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慎思明辩”(龚燕君)以打假之名,行撒谎、作假见证、毁谤之实

已更新:2020年11月30日

作者:小草


“慎思明辩”(龚燕君,本文以龚简称之)是所谓的打假群的群主,带着数百人,其最重用和主要的打手是梁慕天(举目)。龚女士声称她的打假事工是在作主的工,是担负当今时代的护教打假。但这只是她的幌子罢了!经上说,“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说谎话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 (诗101:7)“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出20:16)神的事工绝对不是用虚谎和犯罪的方式来作的,神也不会用满嘴谎言的人来为祂作工!在此,就以事实为据,展示几例龚赤裸裸的谎言和毁谤恶行。


1. 龚女士声称我叫一位“微人伟语”的人加她微信,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但事实是,我根本就没叫Ta 加她的微信,更没叫Ta发我的文章。Ta所做的这一切我完全不知道,也跟我无关。Ta也不是我的粉丝,我连Ta是男还是女都不知道。虽然Ta在我的朋友圈里,但不等于就是我的粉丝,我朋友圈里还有反对和敌视我的人。下面是我就这事质问“微人伟语”本人的对话记录:


其次,我的文章《“慎思明辨”以死相逼孙宏广求声明支持说明了什么?》只是就有人曝出龚以死相逼孙发声明的事件做点评论而已。事件又不是我曝出来的,这我在文章里已有说明,我也没为这事做任何见证,我只是评论这种事情说明了什么。但龚却诬蔑我这篇文章是造谣、作假见证陷害人。评论又不是见证,更谈何作假见证?所以,龚在这件事上对我的指控是彻头彻尾的作假见证诬蔑我!


2. 龚诬蔑和毁谤我跟伪造聊天记录有直接关系,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伪造聊天记录的事,怎么就跟我有直接关系了呢?这不是纯属在诬陷我吗?!我不帮任何人写文章,又何来的我帮别人撒谎造谣?我写文章的原则是基于事实,有根有据,而不是抵毁性的,这也是我作为基督徒的原则。如果我的文章里所说的有不符合事实的,或我有撒谎造谣,那么为什么龚就拿不出一点点具体的证据出来?

事实是,我一直是独立写作,我不跟任何人合谋。我为自己所写的负全责。我也不参与别人的写作,别人的文章也跟我无关。所以,龚是在赤裸裸地撒谎、造谣、和诬陷我!


3. 龚说我跟安安勾结报复她,以致她的精神和身体受影响,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我和安安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勾结的关系!我是有写过数篇揭发龚不端言行的文章,但这不叫报复攻击,而是实事求是地揭发和谴责恶行。如果龚因此身体受损,那也只能怪她自己。难道她自己要干坏事,别人还说不得?

龚说我又拿她的痛苦经历诬陷她。这可真是莫名其妙。她痛苦的时候又没跟我透露过,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痛苦,我还怎么拿她什么痛苦的经历来诬陷她?龚撒谎和瞎编到连个逻辑都不讲了!

4. 龚诬告我到处散发什么恶意处理过的音频,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龚还说孙了解,那可能就是龚去对孙诬告我了。我自己是完全不知道有什么音频是恶意处理过的,我更没有到处发这种我根本就不知道的音频!

5. 龚说我攻击沙光没有公开出示官方的毕业证书,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这又是龚在撒谎!我从来没有以不公开出示毕业证书指控过沙光!我揭发沙光学位造假的文章都公开在网上,去找看看我何时以沙光不出示毕业证书攻击过她?沙光说她有北大宗教学硕士,这就是赤裸裸的学位造假!沙光在北大只上过2年的作家班,作家班的学员不是4年制的本科生,更不是宗教学专业,这就是事实!


我揭发沙光是骗子的文章可见:《以事实为据证明:沙光是混在基督教里的宗教骗子》,去找看我里面所说的有没不是事实的。

6. 龚说我冤枉王天鹏,因为我说他是安息日会异端,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事实是,王天鹏确实是安息日会的信徒,安息日会也确实是异端,我这样说完全是符合事实,哪来的冤枉?我更不是为了什么报复才这么说,几年前我在新浪博客时就写过文章说王天鹏和梁朴都是安息日会的。龚为了袒护王天鹏的安息日会信徒的事实,反过来诬蔑我,她这样的行为才是虚谎和罪恶的!


我揭发王天鹏和梁朴是安息日会异端的文章为:《谨防安息日会异端:梁朴、王天鹏是三自安息日会大杂烩》,去找看我里面所说的究竟有没不是事实的。


7。龚说我恶意攻击举目,就是在抵毁圣经真理。龚说把举目的文章说成是地摊货,就等于是把经文也说成是地摊货,是亵渎圣经。见下面龚的文章截图:







按龚的这种逻辑,攻击异端也等于在抵毁圣经真理,也等于说经文是异端,是亵渎圣经了,因为异端也很会引用经文的。龚就是用这种荒诞的逻辑来毁谤我的。


上面所举的龚撒谎和毁谤我的几例都与我有关,所以我最清楚真相。从这些就足以看出龚是满嘴的谎言!她尽是用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或是以歪曲事实,或是以荒唐的逻辑来攻击和毁谤我。她耍弄这种无耻、虚谎、蛮不讲理的手段,还敢厚颜无耻地说她是在作主工。事实是,撒谎、毁谤、野蛮都是在做撒但的帮凶!


作假见证来陷害人不是打假,是犯罪,是神所憎恨的。龚打着护教打假的幌子作假见证、撒谎、毁谤,是恶上加恶!她这种人才该成为打假的对象! 最后顺带说下龚的信仰问题,她号称是在学习改革宗神学,她认为她所持的教义是对的。她的核心同伙刘江,在她的群里担负所谓的教导和回答群员的神学问题。下面这段话截自龚的文章:


龚说的刘j,就是刘江。她说,刘江说他们的教义是对的。刘江说他们对就是对的吗?都不看看刘江是什么水平。刘江曾经发表过错得离谱的解经来回答群里人的提问,见下面截图:



刘江认为那五个愚拙的童女是指信徒,是失去了信心,是属世的基督徒。认为信徒会失去信心以致不得救,这是道地的阿民念的观点,完全就不是改革宗的观点!刘江还说,“愚拙的童女是指没有被圣灵重生的信徒”。请问,有没有被重生的信徒吗?!没有被重生的怎么能称为是信徒呢?特别是对改革宗神学来讲,重生是在信心之前,信徒都是已被圣灵重生的,没有重生的根本就不是信徒。


龚的打假群的所谓神学老师就是刘江这种连何为信徒都搞不清,还传讲阿民念思想的人,打假群的所谓学习改革宗神学只是个笑话!实际上,刘江的这段解经还是抄来的,也就是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还得去抄别人的,只是连抄都不懂得抄个正统的解经。这群连基督教基本信仰都搞不清的人,能护教?能打假?还是先练习打打自己群里的谎言和错谬吧!


龚的脸皮得有多厚才敢夸口说他们是担负当今时代的护教打假” 呢?见下面龚说的话截图:

结语


本来不想费时间去反驳和揭发龚对我的一再毁谤和诬蔑,但想想,不把她这些赤裸裸的谎言和毁谤恶行揭露出来示众的话,她可能还以为她的“打假”手段高明,也可能会蒙骗一些听信她的人,以为她说的是真的,而我反成了撒谎和毁谤他人的恶人。为了把真实的情况展示出来,还是动手简要地把龚撒谎和毁谤的证据罗列在此文里,让事实自己说话吧!


经上说,“我没有和虚谎人同坐,也不与瞒哄人的同群。我恨恶恶人的会,必不与恶人同坐。” (诗26:4-5)那些与龚同伙同谋,帮助她、支持她的,就是与她同坐同群,是与她一同有罪!

39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