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基督徒如何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史普罗,小草译)

更新日期:3月 29

作者:史普罗(R C Sproul) 译者:小草


法国著名哲学家和数学家布莱兹·帕斯卡(Blaise Pascal)指出,人类是极其吊诡性的活物。 我们常常能够同时处于很悲惨的和很了不起的状态里。我们只要浏览下头条新闻就可看到这种情形。那些通过慈善事业做了很多善事的名人,他们是多么经常地被卷进丑闻?


人类了不起的部分原因在于我们有能力去思量自己,反思我们的起源,我们的命运,以及我们在宇宙中的地位。 然而,这种思量有消极的一面,那就是它可能给我们带来痛苦。 当我们想到我们现的生活还可以更好,但又意识到我们没有能力获得,我们可能就会感到痛苦。 也许我们想没有疾病和痛苦的生活,但我们知道身体的痛苦和死亡是无法避免的。 无论富裕还是贫穷,拥有更多财富的生活是可能的,但是当无法获得财富时,他们就会变得沮丧。 生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成功或不成功,当我们无法得到更好的生活时,我们都会感到苦恼。


圣经给了唯一医治这种挫折感的方法:知足。


符合圣经的知足是属灵的美德,有使徒保罗给我们立下了榜样。保罗说:“我无论在甚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腓4:11)无论他的健康,财富,或成功状态如何,保罗发现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知足是可能的。


在保罗时代,两个著名的希腊哲学流派都认为,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找到满足感,但是他们达到满足感的途径却截然不同。 其中第一个是斯多葛主义(Stoicism),他们说安静是满足的方式。 斯多葛派认为,人类不能控制外部环境,外部环境受到命运的不可预测的摆布。 他们唯一可以控制的地方就是他们的个人态度。 他们说,我们无法控制所要遭遇的,但是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感受。 因此,斯多葛派训练自己达到安静,这是一种内心的平安感,无论发生什么事,让他们可以不受烦扰。


伊壁鸠鲁派(Epicureans)则是更加积极地寻求满足感,希望在快乐与痛苦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 他们的目标是最小化痛苦并最大化快乐。 然而,即使在这个范围实现目标也可能导致挫败感。 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获得所要的快乐,或者,一旦获得了,我们可能会意识到它并没有带来我们认为的快乐。


保罗既不是斯多葛派也不是伊壁鸠鲁派。 伊壁鸠鲁派最终导致极端的悲观主义:我们无法获得或维持我们寻求的快乐,那么,意义何在? 使徒关于复活和创造的更新的教义不允许这种悲观主义。 “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8:18-25;见林前15) 保罗还拒绝了斯多葛主义的被动屈从,因为他不是宿命论者。 保罗积极地朝着他的目标前进,并叫我们当恐惧战兢,做成我们得救的工夫,相信上帝在我们里面并通过我们来成就祂的目的(腓2:12)。


对于使徒来说,真正的满足不是自满,也不是对不满足无感觉的状态。 毕竟,保罗在思想教会的罪过和自己的亏欠时经常在书信中表达这种感觉。 他没有满足于已有的成就,而是积极地工作以解决个人和牧养的问题。 保罗的满足感涉及到他个人的环境和条件。 无论他遭遇缺乏还是享受物质的丰富,他“学会了”无论上帝把他放在什么地方他都能知足。(腓4:12) 请注意,这是他所学会的,这不是天赋,而是他必须被教导和学习的。 保罗学会知足的秘诀是什么? 保罗在腓立比书4:13中告诉我们:“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总之,使徒保罗的满足是基于他与基督的联合,以及他的神学。他看到神学并不只是理论或抽象的学科,而是理解生命本身的关键。他对生命景况的满足基于他对上帝的属性和作为的认识。保罗之所以是满足的,因为他知道他的景况是由他的造物主所定的。保罗知道上帝让他的人生有快乐和痛苦,是为了美善的目的(罗马书8:28)。保罗知道既然主智慧地安排他的人生,他就可以在任何和所有情况下在主里找到力量。保罗明白,无论是处丰富还是卑贱,神都在成就祂的目的。顺服神对他生命的主权掌管是保罗满足的关键。


当我们继续与肉体的欲望争战时,我们可能会认为上帝该给我们比当前的状况更好的条件。如此认为是罪,而且它会导致巨大的痛苦,这只能靠相信主的护理恩典才能胜过。只有当我们接受并行在这样的恩典里,我们才能找到真正的满足。


译自:Content in His Providence

1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