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美国近代奋兴之父查理.芬尼是个异端头目

已更新:2020年9月11日

作者:小草 查理.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 1792-1875)被认为是美国近代奋兴运动的开创者,现代复兴之父(The Father of Modern Revivalism),第二次觉醒运动的领导者。芬尼是近代福音界里著名的布道家,他的一些布道方法深远地影响着现代的布道方式。比如,讲台前的呼召,就是起源于芬尼,后来被葛培理所继承。华人教会里的布道会,也几乎少不了最后的举手,或呼召到台前来,并以举手或到台前来的人数为得救的人数和布道的果效。 从布道方式和影响力来看,有人认为葛培理是当代的芬尼。葛培理本人也很欣赏芬尼,作为史学家和记者的Jack Kelly,于2016年7月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Charles Finney: The Original Billy Graham》(查理.芬尼:最初的葛培理)。作者认为,葛培理的布道根源可以追溯到查理.芬尼,芬尼建立起了基督教复兴运动的样式,并保持了两个世纪。 葛培理在一本有关芬尼的书前写道:很少有人像芬尼这样深远地影响了他们那代人。通过他的福音事工,千万人认识了基督,成就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复兴时期之一。(引自《Charles Finney: The Original Billy Graham》)显然的,芬尼是葛培理所敬仰的人物。在布道方式上,葛培理的讲台呼召就是对芬尼布道中所用的 Anxious Seat 方法的一个继承。 中文的基督教类书籍和文章也有一些是有关芬尼的,但几乎都是赞誉他的。比如,《圣经网》的教会历史栏目里,有篇文章《芬尼:近代奋兴之父》。这篇文章把芬尼说成是,“芬尼一生忠心事主,注重圣洁和祷告,对近代教会复兴运动,有极大的贡献。”文章里还说,“英国宣教士非洲探险家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在出发往非洲前,劝他的幼弟远道自英国来奥博林入学读书。可见芬尼受景仰之深。” 奧博林學院(Oberlin Institute )在美国,芬尼生前曾在此学院任教,也曾当过校长。


“生命季刊”也曾在一篇发表的文章里说,“芬尼是十九世纪被神重用的人,神借着他复兴了英、美等多处的工作。他无论到那里,都看到得救的人数不断地加增,以及神儿女灵性复兴。” (引自生命季刊 2019-12-26发表的《今日灵修:教会如何合而为一》)。在一华人的基督教网站里,还为芬尼专门设了一个网页,也给芬尼冠予很多美名。


但是,芬尼这位在近代基督教界里颇具影响力的领袖级人物,却被美国当代名牧和神学家史普罗(RC Sproul)称为异端头目。史普罗牧师在一次访谈里指出,芬尼拒绝许多传统的基督教教义,他是个不加掩饰的伯拉纠人士,芬尼否定原罪,否定耶稣基督的代赎。史普罗说,芬尼不是异端,而是异端头目(arch-heretic)(参见《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 Catholics, Evangelicals, and the New Quest for Unity, Parts 4-6》) 2001年,史普罗发表了一篇文章《The Pelagian Captivity of the Church》(教会被掳于伯拉纠),在这篇文章里,史普罗指出,芬尼是个赤裸裸的伯拉纠人士,芬尼非常清楚地、高声地否定因信称义的教义。 芬尼的论点是,不需要基督的义的归算,人有能力自己成为义。虽然芬尼是位异端头目,但他却是美国最受敬爱和尊敬的福音派人士之一。 加州西敏神学院的教授霍顿(Michael S. Horton)在他的文章《Charles Finney vs. The Westminster Confession》(查理芬尼与西敏信条)里指出,芬尼对西敏信条充满了敌意,芬尼认为西敏信条是西敏神学家们造出的纸上教皇,是把信条和要理抬到教皇的位置上,抬到圣灵的地位上。 1999年,约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教会里的Phillip R. Johnson牧师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芬尼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文章题目为《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How Charles Finney's Theology Ravaged the Evangelical Movemen》( 披着羊皮的狼:查理.芬尼的神学是如何毁坏了福音运动 )。下面是文章头部截图:

Phillip R. Johnson牧师在文章开头说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查理•格兰迪森•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已成为众多现代福音派信徒的榜样。 他的神学远非福音。 作为基督徒的领袖,他几乎不是谦卑或属灵的榜样。 甚至芬尼的自传也描绘了一个可疑的人物。 在芬尼重述人生的故事时,他看起来是个顽固的、傲慢的,甚至有时是有点狡猾的人物。

Johnson牧师在文章里颇为详细地指证,芬尼从一开始就玩弄欺诈。他声称自己遵守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从而获得了长老会牧师的资格。 但是他后来承认,他几乎完全不了解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芬尼把自己当成是在抵制反对极端加尔文主义,但是他却把很多正统的教义,当成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东西而加以拒绝,所以,他是以极端的伯拉纠主义在反对极端的加尔文主义。 在很多被芬尼拒绝的教义里,有些是福音的核心教义,比如,因信称义,原罪。芬尼甚至认为双重归算是不公义的。双重归算是说,一个罪人因信而被神称义,是因为耶稣基督的代赎,是神把基督的义归算到罪人的身上,同时把罪人的罪归算到基督的身上,这就是双重归算(double-imputation),这是福音的核心教义。


Johnson牧师在文章的最后说,不要玩火,芬尼是异端,不要被芬尼一些模糊的说法所迷惑。

58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