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基督化文化、社会、国家并不符合神的旨意

已更新:8月 2

作者:小草


赵天恩牧师生前提出了“三化异象”,就是“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赵天恩之后,唐崇荣,王怡,洪予健,王志勇等人,成了华人教会里继续倡导和推行“三化”的人士。洪予健声称,“趙天恩牧師提出的「文化基督化」正是要推翻所有前代自由派傳道人或學者的觀點,這是個了不起的創舉!” (引自洪予健的《「三化異象」與中國教會》)还有人说,文化基督化是对基督教中国化的最有效解毒剂。


抵制自由派和文化基督化对纯正基督教的危害靠的是在神的真理上扎根,坚守神的道,不因任何世俗的思潮或运动所摇摆或妥协,而不是靠任何人的新创举或什么新发明。把出自个人的三化或其中的文化基督化,当成抵制自由派和基督教中国化的最有效的解毒剂或争战的兵器,实在是偏离了基督教该有的立场和原则。

主耶稣在升天前所吩咐门徒的是传福音的使命,并没有文化使命,也没有社会使命或政治使命。基督徒传福音,让罪人因福音的大能而重生得救、生命得以改变,活出圣洁、敬虔的生命,照亮黑暗中的世界,抵制和责备世上的罪恶,以此对社会和文化产生影响。社会和文化被福音改变,是向罪人传福音所带来的副产品,而不是传福音的目的和中心任务。若是把改造国家、社会、和文化当成是基督徒的使命和任务,那就是舍本逐末了。 唐崇荣牧师说,“什么是基督徒的文化使命?就是在文化界里面遵行基督对文化产生的最伟大的效用,去影响启发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文化使命。让基督在各样事情上都居首位,在文化的每一个层次都让基督居首位。” (引自《三化异象研讨大会:文化基督化》)但是,试想看看,怎么让佛教文化以基督为首?又怎么让儒家、道家文化以基督为首? 究竟何为“让基督在各样事情上都居首位”呢?经上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 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 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西1:15-18)从这段经文可见,基督是在万有之先,祂是教会全体之首,这都是已成的事实。


在这堕落的世上,基督的居首位并不是指所有的人都主动遵从祂,也不是指所有的文化,或所有的领域,或所有的法规都以基督为首,或都符合神的道,或都被基督化。 儒释道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组成部分,要基督化中国文化,岂不是要基督化儒释道文化吗?基督化佛教文化可能吗?事实上,这并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而是荒诞不经的问题!佛教徒可能被改变为基督徒,但佛教就是佛教,佛教不可能基督化,佛教文化也不可能基督化,因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基督化的佛教!就算佛教被基督教改变了一些方面,但这样的改变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多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异教罢了。 只要还有罪人在这世上,就有人不尊主为大,就必然有堕落的文化和社会存在,一直到基督再来更新天地之前,罪和堕落的文化都会一直存在,且罪只会越来越多,文化也只会是越来越堕落。因为,圣经明明说了,在末世的时候,不法的事增多(太24:12)“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 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  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 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 神。”(提后3:1-4)所以,任何企图改造社会或文化以实现基督化的社会、文化、或国家,都是徒劳和不可能的,不是因为神无能,而是不符合神的计划和旨意。 基督复活后,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 基督是万王之万,万主之主,祂居于世上万王之上,万主之上,祂的权柄超越世上一切的权柄,没有什么权柄是不在基督的掌管之下。所以,既使是那些不主动遵从基督、背逆基督的人,或者不符合神的道的文化或法规,他们所有的权柄和生死大权都在基督的掌管之下,连他们的背逆和堕落都是神所允许或任凭的,甚至是被神所用的,而不是逍遥在神的权柄管辖之外。 圣经从来没有教导信徒要去征服什么文化或政权,乃是教导信徒要靠着神的恩典,与罪恶争战,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罗8:13),追求圣洁的生活;而不是去改造文化或政治,不是去治死文化或社会里的恶行,不是去圣化文化或社会或国家,乃是圣化信徒自己的生命。


约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牧师说,“耶稣世上的事工就是在那种困难的社会及政治气氛下进行。祂许多的跟随者,包括十二使徒,都不同程度地期望祂解放他们脱离罗马欺压的统治。但我们的主不是以一个政治拯救者或社会改革者的身分而来。祂从没有为那些事提出改革,连和平的方法也没有用过。与二十世纪的福音派不同的是,耶稣没有召集支持者堂皇地为了圣经的道德或伟大的政治及宗教自由去「夺回文化」。” (引自麦克亚瑟牧师的《福音和政治》)


钟马田说,“教会最主要的工作在传福音,领人认识神,然后教导已经相信的人如何作神的子民,在他的引导下生活。教会的存在不是为了改革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根本无法被改革。教会的职责是传福音,将神救恩的福音传讲给那些被罪弄瞎了心眼、被魔鬼所束缚、辖制的人听。一旦教会开始关心政治、经济的琐碎事务,她就偏离了传福音的首要责任。” (引自钟马田的《婚姻、家庭、工作:基督徒的优先次序》)


基督救赎的是祂自己的百姓,救他们脱离罪恶,以至成圣;基督的救赎对象不是任何的文化,或社会,或国家,不是要让什么文化,或社会,或国家遵从或符合神的道。所以,文化,社会,或国家的基督化并不是神的心意。神对信徒的教导乃是,“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林后6:17)是分别,而不是去改造。“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

50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