徒在历世历代和不同文化下所经历的各种不同的经验,我们有必要对接受这些经验而感到疑惑吗?实际上,那些最多经历到上帝丰富恩典的人,是在属灵阅读上最能从各种不同的来源吸取自己所喜欢的。他们可以做到,不会在任何方面丧失他们坚固的信心和教义,而且无论如何也不会不关心福音的基要真理。


正是基于他这种博采百家之长的观点和立场,侯士庭推荐和接纳天主教的神秘主义者的经验和著作也就不令人意外。而且在他这里,东正教、天主教、新教都被视为是神的教会,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但这是不可接受的!史普罗牧师说,“我不相信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所传的和福音派所传的是一样的福音。” (引自《福音面临的危机:模糊天主教的福音与真福音的差别(史普罗)》)


侯士庭对神秘主义是持肯定的态度,他在《灵修神学发展史》里论到神秘主义时说到:


十四世纪一个出色的地方,是此段期间是基督教中神秘主义写作最丰富的时期,当时主要的神秘主义作家,都是真正的基督徒。。。十四世纪是基督教神秘主义写作最丰富的时期,到底基督教神秘主义的本质为何?它并非前后一致的、完全不可思议的神秘,乃是信徒对神的爱一种表达个人主观的经历,即在生命中经历神的同在。


个人的主观经历都不能上升到真理的层面,因为,唯独圣经是基督徒学习和领受真理的绝对权威。加拿大牧师 Tim Challies 指出:


神秘主义的中心就是超出圣经的体验。神秘主义者追寻直接的经历神,而不是通过对圣经的默想。对每个时代的基督徒来说,我们应该思想的是:圣经是不是充足的?我们是不是确认圣经的充足性-- 圣经是我们生活和教义所需的一切?还是我们需要神用别的方式,比如神秘的被提,来向我们启示?” (引自:《灵心城堡》的作者大德兰是假师傅(Charlles,小草译)


侯士庭认为神秘主义的那些主观经历是对神的爱的一种表达,但这是没有圣经根据的。主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 (约14:21)“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 (约一5:3)“我们若照他的命令行,这就是爱。你们从起初所听见当行的,就是这命令。” (约二1:6)所以,信徒爱神的最真实和最蒙神悦纳的表达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去遵守神的诫命,而不是通过圣经没有教导的神秘体验。


虽然侯士庭曾经是维真神学院的院长和教授,他的一些书籍和文章也被译成了中文,比如,《转化生命的友谊》,《师徒之道 : 跟随真正的导师》等。但是,他在灵修神学上所持的观点和立场,致使他的言论是极具危害和误导人的。神秘主义的危险是不再以圣经为判断是非和真假的绝对权威准则,而是沉迷于主观的体验之中,并以为这些超然经历都是与神亲密的体验。但是,佛教、印度教、新纪元等异教和异端也都有神秘的灵界体验。所以,神秘的灵界体验是很危险的,应当远离,而不是盲目地相信和接受。这种神秘的灵修是不该去冒的险!


相关博文:

罗马天主教是假的和伪装的基督教(约翰.麦克阿瑟)

最危险、最错谬的异端就是天主教(吴主光牧师)

罗马天主教是鬼魔最大的杰作(钟马田,小草译)

王志勇的信仰底色:自由派?神秘主义者?佛教徒?改革宗?

德蕾莎修女的天主教信仰及宗教联合对基督教的滲透(麦克阿瑟,小草译)

24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