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制造一个民主偶像(Rob Slane)

作者: Rob Slane


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认为,在他的年代,没有人相信民主是完美或全智的。理论上,现今很多人依然同意这点。可是在近几年,民主这个字——最少在很多人的脑子里——已经带上了近乎全知和全能的特性,并且越来越被视为人类问题的答案。


(译者注:作者接着在文章前半段讲述美国及其盟国尝试对一些中东国家进行政治改革,希望民主能为那些国家带来和平和自由。它们用不同的策略推翻这些国家的极权统治,之后在当地推行民主政制。可惜所有改革都彻底失败,民主并未能为那些国家带来和平和自由。作者在文章后半段解释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


为何民主政制在中东会失败?当丘吉尔说民主是最坏之中最好的政治体制,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当时明显可见,正如现在明显可见,世界上最自由和最有秩序的国家是民主国家。


但是很多人由此作出结论,认为是民主体制本身带来自由和繁荣。这是个完全错误的假设。如果民主真的能带来和平、自由和繁荣,那么你需要解释为何民主在伊拉克和埃及等国家并未能产生同样果效。并且你需要解释民主怎样引致希特勒的崛起,他的政党在1932年的民主选举中赢得多数的议席,而藉着这个平台他攫取了全部权力。


事实是,西方民主国家之所以大都是自由和繁荣的,不是因为它们实行民主制度,而是因为它们建基於基督教的道德準则上。现代的民主体制不是出自伊斯兰教,也不是出自一个世俗真空。它是出自基本上信奉基督教的国家。


这并不是说在这些国家每一个人都是基督徒,而是说福音的影响力令到宪法和法律看似是基督教的,并且许多罪恶因为福音的影响力受到抑制。


民主在这些国家有著果效,不是因为民选政府制度本身有甚么好,而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文化和社会景观已经被十诫和登山宝训的道德準则塑造。


尝试将民主引进一个没有这基督教文化和社会景观的国家,然后盼望它会带来自由和平安,就好像教导未曾晓得计数的孩子们三角学,并期望他们会明白一样。当然,他们不会明白。当然,那些未曾沉浸於圣经教导的人民不会投票「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 、 恨不义之财的人 」(出埃及记18:21)。


伊拉克、埃及、阿富汗、利比亚等国家全部証实了民主真的不是救世主,而是一个偶像。民主大概代表人民的意向,但若果人民的意向未被福音改变,单靠着推行民主政制并不能令一个国家变得和平和自由。民主在那些已被基督教的盐和光转化的国家最有果效。


这是其中一个理由为甚么自由和繁荣在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正在失落。我们将民主——人民的意向——偶像化,但又忙于摧毁那些真正让民主产生果效的根基。我们劈除那些让我们有能力去选择善良和明智的领袖的道德架构,然后期望我们会继续选出善良和明智的领袖去带领国家进入和平、自由和繁荣。


这是个无结果的希望。就好像我们羨慕地注视着一间大屋的屋顶,然后走去挖起屋子的所有根基,因为它们看似是多余的,而且我们认为就算没有这些根基,屋顶仍然可以存在。但是这不可能的。这些根基是支撑屋顶和整间屋子的。不要被欺骗了:一个世俗的民主体制不会带来自由、和平、和繁荣。西方世俗的民主国家现今大体上仍然是地球上最自由和最有秩序的地方,唯一的理由不是因为它们是世俗的或因为它们是民主国家,而是因为福音的影响力仍然渗透着这些国家,未曾完全消除。


但是当福音继续被扑灭,我们真的认为民主会拯救我们吗?我们真的认为那些拒绝神的律法和话语的国家,仅仅因为人民有权投票选出或罢免他们的领袖,就会继续是自由、和平、奉公守法和繁荣的吗?


中东民主改革实验的失败给我们的警告是不会。只有耶稣基督的福音能够转化一个国家,给它和平和秩序。只有耶稣基督的福音能够给民主政制所需要的根基,使它可以适当地运作。没有耶稣基督的福音,民主只不过是在众多毫无作用的偶像中多加的一个,它许下拯救的承诺,但只会让我们彻底失望。


節譯自 《Making an idol of democracy


--- 转自 七千人博客:制造一个民主偶像

31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