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速成的和肮脏的网上加尔文主义(Phil Johnson, 小草译)

更新日期:5月 14

作者: Phil Johnson 译者: 小草

抨击加尔文主义是网络上的最新时尚,现在轮到我抨击了。


脱离加尔文主义者的潮流,朝“改革宗”人士的态度和文化投掷臭鸡蛋,这很显然已成了网络内外的最新时尚。 在我们解剖这些先生和他们的观点之前,我认为思考一下,不久前似乎还是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加尔文主义,为什么突然间已经变得如此令人厌恶。 我要坦率地说,我多少能够理解最近一些批评加尔文主义的人的感受。到网上一些加尔文主义的论坛走一走,你很快就会以为,日内瓦的一些东西在腐烂发臭。 但我得马上补充的是,我不认为问题真的是出在日内瓦,或出在历史上的加尔文主义,或出在任何经典的改革宗信条里。我尤其不认为这种恶臭是来自加尔文主义自身。根据我的判断,问题是出在近来在网络上兴起的一种低级和肮脏的加尔文主义版本,新的传播和社交媒体使之成为可能。 网上的加尔文主义和历史上的加尔文主义没有什么共同之处。让我们来看看: 1。狂热的极端主义 如今盛行的这种极端加尔文主义,比任何历史上所能想到的极端加尔文主义者都更加苛刻,更加极端。 如果你怀疑这一点,可以去看看那个声名狼藉的Carpenter网站,看看他那荒谬的 "异端邪说耻辱榜"。Carpenter是极端加尔文主义,他是如此的极端,甚至给加尔文也贴上了必定下地狱的异端的标签,因为加尔文不够加尔文主义!他谴责司布真、 Iain Murray ,甚至 Gordon Clark (在他生前没有人指控他不够加尔文主义)。 有一些相当多人参与的论坛,看上去他们正在进行一场竞赛,看谁对阿米念主义的谴责最激烈,或者看谁对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吹捧最为热烈。 在网上,有一种激进的极端主义,即使在极端加尔文主义历史上最黑暗的角落里也是闻所未闻。至少像Huntington和Gill 这样的早期的极端人士,他们在注释经文时还说了一些有益的东西。

2。不注重传福音 在更主流的加尔文主义者里,当然有一些杰出的人是积极传福音的(比如,派博、麦克阿瑟,史普罗)。但是,如果坚持认为现代的加尔文主义是以对福音的热情而闻名的话,那就有些牵强了。加尔文主义的传道人在哪里?我只能想到一个突出的例子,John Blanchard。当然还有更多,但目前我想不出还有哪个现在活着的著名的加尔文主义者,他们的事工主要是致力于传福音的。 当然,我很清楚,阿米念人士把历史上的加尔文主义讽刺为反福音主义,这是个谎言。但人们也很难证明,传福音是现代加尔文主义的一个主要特征。我们编写的著作和举办的会议都不太注重传福音。 3。热衷于争辩 当今一般的加尔文主义者更像是 Pink,Boettner, 和 J.I. Packer 这种类型,而不是像司布真或怀特菲尔德这类的。换句话说,现代加尔文主义所培养出来的主要是学生和论辩者,而不是福音的传道人。这是因为网上的加尔文主义过于学术化和理论化,相对于听道,他们并不注重行道(雅各书1:22)。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这正是网络媒体本身所促成的。 4。反智主义 这可能听起来与我前面的观点相矛盾,但这两种倾向都造成了网上加尔文主义的肤浅。想要一个例子吗?我最近收到一封寻问的电邮,这是我多年来观察网上加尔文主义者的一个典例。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不会透露他的名字,写信问我: “你能否只用一段或更简短的文字,对上帝的两种旨意:预定的旨意(decretive)和命令性的旨意(preceptive ),做出有意义的区别吗?请不要给我书籍和文章的阅读清单。用一段话,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就用一句话。因为整个想法在我看来是奇怪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描述它。我没有时间去读10卷的清教徒的书籍。也不要让我去看派博关于这个问题的文章。它太长了,而且很费解。我只想要一个简短的答案。” 是的,这就是解开宇宙之谜的快速和肮脏的方法。网上的每个论坛,似乎都至少有一两个刚开窍的、年轻的加尔文主义者,他们深信一旦领悟到上帝的主权时,他们对一切的理解突然就变得完美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以为,无论他们仍然还有什么无法解释的问题,只要转到一个更极端的立场,就可以轻易地解决了。 20世纪90年代加尔文主义在网上的兴起,似乎催生了浅薄的加尔文主义者的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运动,傲慢似乎是这些加尔文主义者所穿戴的制服。这种自命不凡的,莽撞的加尔文主义是丑陋的。我不怪任何人对它感到厌恶和惊讶。我所担心的是那些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的人。 历史上的加尔文主义不应该是这样的。是的,加尔文主义是勇敢的;当涉及到真理时,它是不留情的;而且它并不总是容易接受。但它是满有真理的,会让我们谦卑,让我们充满同情心,而不是浮夸和自负。最好的加尔文主义总是热衷于传福音、心胸宽广、和蔼、仁慈、和饶恕。毕竟,所有这些正是恩典教义所强调的。 在回到正轨之前,改革宗运动目前所受到的一些责难是该得的。 同时,我对年轻的加尔文主义者的建议是,从历史上主流的加尔文主义作者那里学习神学,而不是在网上的博客和论坛上学。一些论坛可能有助于给你介绍一些更重要的资源。但如果你以网上博客和论坛来替代神学院,你很可能会成为一个丑陋的加尔文主义者,那么,如果你的脸被一个臭鸡蛋打到,这可能是你该得的。 ---- 节译自《Quick-and-Dirty Calvinism作者简介:作者 Phil Johnson 是约翰.麦克阿瑟牧师的 “赐你恩典”事工(Grace to You )的执行总监( executive director )。自1981年起,他就是麦克阿瑟牧师的亲密同工,他也是麦克阿瑟牧师所在教会( Grace Community Church)的牧师和长老。


相关博文:

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拣选和预定不是基要教义,加尔文主义的危险(钟马田,小草译)

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

在婴儿洗礼和浸礼上,王明道比改革宗更具真正的改革宗精神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正统改革宗牧者对浸信会牧者的肯定足证何奇伟是恶劣的撒谎者

狂妄又极端的吴卫真:除了改革宗其它教派都是异端

86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