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底波拉并不能作为支持女人当领袖或讲道的例证

更新日期:4月 15

作者:小草


以色列的士师时代,出了一位女士师底波拉。在论及女人能不能在教会担任牧者或讲道这个问题时,底波拉常常被作为允许女人讲道或当牧者的例证。说是在缺少合适的男人当头,或是男人很不争气时,有时神就会兴起女人来当头,就好比底波拉。非常普遍的一种说法是,底波拉的被兴起,是那时的男人无能。那么,这样的论点论据是否正确呢?我认为是不正确的。 首先,神要选用谁做什么,并非是那人自己比别人有信心、勇敢、顺服。经上说,“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 (林前4:7)所有罪人的本相都是配不上被神所欣赏的,若不是因神的恩赐临到罪人的身上,哪个罪人真的会有信心、智慧、和勇敢呢?一个也没有!所以,神兴起底波拉,并非底波拉自己比当时的男人出色,并非当时的男人都很无能。要不是神的恩赐因着神对底波拉的拣选而临到她身上的话,她又能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呢?这种认为底波拉被兴起是因为她自身比别人强,甚至认为当时的男人都很怯懦无能,那纯属是人本的思想。神拣选约拿去尼尼微呼喊,难道是因为约拿比别人都愿意听从神的吩咐吗?不是的,约拿是不愿意去的,还为此逃跑企图躲避神的呼召。 其次,从底波拉战后所做的诗歌可见,她不仅没有说以色列的男人如何无能或胆怯,相反的,她赞扬以色列的“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士5:2)也赞扬以色列的首领甘心在民中,“我心倾向以色列的首领.他们在民中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士5:9)并述说以色列民的勇敢,“西布伦人是拚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处、也是如此。” (士5:18)当然,底波拉是因此而颂赞耶和华,是神兴起了百姓和首领一起去与仇敌争战。 认为底波拉时代的男人无能的很可能是因为巴拉,他们认为巴拉是个胆小鬼,所以才会要求底波拉与他一起上战场。但是,我觉得把巴拉看成是个胆小鬼是错误的,因为巴拉的名字出现在希伯来书的信心伟人榜上,看经文: 希11:32-34 我又何必再说呢.若要一一细说、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大卫、撒母耳、和众先知的事、时候就不够了。 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 从上面这几节经文可见,巴拉与旧约时代的信心伟人同列,不仅有信心,且是勇敢争战,打退了仇敌。而且,巴拉是拿弗他利人,是与西伦人一样拚命敢死的。所以,把巴拉看成是个胆小软弱的男人,是与圣经对他的赞许和记载不相符合。 那么,底波拉作为士师是否说明在教会时代女人可以讲道或当牧者呢? 士师时代以色列常受仇敌的欺压,所以神就兴起一个又一个的士师救他们脱离仇敌的手,“耶和华兴起士师、士师就拯救他们脱离抢夺他们人的手。” (士2:16)以色列出埃及后能去打战的都是男人,“你要按以色列全会众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数目计算所有的男丁。凡以色列中、从二十岁以外、能出去打仗的、你和亚伦要照他们的军队数点。” (民1:2-3)所以,女人是不上战场的,更不会当首领,所有军队的首领都是男人。(见民3))底波拉是女人,她本不在能上战场的人里,更不会充当首领。那么,神兴起底波拉作为士师又如何能救以色列人脱离仇敌的手呢? 虽然底波拉是士师,但她也是女先知,“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士4:4)士师的英文是 Judge(判断),经上这么说到底波拉,“他住在以法莲山地拉玛和伯特利中间、在底波拉的棕树下.以色列人都上他那里去听判断。 ” 所以,底波拉作为士师为以色列人做判断。在与仇敌的将军西西拉争战时,底波拉并没有充当军长来率领以色列民,而是巴拉聚集以色列人并当军长,“众人都跟随巴拉”(士5:15),而不是跟随底波拉。底波拉作为女先知,是神话语的出口,她把神的吩咐告诉巴拉,并用神的应许来坚固巴拉,“底波拉对巴拉说、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么.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随他有一万人。” (士4:14) 战后,底波拉和巴拉做了一首赞美神的诗歌,歌中也记载了这场战事,也就是士师记第五章。那么,从底波拉所做的来看,她所做的是为以色列民判断,领受神的启示,坚固巴拉,陪同巴拉上战场,与巴拉一起做诗歌。而女人在教会里讲道或当牧者,则是做教导和领头的作用,而这些都不是底波拉扮演的角色,她没有讲一篇的道,没有充当教师,也没有做首领带领百姓去争战。所以,以底波拉作为女人作为教会领袖或讲道的例证或依据是不成立的。 为什么神在那个时代要兴起底波拉这位女士师呢?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所有的推测终归是推测,而不是事实。我个人的推测则是认为,当时面临迦南王对以色列的欺压,已导致以色列的情形很荒芜,“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 (士5:6-7)而迦南人就在以色列人的居住地里。如果当时的以色列民是公开地、常常地上到一位男的士师那里去,迦南人很可能就会怀疑他们是在聚众谋反,就如后来西西拉听说巴拉聚众出来,也就率军出来与以色列人争战。而如果以色列人是去到底波拉这样一位作为人妻的女性那里,迦南人可能就不会当回事,因为从来没有以色列的女人呼召男人或率军去打战的,更何况是一位作为妻子的女性,大概兴趣谈论的也就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所以,以色列人到底波拉那里聚集就不致于引发与迦南人的战事或受他们更多的限制。 底波拉的兴起或许正是为了不引起仇敌的注意,可能正是因为女人不做首领,不做头,不呼召或领导男人,在当时那个特殊的时候,底波拉就被神所用来为以色列人判断和作为神话语的出口,而不致引起敌人的注意或怀疑。神通过底波拉与巴拉的同工,打败了仇敌,把以色列人从仇敌的欺压下救赎出来,国中太平40年,“耶和华阿、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这样国中太平四十年。” (士5:31) 所以,底波拉的被神兴起并不能成为女人当头的佐证,反而可能是女人的不作首领的原则性在此被神以奇妙的方式所用。 有趣的是,最后西西拉这位仇敌的将军是死在女人的手下。看士师记4:16-21 的记载:

巴拉追赶车辆、军队、直到外邦人的夏罗设.西西拉的全军、都倒在刀下、没有留下一人。 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因为夏琐王耶宾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雅亿出来迎接西西拉、对他说、请我主进来、不要惧怕.西西拉就进了他的帐棚.雅亿用被将他遮盖。 西西拉对雅亿说、我渴了.求你给我一点水喝.雅亿就打开皮袋、给他奶子喝、仍旧把他遮盖。 西西拉又对雅亿说、请你站在帐棚门口.若有人来问你说、有人在这里没有.你就说没有。 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手里拿着锤子、轻悄悄地到他旁边、将橛子从他鬓边钉进去、钉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 西西拉到雅亿那里躲藏,主要是因为“夏琐王耶宾与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但是,西西拉竟然能在雅亿家沉睡,说明他对雅亿非常信任和放心,可能是觉得这位女人不会对他有害,可以放心地睡觉。结果,神就让这位将军死在他毫无设防的女人手下。从这方面看,神使用底波拉和雅亿这两位女人来打败仇敌的原因可能是一样的,就是女人容易使敌人丧失警戒心,神就藉此成就祂的旨意,拯救以色列人脱离仇敌的手,使神得百姓的尊荣和颂赞。


相关博文:教会里女性角色的争论:能否担任牧师、长老、执事?

9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