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狂妄又极端的吴卫真:除了改革宗其它教派都是异端

更新日期:2020年10月16日

作者:小草


吴卫真(号称是改革宗人士)于2020-04-06在他的公号发表《如何辨识真假宗教信仰?——真信仰一定是以神为中心的》一文,此文再次印证他是个狂妄的极端分子。他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处总结到:


现今的教会界,除了改革宗教会,其它所有教会几乎都有阿米念主义的立场和倾向,所以都是以人为本的信仰,都是贬低神的主权的,也就不可能单单把荣耀归给神,所以这些教派都是错误信仰!在现今教会界这众多的教派中,只有改革宗信仰才是唯一合乎圣经的纯正信仰!而我们教会也是因着神的眷顾和施恩,能够认识明白改革宗的信仰,并且持守这信仰。我们教会的名称叫‘WEI EN教会’。。。”


实际上,一个信仰体系涉及到的问题并不只是人本或神本,而是多方面的。只拿一个方面来评判信仰体系的对错,是非常片面的。难道只要是神本的信仰就没有错吗?贴个神本的标签很容易,但要在方方面面的认知和信念上都以神为本则是另一回事。神学也是一样,改革宗神学注重追求高举神的主权,但追求不等于已趋完满,更不等于在别的方面也正确,而是必然还有错误在其中。既然还有错在其中,凭啥就认为别的教派都是错误的,而唯独改革宗是纯正的?究竟哪个宗派错得更多,这还真不好说。这种把改革宗绝对化,视别的宗派为异端的行为是极端和狂妄的作法。有人说,极端离异端并不远,所以该小心防备的正是吴卫真这种华人改革宗里的极端分子!


吴卫真不只是视别的宗派为错误信仰,而是视为异端,在他的这篇文章里,他说,“为什么我要提醒大家注意辨别我们基督教内的错误信仰呢?因为这些错误信仰如果一直坚持下去的话,就会变成异端,而在异端中是不能得救而要灭亡的。”   如果一个错误信仰坚持下去会变成异端,那等于说这个错误信仰本来就是异端,否则只是坚持下去怎么就会变成异端呢?比如,浸信会不是异端,坚持浸信会就不可能变成异端,除非不再坚持了,才有可能变成异端。吴卫真就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警惕司布真在教义上的错谬》,在文里他攻击和毁谤司布真,并定司布真为非基督徒。可见,是不是赞同婴儿洗礼已成了吴卫真分辩是否异端的标准之一。


在吴卫真所列的错误信仰里,几乎涉及了改革宗除外的所有宗派,有:安立甘宗,路德宗,浸信会,卫理宗,灵恩派,现代福音派,基督徒聚会处。我不否认这些宗派都有不合圣经的神学观,但改革宗就没有错误吗?当然有!改革宗神学是无误的吗?当然不是,否则可以等同于圣经了。我认为,至少改革宗的婴儿洗礼就是不符合圣经的。


在教会历史上,最早主张婴儿洗礼的是奥古斯丁,但他是以婴儿洗礼能除去原罪为由,而不是以现在改革宗所说的洗礼取代割礼,洗礼是圣约的记号,来作为婴儿洗礼的根据。显然的,奥古斯丁的婴儿洗礼的理由是不符合圣经的,是错误的,但却被教会所接受,甚至成为惯例一直被天主教保留下来。所以,婴儿洗礼是起始于错误的神学,改革宗的婴儿洗礼是承袭了天主教的错误。婴儿洗礼不仅没有圣经的根据,且是违背了圣经所启示的真理。简要地说,割礼所预表的已在基督里成就了,用洗礼来取代割礼是错误的神学观,更具体和详细的论证可参阅我的文章:《割礼所预表的已在基督里成就:洗礼不取代割礼


吴卫真在这篇文章里诬蔑浸信会是重洗派改头换面来的,他说,“重洗派教会在各方面的逼迫压力之下几经改头换面,发展成今天的浸信会;虽然今天也有的浸信会称自己是改革宗浸信会,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重洗派的主要错谬教导,就是错谬的圣约观、反对婴孩洗。” 但 事实是,浸信会并不是源自重洗派,而是源自英国教会。重洗派是源自慈运理和加尔文的改革宗。重洗派的后裔是门诺会(Mennonite)和弟兄会(Brethren),门诺会的后裔是阿米什(Amish)。浸信会并不是重洗派的后裔。


钟马田在他的《清教徒的足迹》一书里说,“ 在司布真的身上,也带着基本的清教精神,他实在是清教徒思想的完美榜样。 今天,在浸信会联会、英国公理宗教会、循道会及其他根源于清教派的各支教会,都充满圣公会的思想。” 钟马田认为浸信会也是根源于清教徒,甚至他认为属于浸信会的司布真是清教徒思想的完美榜样。


吴卫真说改革宗浸信会没有放弃重洗派的主要错谬教导,言下之意,改革宗浸信会无异于重洗派异端,这纯属是毫无根据的毁谤和诬蔑!改革宗浸信会与改革宗最大的差别就是在婴儿洗礼的问题上,孰是孰非,这个问题在教会历史上已争论了约两千年,最初质疑婴儿洗礼的并不是重洗派人士,而是公元初的教父特士良。如今的美国改革宗和改革宗浸信会并不相互排斥,他们视婴儿洗为相对的问题,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密切合作。


举个实例,下图是史普罗牧师在2010年主持召开的全美神学会议的视频截图。一起同台合作问题解答的这几个人都是美国比较著名的牧者和神学家,既有改革宗的,也有浸信会的。这五个人里,反对婴儿洗礼的是: Albert Mohler(浸信会神学院院长), Steven J. Lawson(史蒂芬劳森,改革宗浸信会) Alistair Begg(改革宗浸信会,主任牧师)。持婴儿洗礼的是:Michael Horton (麦克霍顿), R.C. Sproul (史普罗)。

在美国,改革宗和浸信会并不相互敌视,而是知道彼此的分歧,也彼此接纳为真基督徒。在这点上,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分子,比如吴卫真,何奇伟,王承恩,钱曜诚等,都与正统的改革宗人士俨然有别,说他们是华人教会里的极端分子一点都不为过。他们这些极端分子不仅误导别人,还在教会里制造乱象,给教会带来纷争和分裂,对此应给予抵制,也不要在他们的罪上有份。


改革宗神学再好,也是有限有误的。认识神学不值得夸口,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后10:17)真正纯正的信仰,不在于对神学知道多少,而在于对神的真道知道多少,在于自己的信仰与圣经教导吻合多少,神学不等于神的道,自以为对的也不一定就对。那么,吴卫真对神的道究竟认识得如何呢?作为一点了解,可参见我的文章:《吴卫真美化和合理化撒谎罪:谬称不符事实的话不是谎言》。


69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