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2021年1月麦克阿瑟讲道:泾渭分明的美国和基督教(小草译)

已更新:2月 9

作者: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译者:小草


我们的国家正在走撒但之路,在这样的国度里,撒但是有权能的,肉体是邪恶的。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当我看到这一点时,我为已经出现的泾渭分明的情形而感到高兴。 要知道,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努力创造一种可以吸引非信徒的文化基督教。 这种文化基督教接受不道德,接受同性恋,接受种族仇恨。 有一种表面的、肤浅的基督教稀释了福音,不讲罪恶,试图给予积极的信息,并且非常成功。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几乎一直在参与这场争战。


在我看来,似乎一直存在一种表面的、肤浅的、虚假的基督教。 这些年来,我一直呼吁那些说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应该像基督徒那样行事,遵从上帝的道,忠于教会,成为教会。 我的讲道,我一本又一本的书:《耶稣所传的福音》,《使徒所传的福音》,《保罗所传的福音》,《以福音为耻》,一直在呼召教会悔改。 但这却很难,为什么? 因为表面的基督教赚了很多钱,提升了许多骗子,是成功的。那些美国最大的教会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当你在基督教中如此的腐败和成功时,就很难呼召人要忠心,这是争战。


现在,我认为有种淘汰。 首先,随着网络,伪装很难隐藏。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死了的和还活着的。 这位死去的护教家有出轨的性生活。 多年以来,这位很酷的、摇滚牧师对许多女性有不端的行为。

但是,说谎的,欺诈的,假师傅,和骗子等等,都非常非常的成功, 媒体大量的曝光,人们已经把这当作一种好运,这就是腐败的诱惑。 假师傅总是为了不义的钱财。


因此,我在多年与此的争战中意识到,对自称基督徒的人们说:“你为什么不遵守上帝的道?” 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他们可能是假的,但却是成功的。而一些忠心的牧师,他们教导神的道却在为生存而挣扎,甚至为找到一个足以忠心地爱他的会众而挣扎。 我不认为假基督教今天还能做得好,我认为这些人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前几天,我读到一位福音派评论员(无论他是什么)说,他很高兴让我们知道,新政府(译注:拜登的政府)将维护宗教自由。 是吗? 新政府会坚持宗教自由? 我甚至不支持宗教自由。 宗教自由使人下地狱。 我若说支持宗教自由就是支持偶像崇拜,等于支持撒谎,支持黑暗的国度。 我不能这么说。 有点头脑的基督徒不会说:“我们支持宗教自由。” 我们支持的是真理!


如果新政府支持宗教自由,请做好准备。 迫害将会加剧,因为他们对魔鬼的谎言支持得越多,他们对圣经真理的容忍就越少。 我们谴责一切谎言,并对每个人呼吁到:只有一位真神,“尽心,尽性,尽力,尽力爱主你的神。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对不? 救恩只靠一个人的名:那就是耶稣基督。

我们将传扬福音的排他性,圣经独特的启示权威。 我们不会为宗教自由去游说。 那是什么样的谬论? 我们在这世界要揭露谎言,谎言就是谎言。

“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 (约15:18)我们在这里不会赢,你们明白吗? 他们杀了祂,杀了使徒,并在每一个时代人都杀了传扬真理的人。 “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9节)因此,如果你们希望世界爱你们,你们就必须说服他们,你们不反对他们。 但是我们反对他们,不是出于敌意,而是出于爱。第16章第33节,主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太5:10)我们在这里不会赢。 实际上,情况正变得更糟,不是吗? 邪恶的人变得越来越邪恶。 我的意思是,请看我们的主对祂再来时所说的预言。看启示录,情形不会变得更好,而是会持续地恶化。 每个时代的基督徒都会因为两个原因遭受苦难:一是世界恨恶他们,二是因为苦难能使我们的信仰得益,苦难也是对我们见证的印证。 所以在这世上我们不会赢。

你们以为我们输掉了大选? 不,不,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赢不了。 我们并不是想获得这一点。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我们想要获得的? “我活着就是基督。” (腓1:21)


然后,我看福音派,我看到这种泾渭分明的文化即将到来。 我喜欢这种将要到来的事实,那就是,将会有真正的教会和恨恶真理的人;将会有真理和谎言;将会有教会和反教会;会有基督和敌基督。 我喜欢这种泾渭分明。 这是最好的时光。 能有如此的泾渭分明真是太好了,那样就没有理由做一个妥协者,因为代价太高了。


逼迫总是这样的,对吗? 没有人为了假冒而去古拉格。 然后,我只是从福音派的角度来看,我看着福音派领袖被淘汰掉,那些曾经是人们想听的传道人,现在没人在乎他们说什么。 那些曾经是人们想阅读的博客作者,现在没人在乎他们写什么。 他们写书,但却卖不出去。太多的妥协,可怕的妥协; 这主要是因为社会公义的问题。 那是一场灾难,可能比任何一场灾难都严重,与其他所有事情一起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破坏。破坏已经造成,而且还没接近结束。 但是,整个福音派,看似的精英分子,都卷入到社会公义,批判种族理论,交叉性,种族认同。 现在,我们将收获后果。 下面我给你个例子说明。

美国一向以平等的公义运作。 平等的公义, 我的意思是,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是平等的公义。但这已消失了。


现在我们有社会公义,社会公义意味着不平等的公义。 意味着公义从根本上是由你是属于压迫者还是被压迫者所决定。 新任总统说:“将来,政府的所有资金都将流向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变性者,等等”,这就是社会公义,但这不是平等的公义。


当你们听到新的总检察长说:“将来,所有慈善机构都必须将自己的钱捐给被剥夺权利的、被压迫的少数群体,例如同性恋者。” 你们就看到了平等公义的死亡。基督徒如何能随从这个潮流?

有些是很清楚的,上帝不会让别人为你的过犯负责,祂要你自己负责。 社会公义将你的缺陷和罪责归咎于他人,基督徒怎么能向此靠近? 我对以西结书18章做了一系列的讲道,试图阐明这一点。


因此,我们正步入一个不公义的时代,一个无需掩盖罪恶的时代。 不需要伪君子, 一切都是公开的。 我们正步入一个对真理恨恶的时代,对真理的仇视达到从未见过的水平。 我们正步入一个妥协的领袖被废除的时代,福音派运动中的妥协领袖基本上已经被自己所废除、所中立、他们自己离开了战场。 很悲哀,但我仍然喜欢这样的泾渭分明

--- 节译自约翰.麦克阿瑟牧师2021年1月17日的讲道《2020 Clarity: Reflecting on God’s Goodness in the Last Year

819 次瀏覽0 則留言