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福音面临的危机:模糊天主教的福音与真福音的差别(史普罗)

作者:史普罗(R C Sproul)


耶稣基督的福音一直都有被曲解的危险。在几个世纪中它都曾被曲解,并由此导致了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在教会历史上曾发生无数次曲解福音的事情,今天尤为如此。为这个缘故,马丁•路德说每一代人都需要捍卫福音。这是恶势力的核心攻击点。他们知道:除掉了福音也就除掉了基督教。

福音,也就是新约中的“好消息”,有两个方面:客观方面和主观方面。福音客观方面的内容就是耶稣的位格与事工——他是谁,以及他一生中做成了什么事;主观方面则在于,信徒怎样才能得到基督工作所带来的益处。这里凸显的是关于称义的教义。

宗教改革涉及许多问题,但核心问题也即宗教改革最为重大的问题,是福音,特别是称义的教义。在福音的客观方面,罗马天主教当局和改教家们之间没有重大的分歧:各方都同意耶稣是神,是神的儿子,也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他的一生完全顺服了父神,为了赎罪死在十字架上,又从坟墓中复活。争端发生在福音的第二方面即主观方面,也就是基督的恩典如何作用在信徒身上的问题。

改教家们相信并教导的是:我们“唯独因信称义”。他们说,信心是我们称义的唯一工具之因。他们这样说的意思是,我们唯独藉着信靠耶稣来领受他工作带来的一切益处。

罗马天主教也教导说,信心是得救的必要条件。在系统回应更正教的天特会议(1545-1563年)上,罗马天主教当局宣称信心提供三样东西:开始(Initium),基础(fundamentum)和根源(radix)。也就是说,信心是称义的开始基础和根源。但罗马天主教坚持认为,一个人可能有真实的信心却仍然不被称义,因为在他们的神学系统中,称义还需要很多其他东西。

事实上,正如天特会议所表述的罗马天主教对福音的观点是:称义是由圣礼来成就的。最开始的时候,要领受恩典的人需要接受洗礼,他藉此礼而领受称义的恩典,但当他犯了一个致死的罪时便失去这恩典。致死的罪之所以被称为“致死的”是因为它杀死了称义的恩典。于是这个罪人必须第二次被称义。而这是通过“告解”的圣礼,天特会议称之为称义的“第二块木板”,作为那些灵魂之船破坏了之人的补救。

根本的不同就在这里。天特会议认为神绝不会称一个人为义,除非真实的义实存于那人里面。换句话说,神不会宣告一个人是义人,除非他或她本身就是义的。因此,照罗马天主教的教义,一个人的称义取决于他的成圣。相反,改教家认为称义是基于耶稣之义的归算。一个人得救唯一的依据是耶稣的义,这义当他信的时候就被算成是他的。

双方在救恩论上的不同是根本的,是不可能调和的。一个是福音,而另一个不是福音。因此,在宗教改革中面临危机的正是耶稣基督的福音,尽管天特会议对于许多基督教的传统真理做了很好的确认,但它却无视许多圣经经文的明确教导(例如罗马书3:28:“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宣告了对“唯独因信称义”这一教义的咒诅。


我认为,在我的事奉生涯中所经历的、福音的纯正性面临过的最大危机,就是“福音派与天主教在一起”(Evangelicals & Catholics Together, 1994年,简称ECT,下同)运动的发起。这个运动的发起是源于一些福音派和罗马天主教的领袖表示他们深切关怀所谓的“普遍恩典问题”,诸如家庭价值、堕胎以及文化相对主义。更正教和罗马天主教的领袖们希望基督徒携起手来,发出一致的声音,对抗不断高涨的道德堕落和相对主义潮流。这些事本身无疑都是好的。我也愿意和任何人一同去游行——罗马天主教,摩门教,甚至是穆斯林——为公民和未出生的婴儿争取权利。

但在ECT的宣言中,撰写者们说:“我们共同承认,我们是靠恩典藉信心并因着基督而称义的。”换言之,ECT声称福音派和罗马天主教在福音里有共同的信仰。这样的声明就太离谱了。我和一个穆斯林因为一致认同某些人权观念而一起游行,这是一回事,但要说我和这个穆斯林有一样的信仰,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完全不是事实。同样,我作为一个福音派基督徒,和罗马天主教徒有一样的信仰也完全不是事实。因此,这份宣言在福音派的内部也激起了不小的争论。

接着又有了《福音派与天主教在一起:救恩的礼物》宣言(1997年),它更充分地处理了各种不同的人在第一次运动之后所表达的神学关切,特别是关于称义。福音派和罗马天主教双方,在称义的许多方面,包括信心的必要性问题上,宣告达成一致。但在最后,他们仍把“归算”一词搁置不谈。据我判断,这份宣言远比第一份更糟糕,因为撰写者希望继续声明双方在福音里有一致的信仰,却同时回避在“归算”教义上是否一致的问题,而这正是十六世纪改教中的核心问题。

归算的教义,对我而言,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在1541年的雷根斯堡会议中,有威望的改教家们很认真地努力想要争取与罗马天主教和解。他们走得很近,但最终没能在关于归算的争论中达成一致。路德强调说,信徒在神的眼中能够拥有的唯一的义,是一种外加的义,即神把基督的义归给他或者说算作他的义;他们若想要自身成为义好使神接纳他们,则毫无希望。如果我必须要自己成为义的,神才会接纳我,那么我明天就会对基督教绝望。

在2009年,一份新的宣言被发表出来——《曼哈顿宣言:发自基督徒良心的一个呼吁》,它是在诸如生命的神圣性、传统婚姻以及宗教自由这些问题上寻找共同信仰事业的又一努力。签署宣言的人包括福音派、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信徒。它在许多方面都和ECT很像,并且发起人中很多就是同一批人。不幸的是,它同样为“罗马天主教是基督身体”做了空白背书。

《曼哈顿宣言》说:“基督徒是二千年来宣讲神的道之传统的继承人。”但谁是它所论到的基督徒呢?这份宣言提到了“东正教、天主教以及福音派基督徒”。此外,它呼吁基督徒在“福音”里联合起来,这福音就是“重价恩典的福音”和“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并且它说我们有责任“无论得时不得时” 都传讲这福音。这份宣言混乱了福音,也模糊了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界线。我不相信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所传的和福音派所传的是一样的福音

由于这些原因,我不能签署《曼哈顿宣言》。同样,像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霍顿(Michael Horton)以及贝格(Alistair Begg)这样的人也不会签署。对于宣言的内容我们有99%都认同,而且我们也竭力支持生命的神圣性、传统婚姻和宗教自由,但我们不能认同宣言中主张的泛基督教主义。

ECT宣言在有一点上具有讽刺性:撇开其他方面的考虑不说,撰写者们是希望去克服文化相对主义的。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他们把所有真理中最重要的——福音——给相对化了。


--- 转载自《福音:危急存亡之秋


相关博文:

林慈信牧师的致命错误:不以天主教异端为异端

唐崇荣牧师的天主教破布包珍珠之说是非归正和错误的

誓死捍卫的立场:不持守唯独信心,就没有福音(史普罗)

史普罗,你为什么不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字?(史普罗

罗马天主教是假的和伪装的基督教(约翰.麦克阿瑟)

德蕾莎修女的天主教信仰及宗教联合对基督教的滲透(麦克阿瑟,小草译)

133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