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惟独圣经是绝对的权威和准则:信条、信经、神学并非无误

已更新:5月 4

作者:小草


鉴于有些极端分子,比如何奇伟,吴卫真,以基督教某宗派所定的一些信条为绝对的准则来衡量个人和教会,只要不符合信条里某条,比如有关婴儿洗礼,就定人或教会为异端,这种行为是极端疯狂和荒谬的。基督教又不是只有一个宗派,宗教改革之后,基督教的信条信经往往是一个宗派所制定出来的,不同的宗派会有不同的信条。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院长莫勒说,“浸信会和长老会在基督教的洗礼上存在很大的分歧。 浸信会认为婴儿洗礼的做法是不可想象的,而长老会则将婴儿洗礼追溯到他们对圣约的最基本的理解。 但是,基于共同的第一级教义,浸礼会和长老会彼此热切地相互承认都是基督徒,但是他们也意识到,这些分歧会防碍在相同的教会或宗派里团契。” (译自《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

最早制定出信条的并不是改革宗,而是信义宗。马丁路德在1530年撰写的《奧斯堡信條》(Augsburg  Confession)是教会最早出现的信条。1646年,改革宗在英国完成了《韦斯敏斯德信条》,这可称为是基督教里最具影响力的信条,但这不等于说它这就是无误的,更不是说必须字字句地认信,否则的话就等于在圣经之外另立绝对权威。


在《韦斯敏斯德信条》的《第卅一章 论教会的总会和会议》里,就有下面这么一条:

四、使徒时代以后所有的教会会议,不拘是世界性的会议,或地方性的会议,都有错谬的可能,而且许多会议已经有了错谬。所以不可拿这些会议所规定的,当作信仰与行为的准则,只可用为帮助信仰与生活

何奇伟声称他字字句句认信《韦斯敏斯德信条》以及数个信条信经,但实际上,他这样反而是违背了《韦斯敏斯德信条》。因为《韦斯敏斯德信条》里明确说明,信条都有错谬的可能,不可当作是信仰和行为的准则,只可作为一种帮助。字字句句地认信可能错谬的,最终就是把自己陷于错谬和网罗之中。

在改革宗著名的约翰慕理教授(John Murray, 1898 – 1975, 生于苏格兰, 1929年普林斯顿神学院系统神学教授助理,1930年随梅钦加入威斯敏斯特神学院,任系统神学教授至1966年退休)的《The Importance and Relevance of the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韦斯敏斯德信条的重要性和相关性》)一文里有一段话就是论到信条仍然是会犯错的人的工作,所以不能把它当成无误的准则,原文如下:

The Westminster Confession was the work of devoted men and the fruit of painstaking, consecrated labour. But it was still the work of fallible men. For that reason it must not be esteemed as sacrosanct and placed in the same category as the Bible. The latter is the only infallible rule of faith and life. The framers of the Confession were careful to remind us of this. “All synods or councils since the Apostles’ times, whether general or particular, may err, and many have erred. Therefore they are not to be made the rule of faith, or practice; but to be used as an help in both.” (XXXI, iv). It is not superfluous to take note of this reminder. We are still under the necessity of avoiding the Romish error. One of the most eloquent statements of the Confession is that of I, vi: “The whole counsel of God concerning all things necessary for his own glory, man’s salvation, faith and life, is either expressly set down in Scripture, or by good and necessary consequence may be deduced from Scripture: unto which nothing at any time is to be added, whether by new revelations of the Spirit, or traditions of men.” 上面这段话我的翻译如下(注: 译文里所引的《韦斯敏斯德信条》里的话是直接从中文版《韦斯敏斯德信条》里复制来的): 《韦斯敏斯德信条》是一些敬虔人艰苦的和神圣的工作成果,但它仍然是会犯错的人的工作,出于这个原因,它不能如同圣经那样被认为是神圣的,圣经是信仰和生活的唯一无误的准则。信条的制定者认真地提醒我们到:“使徒时代以后所有的教会会议,不拘是世界性的会议,或地方性的会议,都有错谬的可能,而且许多会议已经有了错谬。所以不可拿这些会议所规定的,当作信仰与行为的准则,只可用为帮助信仰与生活。“(31,6)这样的提醒并不是多余的。 我们仍然有必要避免天主教的错误。信条里最有力的宣称之一就是第一章,第六点:”凡神关于他自己的荣耀,人的得救,信仰与生活一切所必须之事的全备旨意,都明明记载在圣经内,或从圣经中推出正当的与必然的结论;所以无论何时,不可藉着圣灵的新启示,或凭人的遗传,给圣经再加上什么。“ (注: 上面这段译文里所引的《韦斯敏斯德信条》里的话是直接从中译文里复制来的) 虽然信条不是无误的,但也不是可以随便反对和藐视的。赵中辉牧师曾说: 教会信条就是该教会相信圣经所教训的正确记述。。。。藐视信条与神学,即藐视信条与神学所根据的圣经,同时也是藐视神,因为信条与神学所归纳起来的真理是神所启示的。有一点在此必须附带说明:当然我们要反对那些错谬的信条,但我们在本文中所讨论的“反对信条”并不是指反对错谬的信条说的,乃指一种藐视所有任何信条的态度。 (引自赵中辉牧师的《今日教会对神学的轻视》) 信条是有错谬的可能,不能把信条当成无误的权威和准则来看待,否则就会步入一个极端,把相对的绝对化。但也不能为了免于这个极端就走向藐视所有任何信条的另一个极端里去。正統的改革宗是持守唯独圣经为最高的权威和无误的准则,信条信经不具有圣经的绝对性和无误性。因着信条信经的相对性,也就不要求必须字字句句地认信和接受,否则反而是忽视了信条里所明确宣告的信条的相对性,以致并不是真的字字句句认信信条了。


这几年华人教会里很多人热衷于改革宗神学,有些极端份子声称:改革宗神学是最接近真理的,改革宗是最纯正的宗派,其他的宗派都是错误的信仰。实际上,任何神学体系都不是绝对正确的,而是有其局限性,有错误,也还有争议和未解决的问题。神学离真理多接近或多偏离,那还真是不好下结论。任何把神学或宗派绝对化的作为都是极端和狂妄的。有人说,极端离异端并不远,所以不仅要防异端,也要防极端;不仅要躲避异端人士,也要与极端人士保持距离,“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 (箴18:24)

23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