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洪予健牧师把摩门教徒请到他教会站讲台,说明了什么?

作者:小草


2016年05月15日,洪予健牧师请Dr. Katrina Lantos 到他教会来,并让她在讲台上讲了一段话,在这过程中,洪予健充当她的英中翻译(见文后附图)。在Katrina Lantos 讲话,洪予健的翻译过程中,洪予健把她当成是基督徒,认为和她所信的是同一位主。比如,洪予健在翻译她的话时说到,“我们是在主里联结在一起的。。。 ” 但事实上,这位Katrina Lantos 是异端摩门教徒,而不是基督徒。

洪予健在他的FB上(见文后附图)还说Katrina Lantos 的父亲(Tom  Lantos)是位敬虔的基督徒,这同样是不真实的。Tom Lantos 于2008年去世,在一篇报道有关他葬礼的文章《Lantos: Jewish-Mormon back and forth》(Lantos:犹太人- 摩门教的往复来回) 里,他妻子说,“Tom didn’t believe in God in the way that most of us do,” his widow said at the service Feb. 14 in the Statuary Hall in the U.S. Capitol building。意思是:Tom 不像我们大多数人那样信上帝。


下图就是截自这篇报道,相片是Tom Lantos和他的妻子:

就在这同一篇报道里,还说到Katrina Lantos 和她母亲都是摩门教徒,Yet his wife, Annette, also a survivor, and daughters Katrina and Annette were Mormons。这篇报道的标题《犹太人- 摩门教的往复来回》是针对Tom Lantos的葬礼而言的,因为他是犹太人,但他的妻子和女儿都是摩门教徒。文里说:The entire memorial service was a gentle back and forth of Jewish and Mormon perspectives on remembering Lantos, who was cremated. 意思是,整个葬礼在纪念Tom Lantos 上,在犹太人和摩门教的观念里往复来回。


在摩门教的 wiki 里,也说到Katrina Lantos 是摩门教徒:Katrina Lantos Swett is an educator, consultant, CEO, and political candidate. She is a member of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引自:《Katrina Lantos Swett


在另一篇报道有关Tom Lantos 去世的文章《US Congressman Lantos dies of cancer》里说到,Lantos defined himself as a secular Jew, and his Hungarian-born wife, Annette, who survives him with two daughters, became a member of the Mormon church。意思是:Tom 认为自己是个世俗的犹太人,他出生于匈牙利的妻子和他有两位女儿,则是摩门教的成员。


上面这些资料证明了洪予健所请到他教会的这位Katrina Lantos 是异端摩门教徒,而不是基督徒。她的父亲是犹太人,也不是基督徒,更可能的就是他自己所说的,是世俗的犹太人。事实是,Lantos 这一家人都不是基督徒,除了Tom 之外,其余的全部是异端摩门教徒。


作为牧者应当为群羊警醒和守望,讲话要认真、诚实,要符合事实,也要提醒信徒防备异端,摩门教是异端。但是,作为牧师的洪予健则把摩门教徒请上他教会的讲台,这已是大错。甚至,他还表现得与这位Dr. Katrina Lantos 有共同的信仰,还把她根本就不信神,也不是基督徒的父亲说成是位敬虔的基督徒,这都是很虚谎的,是极其误导人的,这是错上加错!


对于搞不清状况的人,根据洪予健的这种作为,就可能认为 Dr. Katrina Lantos 的异端摩门教信仰是与基督教无别的,还以为她和她父亲真是基督徒了,这岂不等于是把异端摩门教徒和不信神的人都当成基督徒了吗?!连不信神的Tom Lantos 死后都叫“安息主怀”,这与基督徒的死还有啥区别?


那么,洪予健为何如此呢?当然他和Katrina 是有某些共识和共同之处的,否则也不会请她来。但为了那些共同点,就能把不同的信仰也划上等号吗?洪予健如此行,完全是丧失了信仰的立场,把异端都不加分别地与基督教混为一谈。


约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牧师说,“在基督教的历史裡,那些把注意力放在社会及政治事件上的有形教会,都会在教义上妥协及快速地丧失影响力。举例说,早期的新神学派公开说社会服务及道德改革比教义的准确更重要,这个运动不久便把基督教的外壳都撇弃了。” 这样的历史教训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附图:


92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